|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七章意外之喜(第五更)
  “云芳啊,你咋变成这样了呢?”钱心雪一脸的痛心疾首,“我知道了,肯定是老沈家那些瘪犊子玩意儿跟你又说啥了是吧?云芳啊,你可不能犯糊涂啊,谁对你好谁对你孬这还用说吗?想当初,你爹刚走的时候,老沈家一大家子的人,谁管你们孤儿寡母了?是你舅啊。

  当时你才这么高,肯定不记得了。那时候你娘没主意就知道哭,还是我和你舅见天的往盖家屯这边跑帮着你娘料理你爹的后事,后来也是我和你舅帮着你们娘俩从老沈家手里把这房子给抢回来的,要不你们娘俩这么多年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了。这些事你还都记得不?现在眼看着你大了,老沈家又开始冒坏水要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了,云芳啊,你可不能上当啊。”

  “云芳啊,你这自己过了,该知道过日子的难处了吧,你舅是个没本事的,家里老的老小的都张着嘴等着喂,舅妈这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来你这看看。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就是看在你舅的份上,也不能眼看着你几个哥哥吃不上饭”

  沈云芳任由钱心雪拉着她唠唠叨叨的,她也不说话,你要是能说你就自己说个够,但是想进屋那没门。至于当初的事是不是舅妈说的那样,她不关心,反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日子是她过的,从现在开始没人来找她麻烦就行。

  两个人在门口僵持了没有几分钟呢,路上就隐约的看到了两个身影,等人走近点一看,是沈业清两夫妻。

  再说沈业清,早上刚起床还没上早饭呢,二狗子就在门外喊,他一听说云芳的那个舅妈又来了,啥也顾不上了,趿拉着布鞋就往出跑,就怕自己侄女又经不住忽悠,傻了吧唧的把粮食给出去。

  沈大娘看老头子跑了,问明白什么事后,把身上的围裙一拽,就在后面撵了出来。

  “大爷大娘你们可来了,我舅妈正说着你们呢。”沈云芳冲着过来的两个人招手。

  等看到沈云芳家后沈业清就稳住了身形,背着手一步一步往这边走。

  “说我们啥,正好我也来听听。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是再有亲戚啥的过来,你一个小姑娘会招待啥,都领我那去坐着。”他最后一句是训沈云芳的。

  沈云芳听了一点都不生气,面上到是委屈的说道:“刚才我就想把我舅妈领过去的,可我舅妈说啥都不去。”

  钱心雪也转头看到了沈业清两口子,顿时嘴里的那些话都说不出来了,“哎呦,云芳,你大爷来找你了,肯定是有事,我就不耽误你们了,我哪天有空再来看你,今天我就先家去了。”钱心雪心里虚,当然不想去小姑子的这个大伯哥家。

  “别啊,舅妈你刚才说的事在说说呗,正好我大爷也来了。”沈云芳凉凉的说道。

  “不了不了”

  “咋地,这个臭婆娘又想来骗你的粮食了,这还没完没了,这是看我们老沈家没人了,见天的来欺负咋地。”沈大娘赶了上来,一句客气话都不说,上来就一副干仗的架势。

  这个时候沈大娘和沈云芳对与钱心雪是同仇敌忾的,这老娘们去年来这把沈云芳的粮食骗走了,她回去到是快活了,到是把她们沈家这边祸祸够呛。沈大娘受害最深,她能不气吗。

  想到今年要是沈云芳的粮食还被骗走,她还得见天的长到自己家饭桌上,沈大娘眼里就喷火。

  “呵呵,亲家啊,我来看你们来了,咋地不欢迎我啊。”钱心雪看已经对上了,立马脸上变了副表情。

  “欢迎,咋能不欢迎呢,这次是来还我侄女粮食来的吧,这刚刚收了玉米,你不能说没粮食吧。”沈大娘把沈大爷拉到身后,自己冲到了最前面。

  钱心雪僵了僵表情,然后掩饰性的抚了抚鬓角,这才抬头苦着一张脸,“她大娘,你们不知道啊,我过的日子苦啊。”

  沈大娘鼻子哼了哼,说道:“你编,你再编,我看你今天还能编出花花来,要是一个编不好,我就把你送革委会去,安你个欺骗劳苦大众的重罪,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出来坑蒙拐骗了。”

  钱心雪要说出的话一下就憋了回去,这话没法往下接了,这也没有好好唠的诚心啊。

  “她大娘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啥叫编啊,还把我送革委会去?我可不是被吓大的,我啥事没有,就是到哪我都不怕。”钱心雪语气也冷硬了起来。

  “你啥事没有?那你给我说说你去年的今天是咋骗我侄女给你了一百斤苞米?这个你就是不承认也不行,俺们整个屯子都能给云芳作证。”沈大娘振臂高呼,她老头就是这个屯的生产队长,她在这说话就是有底气。

  “啥骗骗的,你说话咋这么不好听呢。”钱心雪不乐意了。

  “想听好听的,你就别做那缺德事啊,一个孤女的粮食你也能下得去手骗,你也不怕吃那些粮食的时候噎死你。”沈大娘说的狠叨叨的。

  “哎,你这人咋说话呢,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可不是我怕了你,今天我是来看我外甥女云芳的,要是早知道你们老沈家就这态度,八抬大轿抬我我都不来啊。”钱心雪虚张声势的喊道。

  “呸,你也不瞅瞅你那熊样,还八抬大轿?你惦记我家老头咋地?你这是耍流氓知道不,我可告诉你,我还没死呢,就是死了轮也轮不到你这种货色。”沈大娘往地上吐了口痰,愣是把钱心雪的话曲解成另一种意思。

  钱心雪给她埋汰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走,我是跟你这老娘们没啥说的了,这地方我不待了行吧,云芳,舅妈这就走了,等以后有机会的我在来看你啊。”

  “等等,你想走也行,先说明白去年那些粮食的事怎么办?”沈大爷背着手沉声说道。

  “啥说明白不说明白的,那是我老张家的事,跟你们老沈家有一毛钱的关系啊,我拿我外甥女的粮食,只要她同意,谁说也不好使。”钱心雪叫嚣道。她是真的被气到了,没有想到来盖家屯是这种待遇。

  “舅妈,当初你说是借的,现在都过一年时间了,那一百斤玉米你啥时候还我?”旁边的沈云芳凉凉的又补了一刀。

  “啥?”钱心雪没听清楚,应该说她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云芳这丫头怎么能不跟她是一伙的呢。

  “舅妈,自从去年你来家里借了一百斤玉米之后,我就没粮食吃饭了,最后没办法我又从我大爷家借的粮食,所以从根上说,你那粮食算是欠我大爷家的。”沈云芳很好心的把自己的债务转嫁到了沈大爷身上。

  自己不好和舅舅家要粮,但是要是沈大爷就好开口的多。弄不好去年的那些粮食还真的能要回来呢。

  “听没听到,听没听到,你现在是欠了我家的粮食,你赶紧的还啊,要不我就去告你去。”沈大娘拿了鸡毛当令箭,吵吵的更加有底气了。

  沈云芳还真的没有看到过沈大娘有这样泼辣的一面,估计是心里真恨啊,也是自己把人给逼的,她偷偷的吐了吐舌头,罪过啊。

  “你、你凭啥说我欠了你家粮食,你有欠条啊?你有啥证据?我不跟你们这帮臭不要脸的说了,这破地方请我来我也不来了。”钱心雪知道这地方待不得了,再待下去弄不好自己家粮食就没了。

  “云芳,你看看舅妈刚才跟你说的对吧,老沈家人是咋欺负我的。哎呀,我苦命的孩子啊,就你一个人在这受苦,舅妈心疼啊。我看这样吧,等我回家就让你舅套车来接你,你跟舅妈回家住几天去。”钱心雪做了最后的努力。

  既然不能直接拿粮食回去,那就迂回点,只要云芳答应跟自己回去住,那粮食她家男人来的时候直接拉走别人也说不出啥来。

  在场的其他三人都听明白了她的意思,沈业清更是气的手直抖。

  他对着追过来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喊道:“志杰志文,你俩跟着我一起去梨花屯一趟,我倒要问问张明发那老小子,他那梨花屯是咋管的,居然有社员刚分了粮食就说没粮,那老些粮都哪去了?不会是被谁给贪了吧,这可是大问题,不行我就去大队反应去。”沈业清这次是真的下了狠心了,这老娘们就不能惯着,去年她来拿粮食,他知道后虽然不满意,但是想着都是亲戚里到的,自己要是找过去这门亲也就算断了,没想到这惯着惯着还出毛病了。

  “哎,哎,你干啥去,你干啥找我们队长去,有话咱好好说。”钱心雪这下子也急了,这是要是闹到自己生产队去,自己肯定捞不着好。

  于是她也顾不得沈云芳了,跟着沈业清的屁股后面就追了过去。

  在人走后,沈云芳到是真心诚意的跟沈大娘道了谢,这人不管是为了她自己还是别的,总之是帮了她,她心里记着了。

  晚上的时候,沈志文就背了一袋子苞米给她送了过来,说是他们爷三个去了梨花屯给她要回来的。还说钱心雪那婆娘哭的那个惨啊,像死了爹妈一样。

  能要回这老些粮食对沈云芳来说,真是意外之喜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