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六章舅妈(第四更)
  队里的苞米都是上工时间收,各家自留地里的就都是村民们利用早晚休息时间收的。

  这个时候可没有人抱怨干活累了,看着一麻袋一麻袋的苞米棒子,就是再累也值了。

  沈云芳也一样,一大早起床就把自己武装好,虽然天气还是很热,她还是穿着长衣长裤,头上还围着一个头巾,很标准的农妇打扮。

  苞米地可不是那么好钻的,苞米叶子很是锋利,要是不穿长袖,一天下来,身上肯定得伤痕累累。

  沈云芳家一共就九分的自留地,她还是套种的,所以认真算起来种的苞米也就五分地左右。

  她自认干活从来都手脚麻利,再加上大栓哥中间的时候也过来帮忙,所以一天时间,她就把自留地里的苞米都收了回去。

  第二天她自己就把后院的几垄玉米给收了。接下来的几天,上工在生产队的晒谷场扒苞米叶子,下工在自家院子里扒苞米叶子。

  扒完的苞米棒子还要放到太阳下暴晒,等它们都干到一定程度了,才能把苞米粒搓下来。

  沈云芳借了秤称了一下,她自己两块地一共收了玉米棒子七百九十多斤,亩产量将近八百斤,比生产队里的产量可是高了不少,她很是欣慰,不过这个好消息也就她自己内部消化了,外面她一点口风都没有漏。

  人多力量大,全屯子男女老少一起出动,队里上百亩的玉米,两天就全收完了。

  在晒谷场晒了三天之后,第四天的上午沈业清就招呼全村人去晒谷场,在晒谷场上拿大秤一秤一秤的给堆成堆的玉米称斤数,分粮了!

  这个时候可没有电子秤,称粮食就是用双人抬的那种大杆秤,相当需要体力了。

  老规矩了,在完成了国家下达的基本任务粮后,每个人一年四百八十斤口粮的标准,每人分二百斤玉米。剩下的还要如数交给国家。

  人多干活也快,全村几百号人,一上午就全分完了,然后就看着村民推着各家的小推车,一趟一趟的往家推苞米,那脸上的喜悦表情藏都藏不住。

  沈云芳家没有推车,还是沈业清指使沈志文帮她推回家的。

  村里分完苞米的同时,各家自留地里的苞米也全部收获完毕。

  沈云芳在进入九月份后,又正常的开始领着羊群上山了。

  这次她没在奔着山野菜使劲,因为山里已经有了更加吸引她的东西出现,那就是蘑菇。

  原本她在挖山野菜的时候也能偶尔采到一点蘑菇,但是都是零星的,不成片。从进入九月份,一场秋雨过后,山里的蘑菇就想雨后春笋般,成片成片的冒了出来。

  蘑菇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菌类,也就这一个月,过了十一之后,它们就会像出现时那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所以沈云芳为了多给自己积攒点美食,上工的时候就往林子里钻,只要找到一个蘑菇,就不用站起来,保证周围是一片。

  这天沈云芳估摸着要下工了,就背着一杯楼的青草,胳膊上挎着一篮子的蘑菇,赶着羊群从山上下来。

  刚从自己家边上绕道前面,就看到自己家门口有个小孩正东张西望呢。

  沈云芳仔细一看,那小孩认识,正是二狗子。

  “二狗子,你找我啊?”沈云芳甩了甩鞭子,把羊赶着往生产队的方向走,她则站住问门口的小孩。

  “今天早上有人来找你,我娘让我喊你一声。”二狗子说完,就像后面有人追他一样,撒丫子就往村里跑。

  “哎,等等,你知道是谁找我不?”沈云芳赶紧的把人拦住,这不清不楚的,自己啥也没弄明白啊。

  二狗子用袖子擦了擦鼻涕,瓮声瓮气的说道:“好像是你舅娘,上午来的,看你家没人,一直在你家门口等着了,晌午我娘上山看到了,你舅娘就让我娘跟你说一声,她明天还来,让你别走等着她。”

  沈云芳明白的点了点头,自己就一个舅妈,她知道是谁了,也大概猜出这个舅妈是来干什么的了。

  “行,谢谢你了,回去也帮我谢谢你娘。”沈云芳从兜里掏出一块水果糖塞到了二狗子的小手里。

  这孩子不错,虽然埋汰了点,但是说话还算清楚,是个懂事的孩子。

  其实是沈云芳少见多怪了,这个时候的农村孩子,哪个不能这么埋汰的。

  沈云芳看着二狗子跑远,这才抬腿慢慢的去追羊群,心里却还寻思这事咋办。

  粮食她肯定是不能在这么白白给出去的,就是去年的那些粮食没有去要回来,她还耿耿于怀呢。

  至于以后对她娘的娘家人是个什么态度,她心里早就有了主意,只是这坏人一时半会自己还不能当,这事该怎么办呢。

  沈云芳想了一晚上,第二天照常到点就去上工,干脆就没管昨天舅妈给她留的话。

  等晚上回来二狗子又来报信,她舅妈又来了,看她不在家,很生气。

  沈云芳才不管,生气的又不是自己,那样的人气死了才好呢。

  所以接着几天,她都是这么规律的上工,终于还是舅妈靠不住了。

  这天一大早,沈云芳家的大门就被当当当的敲响了。

  沈云芳隐隐猜到来人是谁,这才放下手里菜刀,拍了拍衣服,走过去开门。

  果然门口站着的就是沈云芳的舅妈,那个去年这个时候来她家扛走一百斤苞米的舅妈。

  “云芳,你不知道我都来找你好几趟了吗,咋不白天在家等我呢,害得我天还没亮就起身往你这赶了,你说你这孩子,咋这么不心疼长辈呢。”沈云芳唯一的舅妈钱心雪脸色不好的质问道。

  “原来是舅妈啊,我白天得去上工的,要不年底分不到粮食,我就的去舅妈家借粮了。我寻思舅妈家负担重,还是别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要是知道舅妈这么想的,我肯定不去上工在家等你了。”沈云芳撇了撇嘴。这人一上来就是一副质问的口吻,真是让人受不了。

  钱心雪听着她这不冷不热的语气,眉头皱了起来,到是没有在急着质问,而是仔细的打量起自己这个外甥女了。

  这孩子比去年可是长开了,眉毛眼睛的更像自己那去世的小姑子了,只是脸上已经没有了怯懦的表情,反倒是大大方方的看着自己。

  钱心雪心里顿时一惊,这是咋的了,老沈家那些个瘪犊子玩意是咋给她洗脑了,咋今年这么不好糊弄了呢。

  她寻思调整策略,面上表情变得凄婉起来,“云芳啊,舅妈那么说是想你了啊,我前前后后来了好几趟都没看到你,舅妈担心啊!这下可算看到你了,我也就放心了。云芳你是好孩子,你知道舅妈的是不?”钱心雪说着说着眼泪就在眼圈里晃悠。

  沈云芳很是不给面子的当场翻了个白眼,这戏演的,怪不得原来的沈云芳会上当受骗呢。

  “想我了咋去年过年的时候不来接我呢,从去年来借粮食到现在为止,舅妈你可一次都没出现过,我可没看出你哪想我了。”沈云芳淡淡的说道。

  钱心雪的眼睛瞪大了,把里面的泪水也给瞪没了。

  “云芳,看你说的,你也知道舅妈的难处,家里穷,还上有老下有小的,舅妈天天在家里照顾一大家子,就是有心想来看你也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啊,云芳你是个孝顺孩子,你肯定能理解舅妈的是吧。”钱心雪赶紧的拉住沈云芳的手在大掌里摸索着,一副疼爱万分的样子。

  “哼,恶心。”二狗子在旁边躲着看,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就在两人面前大摇大摆的走了。

  刚刚他在自己家院子里就看到这个女人鬼鬼祟祟的进村了,他机警的赶紧跟了过来,看这个沈云芳还不算太傻,这他就放心了,摸摸肚子,该回家吃早饭了。

  “这谁家熊孩子。”钱心雪被打断了抒情心里不舒服,脸上就不好看了。

  沈云芳到是乐了,这个二狗子还挺好玩的,以后有机会再给两块糖奖励奖励。

  她顺势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了。

  “云芳啊,你看舅妈都在门口站这么长时间了,你咋不让舅妈到家里去歇歇,我这从早上四点多就往盖家屯走,路上连口水都没捞到喝,可渴坏我了。”钱心雪赶紧重新培养情绪,准备先进屋再说。

  虽然这个外甥女今天的态度有些不对,但是她相信等她和她好好唠唠,多说点当初她娘在家的事,大不了拉着她哭一场,最后自己求的事肯定能成。

  而且这些天她心里都痒痒的,去年来的时候,家里还没锁头呢,今年就有铁将军把门了,肯定是家里有好东西了。“外面人多眼杂的,咱们还是进屋唠吧。”她说着,就要拨开沈云芳往院子里去。

  沈云芳可不想引狼入室,当即腿一横,胳膊一档,就把路堵上了。

  “舅妈,那可不行,从去年你走了之后,我大爷就说了,以后只要你来了,就让我把你领到他家去,毕竟我家没长辈了,你要来得大爷招待,再说他要问你点事情。”沈云芳说道,这种人就是狗皮膏药,粘上就扯不掉,自己还是少惹为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