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五章买肉(第三更)
  沈云芳虽然没有出声参与,却从中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

  比如说五星大队也是有下乡知青的,只是那些知青给统一安排了个地方,叫知青点,所以盖家屯才没有外来人口的。

  还有就是那些知青一个个的都是有学问的人,个个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愿意往上凑,在这几年间还真的就成了几对。

  还有就是公社的加工厂,这段时间也忙碌了起来,毕竟有穷人就有富的,刚分了粮食,很多家有余钱的人都拿着粮食去用机器碾米。

  嗯,也不是说不能自己碾,而是很多人把花钱碾米当成一种炫耀,看看,你们还猫腰狠命的干呢,我家都有钱用机器碾米了。

  盖家屯都不是很富裕,所以这种炫富的情况还没有发生。

  毕竟一块钱就相当于二十个鸡蛋钱,很多人都宁可花力气用村里的石碾子手工碾米,也不去花那个手工费。

  还有榨油机也基本上没人去用,家家每年就分三十斤大豆,除了留着换豆腐用的,剩下的还不够塞牙缝的,哪还能榨油啊。

  再有村民们很少有自己种大豆的,那个东西不出数,而且地少,大家都可着苞米地瓜什么的种。

  所以整个屯子里都没有吃豆油的,大多都是过年的时候买块肥肉,这样连肉带油就都有了。

  沈云芳对于这个消息万分欣喜,她可是种了不少大豆的,估计能得一百多斤大豆。按照一斤黄豆出四两豆油,凑个整数,二百斤大豆就能出八十斤左右的豆油。

  嗯,差不多够一年吃的了。

  还有就是那头受伤了的老牛,听了这个消息她的眼睛都亮了,来到这要一年时间了,她都没吃过牛肉,也不知道别的小队杀牛,她能不能也去买呢。

  “王大娘,刚刚她们说的杀牛,咱们去买能卖给咱不?”沈云芳小声的问着旁边的王大娘。

  王大娘看着她那馋猫样就想笑,这孩子这一年来确实活泼不少,但是也馋不少能吃不少,这不一听有肉眼睛都亮了,“你啊,这么大了,还一副馋猫样,小心以后夫家嫌弃。”

  沈云芳禁了禁鼻子,她才不怕,她不嫌弃别人就不错了。

  “咱可不轻易杀牛,那都是劳动力,不过要是受伤了好不了的,那也是不得不杀的。这样的肉,不用票,谁想买直接拿钱就行。你要是想吃牛肉,明天就叫你嫂子陪你走一趟。”

  沈云芳一听自己能买,心里就更高兴了,“不用嫂子跟我去,不就是隔壁村吗,我知道路,我自己去就行。”大栓媳妇肚子都微微有些显怀了,她哪能再让人家陪着她去啊。

  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沈云芳就没心思在劳动上了,手里扒着苞米,心里还在寻思着买回牛肉之后要做点啥好吃的,寻思寻思,哈喇子就要流出来了。唉呀妈呀,馋了!

  第二天沈云芳先是跟着干活,眼看着要到中午下工的时候了,她蹭到身大爷旁边,小声的和他请了假,当然不能说是请假买肉去的,要不买回来之后,送不送去给大爷家点呢?

  沈云芳也不是小气人,只是要把自己买的肉给沈云秀吃,她打心里就不乐意。所以她随便找了个理由,在沈大爷一副没救了的眼神中,快步往家走去。回家收拾了一下,挎着个小篮子就出门了。

  这次目标明确,走路的时候脚步都轻快了不少,她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远远的看到了村子的轮廓。

  她快步走进了村,也不知道牛在哪杀在哪卖,只能是先找个人打听打听了。

  不过她来的时间不好,正好赶上中午吃饭时间,路上基本就没人。

  好在她知道代销社在哪,去那里问了一句才知道,牛是在生产队里杀的,顺着人给指的方向,找到了生产队。

  一进大院就看到里面屋门敞开,当间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放着的正是牛肉。

  旁边凳子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拿手赶着来回乱飞的苍蝇呢。

  “大叔,这卖牛肉吧。”沈云芳进院子就微微提高声音喊道。

  “哎,对,这呢。”里面的男人听到是来买牛肉的赶紧的说道。

  沈云芳迈进屋子,就看桌子上的牛已经被割的七零八落,估计这是一早上就杀的牛,已经有不少人来买了。

  “大叔,牛肉多少钱一斤啊?”这是穿越以来第一次买肉,过程应该和后事差不多吧。

  “八毛一斤,你要多少?”那个大叔拿起旁边的一把尖刀,等着沈云芳说要多少他好给割。

  现在的牛肉要比猪肉便宜,很多人都不爱吃牛肉,因为牛肉基本上就没有肥的,都是瘦肉,而且炖了吃也不那么好咬,有点柴,所以一般岁数大一点的人都不吃。

  沈云芳想了想,她想炖牛腩吃,还想熬点牛肉酱,她还有一个铁板弄来没用过呢,要是能自己烤点肉什么的,想来也不错……

  “大叔,你给我割点肚子上的肉,在割点屁股上的肉,腿上的你也给我割几斤……”沈云芳指着牛就开始比划上了。

  那个大叔咋了咋嘴,“你这到底要哪的肉,割来割去的,都给你得了呗。”

  “嘿嘿,没钱啊,要不我可不想都包圆了。”沈云芳扯了扯嘴角,心里不太高兴,实际上她兜里是有钱的,虽然自己的钱没剩多少了,但是这几个月李红军始终都给她邮钱,多少有些许变动,不过比起去年的每月五元可是多了,这半年来,也让她攒了一百多块钱。

  那个大叔以为她吹牛,谁家卖肉不是少了几两多了几斤,这剩下的肉怎么也得七八十斤,澳门赌博网站:她怎么可能包了呢。“废话,要是有钱,我就都包圆了,还轮得到你啊,赶紧的,要多少吱声。”

  态度极度不耐烦。

  沈云芳对他的服务态度很是不满,不过为了买肉她忍了。

  她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包,当着面就打了开来,然后看了对面大叔一眼,开始念了起来:“你等一会儿啊,我得加一加。大爷家肚子上肉两斤,二大爷家大腿上肉一斤半,王大娘家肚子上的肉三斤……”

  “哎,等等,等等,你说慢点。”大叔赶紧的拿起旁边的杀猪刀,准备按照女孩念的开始割肉,他刚刚可是看到那纸包着一沓钱,有分有毛的,一看就是凑起来的。

  女孩子这样的情况也很是常见,一个人来吧一个村要买的肉都带回去了,不过一般村里都会派男娃子过来。

  沈云芳笑眯眯的抖着手里的纸,为了多买点肉她容易吗,都赶地下工作者了,除了斗勇还得斗智啊。

  不大一会儿,她就背着五十多斤牛肉和两根光溜溜的牛骨头回家了。当天晚上她就炖了一大锅的牛肉萝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