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三章塑料布(二)
  “咋的这才几天的功夫,就把姐夫的功劳给忘了,就那块白底小碎花布,我告诉你姐,让我老丈母娘给你捎回去的,你不是随后就把钱给我捎回来了吗?”薛佳龙越说越不对味,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他已经意识到,可能这中间云凤和他丈母娘做了点什么。

  “哈哈,我没看见,估计是我二大娘觉得那块布更适合别人吧。”沈云芳其实想说肯定是你媳妇捅咕的,不让给我,要不你丈母娘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克扣你明着说要给我的东西。

  看来自己是真的把这个堂姐得罪了。

  “没事,那布没买就没买吧,姐夫这还有点好东西,我给你留着呢,走进屋看看去。”薛佳龙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恢复,随即决定把手里的那几个上海产的毛巾被给这个妹妹。

  薛佳龙生气还真不是心疼那点东西,你说你想要,你就大大方方的说,他一个当女婿的,这点面子能不给丈母娘吗,哪就至于在背后偷偷摸摸的搞这一套啊。

  他这一刻算是相信了他娘的话,农村人有的办事就是差劲。

  他把所有的事都想成了丈母娘的个人行为,对自己媳妇还是充满信任的。

  沈云芳一听有好东西,眼睛都亮了,塑料布也不管了,就跟着薛佳龙在几个售货员的注视下去了他的办公室。

  薛佳龙进了办公室后,就从办公桌的柜子里拿出四个塑料包装的袋子,“来看看,正宗上海产的纯棉线毛巾被,百货大楼下来的处理品,微微有点瑕疵,价格却便宜了一大半。”

  薛佳龙主动拿出一个毛巾被展开给沈云芳看,就怕她和自己家媳妇一样,没眼光没见识,这么好的东西都看不上。

  沈云芳眼睛晶晶亮的看着粉白格子的毛巾被,上手摸了摸,纯棉线的柔软细腻,好东西啊。

  “真好看,姐夫,这个瑕疵在哪,啥价格啊?”

  薛佳龙心里舒服了,一看沈云芳的表情就知道她是个识货的,哼自己家媳妇还嫌被子上没有花什么的。

  “这几个都是有一边有点脱线,这都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拿块布砸一下就行。”

  沈云芳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确实在一边看到了有个地方脱线了,这要是不处理时间长了肯定不行,不过问题不是很大,可以补救。

  “多少钱一个?”

  “在百货大楼原价五十二块一个,十二张工业卷,现在处理二十元一个,不要工业票。”这个价格已经很便宜了,不过自己家媳妇还是觉得贵,说啥都不要。“这可是加长加宽的,足有一米五乘两米。”

  薛佳龙在拿到这几个毛巾被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家留下,所以兴冲冲的回家给媳妇显摆去了,结果沈云凤一脸嫌弃的说啥都不要,嫌贵。

  便宜,确实便宜,“姐夫,这四个我都买了。这是八十块钱。”沈云芳当即就从兜里掏出八十元钱拍到了桌子上。

  好东西不好碰,遇到了就要抓住机会,绝对不能放过。就这质量的毛巾被,不说别的,绝对能用十年二十年的,质量杠杠的。

  这下换薛佳龙愣住了,他原以为沈云芳即使要也就要一条两条的,没想到她一下子把四条都包圆了。

  “行,有魄力。”

  沈云芳喜滋滋的把四个袋子都拿过来看,四个毛巾被都是一样格子的,只是颜色不一样,刚才打开看的是粉格子,剩下的还有两个红格子,一个蓝格子的。

  “呵呵,啥魄力不魄力的,家里啥啥都缺,这也是没办法啊。姐夫,以后你这还有啥好东西,你可得想着我点,要是我不在,你就给我留着,我每个月来一次,肯定不赖账。”沈云芳高兴的说道。

  “行,那姐夫以后就给你留意着。”薛佳龙当然不能啥都给她留,在这工作这么长时间,一个家庭最需要什么他还是知道的,以后就看着给她多留点好了。

  沈云芳把毛巾被放到自己的背篓里后,回过头又开始问起塑料布的事。

  薛佳龙更直接出门上外头就把供销社里的塑料布给扛过来了,手里还拿了个尺子,“你要多少?我直接给你量。”

  沈云芳看了看这圈塑料布的厚度皱了皱眉,“姐夫,就这么点啊。”

  “还点?这些怎么也得十多米了,你还嫌少。你要干啥啊,要那么多塑料布?”薛佳龙差异了。

  沈云芳只是皱眉,没有吱声。

  “得,我也不问了,你还要多少,我给你想想办法吧。”

  “姐夫,这一整卷有多少米?”沈云芳摸了摸塑料布的厚度。

  “一百米。”

  “那你给我整一卷呗。”沈云芳不客气的说道。

  “一卷,这么多?”薛佳龙一时有些为难,弄一卷倒是不难,只是这工业卷可是不老少,自己可搭不起,“云芳啊,你要知道,你要这么多,用的工业卷也很多的,这个姐夫可帮不了你的。”

  沈云芳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又忘了这事啊,哎,她还是不太适应啊。

  “不过,要弄不要工业卷的也不是没有。”薛佳龙看她皱眉忍不住说道,看她眼睛又亮了,他心里好像也敞亮不少,“不过这样就不能走账,价格上就要向上浮动一些的。”

  这是好听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不要票价格就要贵。

  沈云芳听明白了,抿着嘴笑着说道:“姐夫我不怕贵,你就给我弄点吧。”

  随即又想到自己手里没多少钱了,赶紧的又加了一句,“不要票不会贵的太离谱吧?”

  “呵呵,不会太离谱,估计也得五六毛一米,行不?”薛佳龙笑道。

  沈云芳算了一下,那就是六十块钱,自己还得给这个姐夫好处费,不光是这次,原来人家也给了自己不少好东西,她怎么说也得表示表示,再加上刚才买的毛巾被,这一下子自己手里又不到一百元了。

  不过,该买的东西还是必须得买的,这些东西能为自己创造更多的价值,她相信。

  “行,那就麻烦姐夫了。”沈云芳点头,“哎,姐夫,这些都拿来了,你就别拿走了,我直接买了吧。”

  于是薛佳龙没办法的给她量了一下,一共省了十三米多点,他就算了十三米。

  沈云芳又拿了五个咸菜坛子,两个酒坛子,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这次来供销社进账三元,花出去却是一百零四。

  大手笔让薛佳龙也有些咂舌,这手笔不小啊,都赶上他两口子一个月的工资了,回去得问问媳妇,不是说这小姨子现在就一个孤女吗,咋这么有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