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二章 塑料布(一)
  沈云芳在收购站这和江蕙聊了会天,就被江蕙拉着到了后边,故意避开了沈云凤的视线。

  “咋的了?”沈云芳被江蕙这么神神秘秘弄的很是好奇。

  “嘘,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江蕙回头看沈云凤还在椅子上坐着,并没有往这边瞅,这才把沈云芳拉到了后面那个仓库里,径直往后面走,绕过书堆就看一堆书的中间居然放着几个木头箱子。

  沈云芳眨了眨眼睛,没看错吧,那是蜂箱吧?

  “江姐,这是蜂箱吗?”沈云芳抓住江蕙的手激动的问道。

  江蕙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云芳这丫头肯定喜欢这些东西,“对,就是蜂箱,里面虽然没有蜜蜂了,但是还有蜂蛹。”也就是说好好伺候,明年就是蜜蜂了。

  江蕙看着沈云芳眼巴巴的看着自己,噗嗤一声笑了,“我就知道你这丫头能喜欢这些,所以就给你留着了,等周天的时候,沈云凤休息,你就过来拉走。”

  沈云芳从有野菜开始,每次来县里看江蕙都没空过手,不是拿点野菜,就是拿点山野菜,虽然屯子里的人都不当这些是好东西,但是县里人却是吃不到的,所以江蕙很是感谢沈云芳。也真心把沈云芳当个小妹妹看。这次碰到有人来卖这些蜂箱,她就打定主意要先给云芳留着,她要是要就给她,要是不要再算国家的。因为收蜂箱的几块钱是她自己掏的腰包,也没有记账。

  当初沈云芳来了收购站一阵的翻弄,怎么可能瞒得过天天在这上班的江蕙呢,那个时候她就看出来这小丫头不老实了,不过又不是自己家的东西,云芳还挺会来事的,她也不介意做做顺水人情。由此她也看出来云芳的喜好了。

  “谢谢江姐了,我周天肯定来拉。”沈云芳高兴坏了。

  和江蕙定好了周天的事之后,沈云芳就从收购站出来了。看了看时间,还有空,就溜溜达达去了澡堂子。在家每天她都晒点水洗洗,但是总感觉没有澡堂里的大水流洗的舒服。

  将近一个时辰后,她从澡堂子清清爽爽的走了出来,这次没瞎逛,直接往供销社走,中间路过邮局,顺便把信给邮了。

  到了供销社之后,发现薛佳龙这个堂姐夫正好在,沈云芳就笑着上前打招呼。

  “姐夫,我又来了。”

  薛佳龙听到了说话声,转过头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呦,是云芳来啦,我就寻思差不多到日子了,你得过来了。”

  供销社的几个售货员都冷眼看着沈云芳,澳门赌博网站:她们都知道这个每个月都要来一次的小姑娘,是她们主任的小姨子,占了她们不少便宜。

  供销社里的内部那些既便宜还不要票的处理货她们这些售货员也是可以买的,不过现在不知从哪冒出来个小姨子,那些便宜东西就让她分去不少,她们家亲戚就少买不少,她们能对她有好印象才怪呢。

  沈云芳把自己的小篮子往前一递,“这次还是五十个鸡蛋。”

  从开春家里母鸡开始下蛋,她就每天收三个鸡蛋,除了她一天吃一个外,其他的她都攒起来,每个月来供销社卖一次。

  因为她给鸡喂了蚯蚓,营养跟上去了,所以她家鸡下的蛋比别人家的就大一些。当初第一次来卖鸡蛋的时候,薛佳龙不在,沈云芳还是跟人家据理力争了一下,人家才算她一个鸡蛋六分。这就算是高价了。

  这也就是说,她一个月卖鸡蛋只能赚三块钱。当然她要是不贪嘴天天吃的话,她差不多一个月的鸡蛋钱是五元,在这个时代的农村算是高收入了。

  沈云芳也去隔壁村的供销社卖过鸡蛋,那里的售货员说啥也不给她涨价,所以她以后卖鸡蛋宁可都走点路,来县里卖。

  “哈哈,你家这鸡养的真好,我还说让我娘去你那取取经呢。”薛佳龙说的娘是老丈母娘,也就是沈云芳的二大娘。

  沈云芳赶紧的推脱,可别给自己找事了,“可别的,我这才养几年鸡啊,我二大娘这么大岁数的,吃的盐都比我吃的米都多,哪能不会养鸡啊。”她为了怕薛佳龙继续这个话题,赶紧的拉过他,小声的问道:“姐夫,我听说你们这有卖塑料布的是不?能给我弄点不?”

  沈云芳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买点塑料布,冬天的时候,可以在后院贴着房子的地方盖个暖棚,到没想着种啥,就是想在里面养自己的小鸡。

  要是温度合适,鸡是可以一直下蛋的。

  但是她还真不知道要到哪才能买到塑料布,后来和大栓媳妇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塑料布供销社就有卖,不过这个东西也算是紧俏货,很多时候去都没有货,特别是小地方,那根本是看不见,最主要是买这个东西也是要票的,而沈云芳现在就是有钱没票。

  “哎呀,还真巧了,咱这就有。要多少?”薛佳龙笑着说道,心里却寻思着,这小丫头肯定是又没有票找自己来蹭的,要是她要不了多大,他到是可以给她想想办法。

  沈云芳眼睛一亮,“现在就有?怎么个卖法,我想多买点。”自己还真是有运气。

  “多少?”薛佳龙眯了眼睛,他可是见识过这个小姨子的购买力,布别人都一尺一尺买,她是一匹一匹买。

  “多宽的?”她得根据宽度买长度。

  “呵呵,你还想有多宽的啊,都是统一规格的,一米宽。”薛佳龙嘿嘿笑了几声。

  “一米宽啊,也行,什么价格,要票不?”沈云芳才想起关心价格。

  “四毛钱一米,票就算了,姐夫啥时候要过你的票。”薛佳龙挺喜欢媳妇的这个堂妹的,看上去就不像是农村小姑娘,办事也挺有魄力的,没听说谁家能像她这样,月月来卖了鸡蛋,转手就都买了东西回家,基本上月月都入不敷出,这小姑娘还一点都看不出心疼来。

  “对了,上个月那块布不错吧?”薛佳龙想起上个月给这小姨子留的一块小碎花棉布,处理品,没多少钱,他猜云芳这丫头肯定会要,所以也没问,直接就给她留下了。现在他想邀邀功。

  “什么布?”沈云芳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说塑料布说的好好的,一下就拐到布上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