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一章 八月丰收开始
  进入八月份后,沈云芳更加忙碌。

  一大早沈云芳起床也没出去,喝了杯热羊奶之后就钻进后院开始摘菜。后院的菜都成熟了。

  豆角、茄子、柿子、大辣椒、小辣椒、黄瓜,她都是挑个大的摘,已经老的她就不动,留着以后做种。

  沈云芳种的时候搜罗了好几家的种子,所以种类多,光豆角就好几种。

  有勾勾黄、兔子翻白眼、油豆三种。

  她拿了几个空筐把蔬菜都分类存放,看差不多了,就把菜分别倒入空间里提前分好大概一平米大小的空格子里。

  家把式不多了,不能随便浪费。

  她种的菜多,一个人当季吃肯定是吃不完的,所以准备留一大半新鲜的在空间里保鲜,一小半晒成菜干,留着冬天炖肉吃。

  之后又拿了个筐,挑些歪瓜裂枣摘,然后就着井水洗干净后,就坐到前院门口,拿着菜刀刷刷刷的切菜。

  豆角切丝,茄子、黄瓜切片,然后都码在纱网架在小凳上晾晒。

  然后拎着筐里剩下的茄子捌、黄瓜头去煮猪食,这丰收的季节,咋也得给家里的两头猪加个餐啊。

  给猪喂饱了,她才有空给自己做饭。到后院去摘了个嫩角瓜,刷刷几下,切成了薄薄的片。

  她也没做别的,从空间里拿出两个金黄金黄的玉米面饼子,从油罐里用勺舀出一小勺荤油,放到大锅里化开,当油锅响了之后,把饼子放里面煎,看两面都煎的金黄之后,拿出个盘子来,把饼装上。然后又拿出一个鸡蛋,磕到碗里,用筷子搅合一下,就着锅里剩的油翻炒了几下,要出锅前把准备好的角瓜片扔了进去,翻炒了几下,撒了点化开的盐水,出锅。

  然后又从空间的一个盆子里舀出一碗苞米面糊糊,这顿饭就好了。

  自从猎了野猪一家后,沈云芳的伙食明显改善了很多。她借来王家的杀猪刀,自己在家慢慢的把空间里的几头猪都给拆吧了,澳门赌博网站:然后家里的油罐子里就满了,她也能隔三差五的煎炒烹炸一下,鸡蛋不用总清水煮了,炸蘑菇也不再是梦想了。总之她的伙食蹭蹭的往上涨,每顿饭不是有肉那肯定就有蛋。

  也就两三周的时间,她都觉得自己的脸蛋圆了。

  等上工之后,沈云芳依然很忙。

  其一,她依然跟整个山坡的野菜较劲,只要它们长,她就得为了自己,为了家里的一群鸡,为了两只猪继续奋斗。

  其二,就是她发现了一小片野葡萄,长得很是茂盛。

  原来她进山就碰到过一棵圆枣子树,只是那棵树太高了,在圆枣子成熟了以后,她尝试了很多办法都没能摘到果实,让她很是郁闷。

  这次能找到这一小片野葡萄却是意外的惊喜,所以她有空就去瞅瞅,把变紫了的,熟了的就摘下来,放到空间里保存,这个时期,能弄到点水果真是太难了,得好好珍惜啊。

  其三,就是捡松塔。

  从春天开始,屋子里为了保温,西屋的炕始终都是烧着的,在加上天天煮猪食蚯蚓什么的,所以她家柴火的消耗了是很惊人的。为了持续发展下去,沈云芳有空的时候就去松林里搂松点枝子,挖点土给家里的韭菜增加点肥力。

  这个月她去松林,发现地上除了有掉落的松枝子之外,零星的还有一些新鲜的松塔。沈云芳好奇的拿起来看过,松塔里不是空的,里面还有很多松子呢,所以她的工作又增加了。

  就是隔三差五的去趟松林,捡新掉落的松塔。

  攒够一锅的量,她就在家煮五香松塔,很有小时候的味道啊。

  当然她吃不了的都让她放空间里了。

  下工之后,沈云芳还是忙。

  回家后简单的吃一口饭,就开始做各种咸菜。

  去年家里就有一坛子咸菜疙瘩和一坛子大酱。

  今年她在大栓媳妇的指导下,新下了一缸酱,还有她不想今年也只有咸菜疙瘩吃,所以她有撸胳膊挽袖子的开始做咸菜。

  酸辣小黄瓜、糖醋蒜、蒜茄子、酸豆角等等。她把上辈子她会的所有咸菜都尝试了一遍,从效果上来看很成功,只是家里的咸菜坛子又少了,她不得不抽空又去了县城一趟。

  走的时候在后院摘了两小筐的新鲜菜,到了县城后和友根叔问明白了返程的时间,就拎着两个筐往收购站走去。

  从三月份开始,她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找时间来县里一趟,主要目的就是和收购站的江蕙走走关系,顺便给李红军那个家伙寄信。然后到供销社卖她吃剩下的鸡蛋,顺手买点家里缺的东西。要是有时间就去澡堂子洗个澡,搞搞个人卫生,所以现在对她来说,这个县城已经来过多次,已经不陌生了。

  沈云芳来到收购站,就看到坐在门口乘凉的江蕙和沈云凤。

  江蕙还是手不离织针,低着头,跟旁边的沈云凤也没有交流。

  “江姐,我又来了。”沈云芳笑着打招呼。

  门口的两人听到声音同时看过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却不一样。

  江蕙高兴的把手里的织针放到了凳子上,站起来说道:“哎呀,算你还有点良心,我的心里还惦记着呢,咋你这小丫头这么长时间不来了呢。”

  沈云凤则是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抚摸着自己的大肚皮,脸上是要笑不笑的表情。她现在已经八个多月了,眼瞅着就要生了,懒点也没人和她计较。

  “江姐,你可是冤枉我了,我这段时间在家里可忙了,这不刚抽出点时间,我就赶紧过来了。”沈云芳拉着已经走到太阳底下的江蕙又走回了门口,“这是自家种的菜,我寻思你们在县里买菜也不方便,就给你带了点,别嫌弃啊。”

  江蕙高兴的接过筐,这些次接触下来,她早就把沈云芳当成了小妹妹,所以也就不跟她客气,接过筐说道:“嫌弃啥啊,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家那小魔王要是看到这些该高兴坏了。”

  筐的最上面是好几个粉红粉红的大柿子,看上去就好吃。

  在这个时候基本上就看不到水果,所以能吃上口柿子就很不错了。

  “哈哈,家里有的是,你让宏明这两天就上我家去住两天呗,保管可够吃。”沈云芳拽过一个小板凳也跟着坐下了,“凤姐,快生了吧,挺好的吧,我也给你带了一筐,让薛大娘吃点新鲜。”

  这个时候沈云芳才和旁边的沈云凤说话。不说话是不可能的,再说她还是小的,她先开口也是应该的。

  “呵呵,你可真是有心了,不过我家不缺这玩意,我娘周周都来给我送。”沈云凤眼都没看那筐菜。

  这些东西稀烂贱,现在正是蔬菜下来的时候,最好的蔬菜也就五分钱一斤,要是赶上晚上,一毛钱能买一大堆。

  再说薛家还真不缺菜吃,沈云凤她娘心疼大姑娘,也是为了巴结亲家,基本上隔三差五的就给薛家送一筐菜来,她们薛家可够的吃。

  “那感情好了,我这些还不够吃呢,既然你不要,我就不客气都要了,云芳来一趟也不容易,总不能在拎回去不是。”江蕙就看不上沈云秀那二五八万的样子,她牛什么啊,不就是找了个在供销社当个小头头的男人吗,有啥了不起的。

  “那行啊,我凤姐不要,江姐你要是要就都给你。”沈云芳顺势把手里还没递出去的筐又递给江蕙了。

  江蕙喜滋滋的接了过来,和刚刚的筐摆放到了一起。

  “呵呵,今天你咋有空来县里了呢?”江蕙是知道沈云芳在生产队是放羊的,一般不请假,请假要扣公分的。

  “这不是菜都下来了吗,我就想自己腌点咸菜,家里没有家把式了,我就来县里想买几个坛子。”沈云芳说道。

  沈云凤听她说要去供销社买东西,不自觉的就把腰挺直了,等着沈云芳来求她呢。

  只是沈云芳一点都没理解她的意思,可以说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所以也没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再说她这月月的往供销社跑,也见了薛佳龙这个堂姐夫好几次了,有事她直接找薛佳龙也挺好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