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十章 分钱
  吃完午饭,沈云芳麻溜的回家去了,家里还有一摊活没干呢,今天就光顾着自己吃肉了,把家里那两头肥猪都给忘到脑后去了。

  回家先是剁了点野菜,混着地瓜用大锅煮了猪食,拎到后院倒到了食槽里,这才开始干别的。

  第二批小鸡已经孵出来了,三十个蛋,最后孵出来二十七只小鸡,这次比较幸运,母鸡二十只,公鸡七只,这样她家的母鸡总数就上升到了五十一只,公鸡十只。

  这样家里的鸡一共六十一只,鸭子和鹅个十只,每天给八十多只鸡鸭鹅喂食也不是轻松活啊。

  喂了鸡后,她看了看天色,也不想在出去放羊了,就抓了些已经成熟的蚯蚓扔到了大盆里,然后自己把炉子点上,把菜板拎了出来,准备趁着有空,多储备点干蚯蚓。

  蚯蚓的基数大了,繁殖的非常迅速,基本上她隔两天就需要处理一批蚯蚓。

  一下午无事,因为她心里没啥惦记的了,手上的动作就快,效率提高了不少。

  等手工的锣声响起的时候,她就溜溜达达的从后门出去,在后面把羊分好,自己家的用绳子拴上,公家的就赶着回了生产队。

  这些天都是这样,为了掩人耳目,她上工期间回家出门什么的都走后门,前面院门始终都是又把大锁锁着,倒是减少了不少的麻烦。

  晚上回家,她把中午剩的红烧肉拿出来一半,又从后院里摘了点豆角,打了个土豆,又炖上了。

  吃完饭,忙活完家里的活,看大栓两口子还没来,就把大门插上,然后把院子里晒得有些烫手的水拎到了屋里,把窗帘一拉,开始洗澡。

  沈云芳还算好的,她的体质不是那种爱出汗的体质,夏天她的皮肤也是冰冰凉的,不过有了这个条件,她还是喜欢每天晚上都洗洗,要不就觉得浑身不得劲。

  天已经黑透了,估计得晚上八点以后了,大院的门才被敲响。

  沈云芳开了院门,一看果然是大栓两口子。

  “大栓哥吃饭了吗?”她看大栓风尘仆仆的样子,怕他是刚到家就往这来了,还没吃饭呢。

  “吃了,你别忙活了,刚才进家门就让他先对付了点。”大栓媳妇也心疼自己男人,这去城里和去县里不一样,一个单程就要骑自行车四个多小时,来回就得将近九个小时,自己家男人的性子她了解,肯定去了城里也舍不得吃喝的,每次去城里他都是饿一天。

  既然吃了,沈云芳也就不说这个了,“大栓哥,这次去还顺利不?”

  “顺利。”大栓跟着进了东屋,然后就把兜里的钱往炕上掏。

  “我去了就找到我那老哥哥了,看我拿着猪肉去的,高兴坏了,给我的价格也好,卖完猪肉我就立马回来了。钱都在这呢。”

  “一共多少斤?”大栓媳妇问道。刚刚在家就顾着伺候他吃饭了,也没来得及问。

  家里没有大秤,上午走的还急,也就没秤肉一共有多少斤。

  “二百一十四斤多点,人家直接给算了二百一十五斤,每斤一块二,一共是二百五十八块钱。”大栓说道。

  “这么高的价啊?”沈云芳惊讶了。现在国家收毛猪一斤才五毛钱,老百姓从国家买猪肉是一斤八毛多,没有想到卖给个人价格会直接涨了百分之五十。

  “嘿嘿,要是在肥点价还能再高点。”大栓对今天能一下子拿这么多钱很是自豪,虽然这些钱不是他的。

  现在的人都喜欢大肥肉,好吃还能靠油,野猪比家猪瘦肉多,所以在这时候还不太受待见。

  大栓两口子坐在炕边,看着沈云芳盘腿坐到炕上数钱。一共二百五十八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沈云芳数了四十三块推到了大栓两口子跟前,剩下的二百一十五,她就自己收了起来。

  “说好的,不管大栓哥卖出啥价,我就卖一块一斤,多出来的都是你们的。”

  “这……”大栓媳妇看着面前的钱很是眼馋,不过她也知道,这是沈云芳照顾自己家才给的,理论上她不应该拿。

  “没有什么这那的,这可是我大栓哥凭自己本事赚的,要不是大栓哥,就算这头猪有一千斤,我也一分钱捞不着,是不是?再说,嫂子,咱们往后还长着呢,你要不收下这些钱,我以后可不敢找我大栓哥办事了。”钱既然给出去了,那就是真心想给的,也必须体现出它的价值。

  大栓媳妇也看出沈云芳是真心给钱的,想了想也就不在推辞了,到是大方的把钱揣到了兜里,然后才问道:“以后还有啥事?你还能天天打到野猪啊。”

  要是别人看到野猪早就吓跑了,哪有像云芳这丫头,这么幸运,挖个陷阱就能抓着这么大野猪的。

  “那到不是,不过我家不是还有两只家猪呢吗,我想着过几个月也让大栓哥帮我卖出去。”沈云芳说道。

  既然知道大栓哥有这么可靠的门路,她当然想让自己辛苦一年的劳动得到最大价值的体现,一头猪五毛钱一斤卖和一块钱一斤卖,那能一样吗。

  “那村里你咋交代?大家都知道你家养猪了,到卖猪的时候你家猪没了,你也不杀猪,那不明摆着告诉人家你把猪私下卖了吗,这要是让人抓到,可是大罪。云芳啊,咱挣点就行了,这个事可不要想了。”大栓媳妇吓了一跳,这不像是卖野猪,也没有人知道,卖了也就卖了,但是家里养的猪可不行啊,多少双眼睛看着呢,突然就不见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犯错误吗。

  沈云芳还真的没考虑到这个问题,“不能吧,我平常也不跟谁接触。”

  在上辈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因为水泥和钢筋已经淡漠到了一定成度,就是住对门几年也很可能不认识,没说过话,大家都自扫门前雪,所以沈云芳的思想有些想当然了。

  “哎呀,这你就不知道了,虽然你不跟大家怎么接触,但是咱村就这么大,今天你家有啥事,只要有一个外人知道,弄不好都不用到晚上,就全村都知道了。你养的猪崽子不是在你大娘家抓的吗,那你还想有啥秘密啊。”大栓媳妇没好意思说,跟她好的几个婆娘都说过云芳这丫头的闲话,人都要活不起了,她还一下养两只猪那么多鸡,哪有人能看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