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七十七章 都拿下
  沈云芳趴在草地上心里正埋怨自己呢,就听到身后又传出杀猪叫声。

  她突地从草地上坐起来,伸着头往后边看,心里高兴的想,不会是成功了吧。

  可不,她刚刚吓的往后跑的时候,母猪也发力往这边追来,而它在经过沈云芳挖的“夺命连环洞”的时候,又不小心中招了,这次是另一只前腿陷进去了。

  沈云芳看过去的时候,它正撅着腚在那嘶嚎呢。

  其他两只小的也跟着猪妈妈的脚步,都撅着呢。

  沈云芳笑了,但是也不敢立马靠过去,只敢在外面绕圈圈。

  确定安全后,她没管撅着的那几个,反而是去看那只已经躺下好多天的公猪了。

  野猪可能是已经认命了,也可能是嘶吼的没有了力气,当她走过去的时候,它头都没动一下,就稍微哼哼了两声。

  沈云芳看了看想了想,从空间里拿出提前准备的一个大盆,还有提前磨好的菜刀,相信这次她能成功的。

  把盆子放到野猪的脖子下边,然后她又拿出一条毛巾,搭到了野猪的头上,场面太血腥,她还是遮着点的好。

  剩下的就不用说了,菜刀虽然顿了点,但是用拉锯的方式,最后还是割开了野猪厚厚的皮。

  还好她准备充分,没出现溅的到处是血的场面,等了好一会儿确定野猪已经死透了,确定野猪的血已经流干了,她这才把盆子收了起来,把死了的野猪收到了空间。

  几天后,她以同样的方法把其他几只野猪都收拾了,至此,野猪一家七口都被她拿下了。

  “嫂子,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好一会儿了。”沈云芳现在心里想到的就是猪肉,啥也干不下去了,一大早上就早早起床,简单的对付一口,就等在了门口。她从来没有今天这么期盼大栓嫂子的到来过。

  “咋的了,今天来特意给我等门。”大栓媳妇一眼就看出云芳这丫头是有事。

  “嫂子,可把你盼来了,快点进来,我给你看点东西。”沈云芳门关好,拉着大栓媳妇就往后院去了。

  “哎呀,你可慢着点。”大栓媳妇被拉的有些趔趄,下意识的就用手护着自己的小腹。

  沈云芳的心思都用到了后院的猪肉上,没看到大栓媳妇的小动作。

  “嫂子,你快帮我出出主意,这可咋办啊?”沈云芳指着躺在后院井边的大野猪尸体问道。

  大栓媳妇虎了一跳,唉呀妈呀,咋有野猪呢,要不是沈云芳紧紧拉着她,她就想转身跑了。

  “活的死的?”大栓媳妇颤着声问道。

  “当然是死的。”沈云芳奇怪的看了大栓媳妇一眼,这还用问吗,要是活的,她敢站到这指指点点的吗,“嫂子,你吓着了吧。”她看大栓媳妇脸上有些白。

  “唉呀妈呀,可不是,可吓死我了。”大栓媳妇听沈云芳说野猪是死的,当即就长出了一口气,真是吓的她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呵呵,都怪我,没事先跟你说一声。”沈云芳嘿嘿傻笑了两声。

  “别嘿嘿了,快说,这咋来的?”大栓媳妇指着地上的野猪问道。

  “嫂子,咱能晚点说这个不,这个是昨天半夜搬来的,你看这天气,要是一会儿太阳上来了,能不能臭了。”现在可是七月入伏了,一年中最热的一段时间,在耽搁下去,肉要是变质了那就可惜了。

  当然她刚刚可是挑了家里最最阴凉的地方放的,再加上旁边有个水井,不时往出冒出点凉气,应该一时半会坏不了。

  “哎呀,可不,你等着啊,我找你大栓哥去。”大栓媳妇一拍大腿,转身就要找自己男人,但是脚还没转过去,又想起有事没问呢,“对了,你这想怎么处理?要上交还是……”

  沈云芳眨了眨眼睛,她这人挺自私的,要不是实在是没有工具加不会杀猪,这猪肉她肯定谁也不让见到,所以怎么可能那么无私的把那么大那么肥的猪给上交了呢。

  要是真上交了,自己最多能分个十斤八斤,那还是人家看在她有贡献的份上多给的,她要是不上交,那一整只都是她自己的,哪个多哪个少这还用选吗?

  “嫂子,这是我自己个的,还用上交吗?”沈云芳问的可怜兮兮的。

  “这……在山上打的野味一般都不用上交……”那都是些野鸡野兔什么的。

  “那就太好了,那我也不交,就咱两家吃。”沈云芳高兴的说道。

  大栓媳妇看着沈云芳,应该是在想这事行不行,然后狠狠点头说道:“行,那就不交,不过这事谁也不能说,否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知道要被编排成什么样了呢。”

  每次打野猪都是村里人一起打的,所以理所当然的最后的战利品都是大家平分,这都形成习惯了,就是有肉都得分一杯羹。所以沈云芳的猪要是不想分的话,那保密工作就要做好,否则最后很可能弄得自己一身腥。

  “这我知道,嫂子,为了能多吃几口肉,咱们都把嘴闭紧啊。”沈云芳巴不得越少人知道越好呢,毕竟这事经不起推敲。

  “你这馋丫头!”大栓媳妇用食指点了下沈云芳的额头,“行了,一会儿我走了,你就把门关好,谁来也别让进啊。”大栓媳妇不放心的嘱咐道。

  这事她还是觉得有些心虚,虽然野猪是云芳这丫头的,但是她总好像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沈云芳点了点头,她家这么偏僻,她穿越过来都要一年了,来过家里的人两个手都数的过来,而自从上次她和沈二姑因为李红军汇过来的钱吵翻了之后,家里也就沈大娘来过那么两次,最后被家里的蚯蚓恶心的再也没登过门。

  大栓媳妇回来的很快,沈云芳刚在心里又寻思了一遍自己为了野猪编的故事,外边大栓两口子就敲响了大门。

  像地下党接头一样,大栓媳妇关院门的时候还探头出去瞅瞅有没有人跟踪,让沈云芳看的一阵无语,要是真有人的话,她这样是不是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大栓见到后院的野猪也和他媳妇一样的惊讶,虽然听媳妇说云芳猎了头野猪,但是真的看到这么大的野猪还是有些不敢置信的,这只野猪的重量都赶上云芳这丫头体重的三、四倍了,她就是有本事杀了野猪,又是怎么把野猪弄回家里的?

  “这么大野猪你咋弄死的,你咋搬回来的?”

  “哎呀,先别说这些废话,一会儿就上工了,要是这猪肉晒一天在弄不得臭了啊,你赶紧的。”没等沈云芳说呢,大栓媳妇就急了。

  有话不能过后说啊,现在不知道啥最重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