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七十六章 贪心
  应该是那头野猪刚想来搞破坏,就被陷阱撂倒了,所以昨天修好的栅栏还是完好无损的。

  沈云芳放心的开始从空间里往外面端水,然后一点点开始给地瓜浇水。这些天她每个两天就要来这一趟,浇浇水施施肥的,所以这里的地瓜秧子长得非常茂盛。

  她蹲在地里忙活着呢,好像隐约的听到了有野猪的叫声,她突地抬起头往那头还躺着的野猪看去。

  就看那头原本叫唤累了的野猪又支楞起大脑袋,然后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沈云芳心想不好,又有其他的野猪来了。

  她不敢多耽误,把东西往空间里一扔,然后看准了方向,开始往山坡下跑。

  越跑着越觉得那嘶叫声越近,她顾不得什么,紧跑了两步,然后就扑倒草丛里躲了起来。她身体不敢动,耳朵还是支楞着听着。

  嘶叫声确实越来越近,而且此起彼伏的,绝对不是一只发出来的。

  沈云芳不怕死的悄悄把脑袋抬了起来,然后傻眼了,就看到一头大肥猪带着一群半大小猪从她对面的树林中飞奔出来,冲着那头卧地不起的野猪跑了过去。

  沈云芳吓得赶紧的头又缩了回来,支楞着耳朵听了好一会儿,她听说野猪的耳力和嗅觉都非常好,然后暗暗庆幸自己的决定英明,她现在正处在下风口。

  等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抬头去看。那只带头的野猪正站在那头卧倒的野猪旁边,从体型和牙齿上看应该是母猪,正围着地上的野猪绕圈圈,脚边还有五只小野猪跟前跟后。小猪也不小了,每个都得有百八十斤了。

  这是一家七口吧!

  沈云芳趴在山坡下,不敢上前,这下完了,就是借她十个胆她也不敢跟母猪罩量啊,更别说她想当着人家的面宰人家的老公了,她心虚的把头又往回缩了缩。

  不过让她这么放弃她也不甘心。就不说野猪肉了,要是让这几只野猪跑了,那自己种的那些庄稼也不用要了,肯定都得被它们霍霍了。

  想来想去,考虑来考虑去,沈云芳摇了摇牙决定拼了。公野猪腿断了肯定不能跑了,现在就看她和母猪谁能靠过谁了,只要母猪走了,她就冲下去一刀把公野猪解决了,然后装到空间里就走,沈云芳恨恨的想着。(她的空间装不了活物,植物不算)

  然后野猪一家七口在山坡上互相安慰,沈云芳自己趴在山坡下喂蚊子。

  还好,沈云芳趴了有半个小时,那只母猪就带着脚边的五只小猪又走进了树林,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不过不可能是去觅食去了吧,自己那一地的地瓜秧子它们看不到啊,还要舍近求远。突然沈云芳又庆幸起来,多亏野猪智商不咋地,要不它们吃喝拉撒的都在这解决了,也就没她什么事了。

  又趴了十分钟,确定母猪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之后,沈云芳迅速的从山坡上爬了起来,飞也似得冲向了地上躺着的野猪。

  野猪听到了声音,原本低着的头一下子又挺了起来,一双小眼睛凶狠的看着面前的人类,鼻子里还发出警告的哼哼声。

  不过沈云芳听出来了,它已经没有早上的那股精神气了,估计也是叫累了,或者是饿的。总之没有早上那么有威胁性了。

  沈云芳走到离野猪只有两米的地方停下,观察了一下,觉得这只野猪差不多已经废了,现在这样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她赶紧的把从空间里拿出来的菜刀举到了胸前,准备看好时机朝着猪脖子来一刀。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她也怕母猪会回来。

  沈云芳在野猪周围游走了好几圈,终于找到机会,快步上前,趁着野猪的脖子还没有拧过来,举着菜刀对着它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然后现场就响起了杀猪般的叫声。野猪可能是感觉到了威胁,叫的声都不是好声了,努力的蠕动自己的身体,想用尖牙去拱沈云芳。

  沈云芳有些傻眼的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菜刀,又看了看野猪那啥事没有的脖子,这皮也太厚了,自己家菜刀居然不能伤它分毫,这让她怎么吃肉啊。

  这回轮到沈云芳恨恨的看着地上摊着不能乱动的野猪,真是的,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得给她找麻烦。

  既然暂时奈何不了地上的野猪了,沈云芳的脑子又开始转起了坏主意,既然见到那老些野猪,没有道理不全拿下啊。做事干一半留一半不是她的风格啊。

  沈云芳转头看了看,然后选中了刚刚那几头小大猪经常活动的区域,蹲下来开始挖洞,既然她的陷阱已经成功的让一头野猪上档了,没道理别的猪不上当不是,她在多挖几个,这一家子就都别想走了。

  她蹲着挖坑,不过耳朵却支楞着,随时保持着警惕,就怕那几头会回来。

  在山上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沈云芳挖了几个之后就下山了,她准备明天在来继续。

  就这样,沈云芳在山上足足挖了两天,好几次都看到母猪带着小猪来看公猪了,她都避着,她这小身板的还不够人家一撞呢。

  那只公野猪也差不多了,喊的声音已经小了很多,也是,躺在地上两天了,就是饿也饿个好歹了。

  终于在第三天沈云芳来山上准备继续挖坑的时候,发现她不用挖了,剩下的那几只野猪,不分大小都瘸了,旁边自己用草盖住的陷阱已经都露出来了。

  有三只小猪像公猪一样折了两条腿的,躺在地上动不了,那只母猪就前面一条腿不着地,还有两只小猪也是一条腿有问题。

  沈云芳看了看这残疾的一家七口,笑了笑然后又皱了皱眉,还有三只还站着呢,咋办,她哪只也打不过啊。

  她看着山坡上的几只仍然坚强站立的野猪,眼珠子这转转那转转,最后咬了咬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吃肉还不想付出,哪有那好事。

  她也得为了能大口吃肉拼了。

  她努力压低自己的身体,放轻自己的动作,从山坡的这头绕道另一头,也就是那片地的对面,然后抬头看准了位置,故意在草丛里弄出点声音,然后迅速转移。

  即使想吃肉,也得像保命,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野猪的听觉是很敏锐的,再加上沈云芳现在离野猪也不算太远了,那只三条腿的母猪立马就把脑袋转了过来,冲着刚刚发出声音的地方威胁的哼叫起来。

  沈云芳悄悄的抬起头,却发现那只母猪居然瞪着她。看着那凶狠的小眼睛,她双腿都在打颤,野猪发现她了,真的发现她了。

  下意识的,她转身就往山下跑,结果越着急越容易出错。她回身没跑几步就被脚底下的草给绊倒了,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大跟头。

  那一瞬间,沈云芳心里就闪现了一个念头,完了!有一头野猪吃就完了呗,自己非得贪心,这下好了,野猪没算计成,她自己却要交代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