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七十四章 蚯蚓
  “咋地,还不适应呢?”沈云芳拿着菜刀,在菜墩上剁蚯蚓。

  看到旁边洗蚯蚓的大栓媳妇那要躲不躲的样哈哈大笑。

  “哎呀妈呀,这玩意太多了,太麻应人了。”大栓媳妇说着还哆嗦了一下。

  “哈哈,等你知道它的好了之后,你就不觉得麻应了,这可都是肉啊。”沈云芳手起刀落,把长长的蚯蚓,刷刷刷的剁成了小段。

  “哎呀你可别说了,你还让不让我以后吃肉了。”大栓媳妇苦着脸,她怕自己有心里阴影,要是以后吃肉的时候想到现在的画面,她还能吃进去肉吗?

  沈云芳的蚯蚓繁殖的很好,都没地方继续繁殖了,所以最后她就用木箱子把蚯蚓养到了前院的窗户下面,这位置相当明显,谁来了一打眼就能看到。

  不过还好沈云芳自从穿越以来,都是闭门过日子,真是宅的不能再宅了。沈大爷这些长辈巴不得她别黏上去呢,怎么可能来这里溜达。还有那个爱找麻烦的沈映雪,前一阵子过来炫耀了一番,听说不知道是哪个拐着弯的亲戚给她弄到了县里当临时工去了。沈云芳听说之后非但不羡慕,澳门赌博网站:反而是松了一口气,这个经常来烦她的人走了,她也不用总被人盯着了。

  只有大栓两口子,她家的蚯蚓、蘑菇和羊都没瞒住,不过还好,他们虽然心里觉得沈云芳挺能折腾的,但是都是老实人,嘴也严实,看到了也从来不往出说。

  “嫂子,要不我也给你拿一箱子回去,你就照着我说的方法做,这玩意喂鸡可好了,你没看我家那几只鸡下的蛋勤还大吗。”对于大栓媳妇沈云芳也没有私藏,反正也影响不到自己的利益,多一个人挣钱也挺好。

  大栓媳妇没说话,看云芳这么能折腾她也心动了,不过让她平白的就拿云芳一箱子蚯蚓她也不好意思啊。

  沈云芳哪能看不出大栓媳妇这是想要又不好意思吗,所以接着道:“哎呀,要给蚯蚓我还真不舍得,要不嫂子你就拿那箱只有卵的吧,自己回家养养就有蚯蚓了。”

  说的小气吧啦的,到是噗嗤一声把大栓媳妇逗笑了,“那可谢谢你了,真是大方啊。”

  “还行吧。”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一个洗一个剁。

  “嫂子,你家老母鸡也抱窝了吧,等孵出来你自己养不?要是不养你也别卖给别人,等小鸡出来了,你就卖给我吧。”沈云芳说道。

  其实集上就有卖鸡苗的,沈云芳到是有钱直接卖,但是想想一个鸡蛋才五分钱,但是一个鸡苗却要两毛,这么一比较就觉得贵了。既然自己家就能孵小鸡,那这个钱就省了吧。

  “你家不也有一只老母鸡抱窝了吗,咋地前面的那些,加新抱的这些,还不够你养啊。”大栓媳妇看了沈云芳一眼,接着低头洗蚯蚓。这玩意虽然已经泡好了,但是真的挺膈应人的。

  前一阵子沈云芳把家里的鸡从前院都移到了后院,结果第二天就发现一个老母鸡趴窝了,沈云芳想了想,既然老母鸡抱窝了,这就是天意,她就直接又塞了几个鸡蛋到老母鸡屁股底下,给它凑够了三十个,反正也是孵一把,不凑够数不合适啊。

  “嘿嘿,一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养一只鸡也是养,养一群鸡也是养,再说,你也看到我养的鸡了吧,说实话,咋样?”沈云芳对于自己养鸡的技术很有自信,相信在这里她都能称专家了,她养的鸡肯定是整个村里最好的。

  “嗯,这到是,没想到你个小妮子别的不行,养鸡还是把好手。”大栓媳妇不得不承认啊,一样的养鸡,她看沈云芳养的就很轻松。

  别人一下养十只鸡都忙活够呛,她可到好,养了三十多只,好像跟玩似得,那些鸡也长得好,个头大,羽毛都油光锃亮的,照这样看,等上秋之后,这些鸡都能上三斤。

  这要是卖给公社肉食站去,一只就能卖一块多钱,要是多养几只,那也是不老少钱呢。

  “那是,我种地什么的肯定不如你们,但是养鸡养猪这些,我可是谁也不服。”沈云芳嘚瑟的开始挑衅,在这个年代,像她这样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上哪都让人看不上,拿她二姑的话说,也就是她妈给她提前找了个对象,要不像她这样的找对象都费劲。

  沈云芳听了之后很想不服,但是却也明白沈二姑这话说的虽然有些夸张,但也不是完全错。这个时候谁家取媳妇也不会想找个大小姐,都想着家里进一个人就多一个劳动力,能多挣公分,多吃口饱饭。像沈云芳这样的,种地那种活也能干,但是肯定不能拿十分,给个五分就不错了,到最后她估计都养不活她自己。

  大栓媳妇切了她一声,然后才说正事,“我看你养的这么好,我也动心了,这次我家老母鸡抱窝我也给塞了二十个蛋,不管出来多少,我都养着,就像你说的,母鸡留着明年下蛋,公鸡等年前就卖它,在留两只给我家小娟补补身体。”

  小娟从小就身体不好,动不动就头晕,找了老中医给看了,别的没说出啥来,就说让回家多吃点好吃的,这几个月有沈云芳的羊奶供着,小娟爱晕眩的毛病好了很多,连头发都长密实了不少。

  大栓两口子这才明白过来,以前的做法可能不对,原先他们家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攒点钱都给姑娘开中药汤子喝了,结果病没好,家里却越来越穷。还是云芳丫头说的对,啥补都不如食补好,这几个月听云芳说多了,她就少给小娟买了几服药,省的钱就给小娟吃点好的,再加上这几个月天天喝羊奶,孩子确实身体好了不少。

  “哎,你这么想就对了,啥玩意不吃到自己嘴里,那还不一定是谁的呢。”

  “你这丫头,脑子里的想法咋就这么不一样呢,鬼精鬼精的。”大栓媳妇笑骂了一句,“对了,眼瞅着就热了,地里的苞米也要抽穗了,这个时候水得浇足了,这活你干不了,到时候我让你大栓哥来给你浇一遍地。”

  “不用,我自己能干。”沈云芳一口回绝了,她虽然自己不能挑,但是用空间做掩护一样能浇地。

  “咋地,怕我们管你要钱啊?放心,这次是免费帮忙。”大栓媳妇开着玩笑。

  从春耕结束之后,大栓两口子虽然也帮着沈云芳干点活,但是说啥也不要钱了。

  “就是不要钱才不让你们帮忙的,怕你们最后来搬我家粮食,那我不亏了。”沈云芳愁眉苦脸的样逗笑了大栓媳妇。

  说笑是说笑,大栓媳妇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了,这活他们两口子必须帮着云芳丫头干,不说别的,要不是云芳丫头,她家小娟身体也不能好起来,这个情他们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