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七十一章 这钱咋这么不经花呢
  沈云芳拿到了汇款单,第二天就去了县里。

  拿着沈大爷给开的介绍信,事情办理的很顺利。

  她想了想就拐了个弯去了收购站,准备去看看江蕙姐,她在县里可没有什么人脉,好不容易认识了个有能耐的人,而且还挺谈得来的,可不得多走动走动联络联络感情吗。

  也不好空着手去,她就从空间里拿了些野菜,这是她这阵子放羊的时候挖的,山上的野菜也刚刚发芽,都不大,但是拿出来多少是个心意不是。

  到了收购站只有江蕙在,两个人很是亲热了一番,江蕙可能是看在那一小篮野菜的份上(这个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连白菜土豆有的人家都没有了,只能靠咸菜疙瘩过日子了),或者是真的和沈云芳合眼缘,总之和沈云芳说话很是热情。

  从江蕙的嘴里知道,沈云芳的大姐沈云凤这段时间时常请假,不是今天肚子疼,就是明天要去医院的,好在这个时候收购站不忙,薛佳龙也会来事,江蕙也就不去和沈云凤计较了。

  沈云芳心里暗暗庆幸,好在自己堂姐不在,要不自己这拎着一篮子野菜过来还真是尴尬呢,实在是她把这个堂姐忘了好不好。

  和江蕙聊了好一会儿,沈云芳就又出来了,她看看天气这么好,时间还这么充裕,然后一时冲动就去了供销社。

  然后就没控制住自己,花了几块钱买了好几个小坛子。

  她想着李红军不是说过年的时候让她去部队看他吗,她总不能空着手去吧,想想自己有什么能给他带去的,那就是酒了。

  原来买的坛子都是五十斤装的,她肯定不能一次拿去那么多,所以得买几个这种小坛子,到时候给他装去一坛子意思意思得了。

  今年她还种了很多蒜,等下来的时候,她想腌点糖蒜,也给他拿去几头吧。

  辣椒酱他应该也喜欢吃,也得装一坛子。

  她最拿手的是做酸豇豆,怎么也得在装点。心里算了算,这个装点,那个装点,这坛子就买多了。

  等她背着这些坛子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沈大娘正站在她家院门口,垫脚往里张望呢。

  “大娘来了,有事啊?”沈云芳都走到她跟前了,也没看她发现,还抻着脖子使劲往里瞅着,她只得开口说话。

  和胡搅蛮缠的沈二姑,市侩的二大娘比,沈云芳还是喜欢假模假样的沈大娘,怎么说面上都过的去,有些话不用说太明白,都知道什么意思,这样就不会扯破脸。

  沈大娘正往里瞅着,被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拍着胸脯一个劲喊唉呀妈呀。

  “唉呀妈呀,可吓死我了,你这孩子,咋走路没声呢。”转过头的沈大娘一看是沈云芳,就念叨了一句。

  不是我走路没声,是你偷窥的太专心了。沈云芳小小的翻了个白眼。

  “大娘找我有事啊?”沈云芳把背上的筐放到地上,从兜里掏出钥匙,把院门上的锁打开。

  沈大娘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好像偷看被抓住了,有些尴尬,不过看到地上的筐后马上不药而愈了。

  “也没啥大事,这不看这几天你都不来家里了,就来看看,不是和你大爷生气了吧。你这是买的啥?”她好奇的瞟着筐说。

  “这不正好我去县里取钱了,路过供销社,就去买了几个坛子。”沈云芳主动拉开上面的麻袋片子让大娘看。

  沈大娘探头一看,还真是几个坛子,就没有什么兴趣了,不过心里还是把沈云芳埋怨了一下,真不会过日子啊,那点钱还没在手里捂热乎呢,就买这没用的东西。

  “咋买这老些,云芳啊,你别嫌大娘烦,这过日子得精打细算,对了,你咋还锁院门了呢?”她想问的是你家有啥好东西,还用锁。

  前几次她来,云芳都在家,所以也没看到锁头啊。

  “这不家里养猪了吗,我要是不在家,还是锁了门安全点。”沈云芳把筐放到墙根下,一会儿有空得上后院洗洗。

  原本想把沈大娘让到屋里坐的,谁知道沈大娘进了院之后,就直接往后院去了,“我先去看看猪崽子长多大了。”

  沈云芳没管她,刚洗了个手,沈大娘就风一样的跑了回来。

  “云芳啊,你给猪喂啥了,咋长这么快啊?”差不多就一个月吧,咋小猪看上去得有六七十斤了,比她自己家的可长得好多了。“哎,咋这么多小鸡呢?”她又被满炕的小鸡惊呆了。

  沈云芳把木头箱子往里挪了挪,示意沈大娘搭边坐。

  “也没喂啥,就泔水加糠皮呗。这些鸡是我前两天在集上买的。”她家猪当然比别人家猪长得快,她们喂得是什么,自己喂得是什么,那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你咋一下养这么多鸡,能喂得起吗?”小鸡的震撼要比猪大,所以她的关注力被小鸡吸引了过去。

  “对付着养呗,这些天我多去山上挖点野菜,稍微喂点粮食,咋也养活了,再说这么点的鸡,能不能都养活大还没准呢。”这个时候防病虫害技术非常薄弱,所以牲畜能不能长大那可看天意,谁家养鸡不得死几只啊。

  有的人家开春养十只鸡,到过年了能剩下三四只就不错了。

  “嗯,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沈大娘没在多说什么,虽然她心里挺不以为然。哪那么容易,要是真像她说的,都多割两把菜就能养那老些鸡,那她早就养了。

  不过看到这些小鸡仔,她心里又有了主意。

  “云芳啊,你一下养这么多鸡,家里缺不缺粮啊?”

  “缺啊,肯定缺。怎么的大娘,你准备在卖给我点粮啊。”沈云芳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要是有粮买还真行。

  “大娘虽然困难,但是你需要,我……也需要,当然就得卖粮了。”刚才她想说我在为难也得卖你啊,又怕像上次一样整差批了,赶紧把话又拐回来了。“不过只有玉米了。”

  其实上次卖完粮,家里这么多人也就将将够吃到立秋的,现在要是在卖,那一天三顿他们也得两顿喝稀的了。

  但是和钱比起来,这些都不算事。

  沈云芳一听,这太好了,她正想着在酿点酒存着,不都说酒越放越香,越藏越纯吗,她趁着这个时候多酿点酒,以后不也好喝点。

  再说大米前两天她刚在二柱媳妇那又买了一百斤,应该是够吃一阵子了。

  “行,大娘,多亏你今天来了,要不过两天,就是我想买也不够钱了。”她的先说名自己没多少钱了,别总惦记了,这一趟趟的来家里,家里有多少秘密也藏不住啊。最好就是都别来,各过各的日子。

  “那可不,买粮食是正经事,其他的能省就得省,钱多难挣啊。”沈大娘还感叹了一下。

  “对啊,大娘,上次我在你家买粮食的事外人都知道了,要不是我激灵,给折过去,咱俩不得都被按上投机倒把罪游街去啊。”这大娘嘴有点不严,还是得敲打敲打啊。

  沈大娘眼神闪了闪,连忙保证道:“这是谁这么大嘴巴,下次在听到这样的话,你就扇她,狠狠的扇她,没事,有大娘给你做主,咱坚决不能承认这事,你放心,这次肯定不能有人知道。”

  之后,沈大娘天擦黑的时候,亲自背着一百斤玉米给沈云芳送来了,拿着十块钱高高兴兴的走了。

  就这样她又花了十块钱买了一百斤的苞米。在加上前两天从二柱媳妇那买的一百斤大米,至此,李红军给邮来的三十七块还没在兜里捂热乎呢就都花没了。

  这钱咋这么不经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