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八章 酸奶
  一大早沈云芳先去生产队,把生产队的羊赶出来,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在回家把自己家的小羊羔赶了出来,原本就是一家子,也不存在欺生怕生的问题,小羊羔咩咩的就找妈妈去了。

  沈云芳的工作一点都没有增多,原来喂这十五只羊,现在她还是喂这十五只,顶多是对属于自己家的那两只小羊格外的关爱,喂草的时候多喂两把而已。

  不过这样的好日子也就过了一天,当天晚上沈大爷就在生产队把她拦下了。

  “云芳啊,听说你买羊羔子了。”沈业清这是明知故问,李会计昨天回来就把这件事和他汇报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昨晚上老婆子还在她耳朵边叨咕说着丫头真有钱啊,肯定是三弟妹给留下的,以前没看出来,三弟妹也是个会藏心眼的人,借着别人家的粮食吃,攒着自己的小金库,可不就是有心眼。

  沈大爷不爱听这些,人都没了,还说这些干啥。

  “嗯,对啊,我本来就养熟了,现在养着也不费劲,我寻思我手松,要是不买小羊,估计东扯西扯的,也不剩啥钱,还不如养个牲口,别管咋地,年底总能卖点钱。”沈云芳解释道。

  “嗯,你这话说的对,付出了总有收获,只要杀下心好好干肯定错不了。”沈大爷点了点头,“不过,你以后给队里放羊的时候就不要把你自己家的羊一起领着了,毕竟公是公,私是私,咱虽然不占公家的便宜,但是这么多社员看着呢,还是要注意下影响。”

  沈云芳皱起了眉,“大爷,这又是有谁说啥了吗?”看来她也是招黑的体质啊,这不到一个月,已经让人举报两次了。

  沈大爷考虑了下,还是说了,“嗯,有人反映说你利用上工时间,喂自己家牲口,这是占国家占集团的便宜。”

  “谁说的?”沈云芳笑了,她还没开始创业呢,就有人看不惯了,这要是她发展起来,不得有一群红眼病啊。

  沈大爷原本不想说的,但是想着要是不跟云芳说一下,这傻孩子还把人家当好人呢。

  “是刘树德家的来反应的。”他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和沈大富家的是亲姐妹。”

  “我明白了。”挑拨别人来举报,沈映雪一家还能脱得了关系咋的,这一家人都够可以的了,缺德带冒烟的。

  第二天,沈云芳就没有在带着自己家的小羊上山了,而是用长绳子把它拴住,然后系到围墙上,让它在自己家院子外面吃草。

  那里紧连着大山,植物比小山坡上的还多,应该是够它啃上一阵子的。

  至于谁坏她,她心里有数,沈大爷心里也有数,现在不是反击的最好时候,所以现在先养精蓄锐,等有机会的一定为今天的事情讨个说法。

  嗯,其实严格的说,她是虽然知道谁在后面使坏她也拿人家没办法,人家举报的确有其事,她找人家去能说啥,再说她要是直接去找沈大富家,那就相当于把自己大爷给卖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眯着,谨慎自己的言行,不能让别人在抓到自己的把柄。

  从集上回来后,沈云芳把买来的小鸡小鸭小鹅暂时都放到了木头箱子里养着。

  实在是这些小东西还太小太脆弱,而外面的气味还有些凉,要是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死翘翘,所以对于这五十只小鸡小鸭小鹅,沈云芳投入了十二分的精力。

  给它们放到木箱里,底下铺了层塑料布,要是里面脏了,直接换一块就好。为了给它们保温,她把自己的棉被都贡献出来了,和小鸡们共用一床被。为了让它们有充足的光照,平时她都把它们放到窗台附近,中午天气最暖和的时候,她就把箱子搬到门口,让它们晒晒太阳。

  “哎呀,你这小鸡看着可怪好的,不过一下养这么多,又是鸡又是鸭的,得喂多少粮食啊?”大栓媳妇过来给沈云芳种菜的时候,就看到了一炕的小鸡(夸张说法),她是既羡慕又替沈云芳发愁。

  鸡小的时候还好,吃的不多,但是等长起来了,这么老些鸡可要粮食喂了。而且云芳这丫头也没个算计,一下子就买了那么多,长大了可得东西喂了。

  “差不多,这眼瞅着野菜都出来了,等在过两天大点的,我放羊的时候正好多挖点野菜,给它们喂食的时候多拌点野菜,能省不少粮食。”沈云芳笑着说道,这些她早就想好了。

  她手里一共买了一百五十斤大米,一百斤玉米面,三百斤糠皮,自己家去年收了六七百斤的地瓜,这几个月她连吃带酿酒的,大米没有多少了,剩下的粮食光掺和着喂猪喂鸡,能顶一阵子,不行就在买点。

  不过想到没鼓几天的钱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她也心疼的不行,要是在算上给大栓媳妇一个月的工钱,她手里就不到五十块钱了。

  “哎,你说你就不能正常点吗,去年你啥都不养,今年可到好,猪养了两头,羊也养,还有这老些鸡鸭鹅的,可有你受的。”大栓媳妇都能想象的到,要是没有人帮忙,沈云芳自己一个人肯定忙活不开,这老些嘴张着嘴等着喂呢,钱能是那么好赚的吗。

  “嘿嘿,一只羊也是赶,两只养也是放,大不了到养不起那天,我就全杀了吃肉。”

  “嗯,行,到时候我也能跟着吃两口。”大栓媳妇没好气的拍了她一下。

  “我可不给你吃,我就给小娟吃。对了,小娟咋没来呢?”沈云芳还惦记着她家的小丫头呢。

  “可不带她来了,竟捣乱。”大栓媳妇是不好意思在带来。毕竟她来是赚钱的,带着崽子来,一会儿玩一下,一会儿叫妈的,耽误事啊,虽然云芳丫头没说啥,但是她的自觉啊。

  “捣啥乱,就你事多,我都答应小娟今天给她做好吃的了。”沈云芳不以为然,她稀罕孩子,真不觉得小娟来了耽误事,有个小丫头在旁边一惊一乍的,也挺有意思,干活也不枯燥。“等等啊,我去拿。”

  出了屋子,到西屋转一圈,沈云芳就从空间里拿出两碗酸奶端了过去。

  “这是啥?”大栓媳妇看着碗里白白净净像鸡蛋糕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啥。

  “这叫酸奶,你尝尝。我给小娟留了,一会儿你回家的时候别忘了给孩子带回去,我可不能失信于人。”沈云芳说着,就开始动手吃了起来。

  这酸奶是她用羊奶做的,里面还加了点糖,酸甜的,小孩子肯定爱吃。

  沈云芳看空间里的羊奶越来越多,就琢磨着做点吃的,酸奶是她比较喜欢吃的一种做法,她一下做很多,放到空间里,每天拿出一碗来吃,当零嘴了。

  大栓媳妇看沈云芳吃了,也拿起勺子小心的贴着碗边舀了一口,放嘴里尝了尝。

  “嗯,别说这个酸奶什么的还真好吃。”

  “那是,你也不看是谁做的。”沈云芳有些骄傲。

  “这个咋做的,你教教嫂子,我以后也常给我们家小娟做。”大栓媳妇想取取经,到时候常给孩子做点吃,也能让孩子开开胃。

  沈云芳咽下嘴里的东西,说道:“做法很简单,就是原料不好找。你吃出来没,这是用羊奶做的。”

  大栓媳妇惊讶的看着手里的碗,“真的,咋一点膻味都没有呢?”她不信邪的有舀了一勺细细品尝。

  “那还能有假,嫂子你要是不嫌麻烦,以后就天天来我家拿点羊奶回家给小娟,是煮开了直接喝还是做成这种酸奶都行,对小娟身体有好处。”沈云芳说的真心。

  现在这个时候医学不发达,很多病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像小娟这样的,医生就说不出是啥病,就让好好养着,多吃有营养的东西。

  “嗯,行,只要小娟那破孩子能吃进去,费这点事算啥啊。”大栓媳妇一听对孩子有好处,要到嘴边的推辞就说不出来了。

  大人怎么都无所谓,不差那口吃的,但是她家孩子就缺营养,为了孩子她只能厚着脸皮收下了。

  “背着点人啊。”细讲究起来,她这也算是挖社会主义墙角,挤社会主义羊奶了吧,还是的低调在低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