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七章 买羊
  又到十五了,赶集的日子,沈云芳又拉着大栓媳妇一起去赶集。

  这次是有目的去的,她想买鸡苗、鸭苗和鹅苗。

  原本村里有几家养鸭子和鹅的,她认识的建军嫂子家就有,她托大栓媳妇帮着去问问,她家卖不卖鸭子和鹅,要是不卖有没有种蛋,她自己孵也行。

  结果,人家的鸭子和鹅都是下蛋的好时候,不舍得卖,而且以前下的蛋都腌上了,就是留到现在也不新鲜了。今年刚开春,蛋还没下两个呢,没得卖,主要也是她家养的少。

  原本大栓媳妇还说等她回娘家的时候帮着在问问,不过沈云芳得知开春集市上就有卖鸡苗鸭苗的时候就有些等不住了。咱有钱,不用那么费事,直接买鸭苗鹅苗就好了。

  所以她这才撺掇着大栓媳妇跟她一起去赶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两人终于到了公社,还是顺着人群走,这回沈云芳有了节制,不是看到东西就走不动道了,终于两人走到种苗市场了,就看一只只毛茸茸黄橙橙的小鸡苗鸭苗在箱子里喳喳叫。

  沈云芳对于挑这个很在行,看了一圈后,就选了一处蹲了下来,“咋卖的?”

  “鸡苗两毛一只,鸭苗两毛五一只,鹅苗三毛五一只。”对面蹲着的老头说道。

  沈云芳点了点头,这个市场上价格都差不多。

  然后她就抓起鸡苗开始挑了起来,看小鸡小鸭是公是母,可以用翻肛鉴别出,沈云芳就着阳光看了个清楚,她挑出三十只鸡苗十只鸭苗十只鹅苗,都是两只公的,剩下的都是母的。

  其实留一只公的就好,不过她想着养一年自己还不得杀一只解解馋啊,所以就要了两只公的。

  一共花了十二块钱。

  “云芳,你买这么多鹅干啥,这玩意吃的太多,不划算。”大栓媳妇看她挑了十只鹅,赶紧拉了拉她。

  “嗯,是吃的多了点,不过我买了这么多鸡,等大点的肯定招黄鼠狼,多养几只鹅能帮着我看家。”沈云芳说道。

  大鹅这种生物是相当厉害的,遇到危险那是敢于冲锋陷阵的,那大嘴拧起人来很疼。

  大栓媳妇听她这么说也就不在说什么了,确实要是养鸡养多了,被黄鼠狼惦记上那可就坏了,弄不好它就能给你霍霍的一只都不剩。

  走到卖小猪的摊位,这里人最多,沈云芳因为家里没有那么多粮食,所以不敢再买猪崽子了,毕竟养猪和养鸡鸭是不同的,猪比人都能吃啊。

  再往前走就有五个卖羊羔的摊位,其中一个沈云芳还认识,居然是盖家屯的刘会计和沈友根两人,沈云芳仔细看了看他们牵着的两个小羊羔,熟悉啊,不就是她的羊群里今年刚出生的小羊吗。

  “呦,李会计,你和友根叔来卖羊羔啊。”大栓媳妇也认出了是自己屯子里的人,张口寒暄道。

  “嗯,大栓媳妇也来赶集啊。”李会计笑着打招呼。

  “对啊,咋样,有人买不?”羊没几家爱养的,生产队养羊那也是因为国家要求每个生产队都要交任务羊,逼不得已这才养的,很多生产队养了羊,每年都有小羊出生,然后小羊卖不出去,只能自己养着,所以队里的羊也就越养越多了。

  李会计皱眉摇了摇头,他年年来买羊,基本上都卖不出去。

  “李会计,这羊羔怎么卖啊?”沈云芳突然说道。

  李会计以为她就是打听,没想着她要买,所以很随意的说道:“一斤八毛钱,这羊差不多也就六斤多点,一只就五块钱。”

  这小羊都多重她这个羊倌怎么可能不知道呢,沈云芳低头想了想,从兜里掏出一张大团结递了过去,“李会计,我买两只。”

  沈云芳牵着小羊,后面背着装鸡鸭鹅的背篓,和大栓媳妇往家走。

  “你说你,拉都拉不住,非要买这些玩意,平常放它们还没放够啊,咋还给弄家里去了。”大栓媳妇对于沈云芳乱花钱很是有些头痛,“云芳啊,我知道你手里可能有点钱,但是不是这么花的,有钱了你就攒点,以后万一有个啥事也不抓瞎。你说你傻不傻,你看看咱们屯子有谁家是养羊的?没有吧。因为啥你知道不?”

  “嫂子,我知道,养羊没有养猪合适,不过我我寻思反正我每天也得给生产队放羊,我自己买了小羊羔,一起放着也不费事,再说养羊可比养猪省多了,别管它长多大,到年底的时候,肯定比现在强。”沈云芳笑着说道。

  这也是她刚刚才有的想法,她打算养羊,有几个原因。第一就是她有便利条件,她既然每天都必须出去放羊,那在加上自己家的羊也没什么差别,都说一个羊也是赶两个养也是放,她这样一起都放了,到年底的时候怎么也能剩下几十斤肉吧,就是不往出卖,她也能解解馋不是。第二算是未雨绸缪吧,沈大爷可是说了,明年就不让她放羊了,到那时她想喝个羊奶什么的可就不这么方便了,她现在自己养了,不管明年她还能不能放羊,她都有羊奶喝。最后一个就是她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好点,最起码能想吃肉就能吃上肉啊。

  前两天的开荒,她充分体会到了其中的辛苦,也明白以她现在的体力,想要靠种地发家致富不太可能,那就只能是搞养殖。

  只是现在这个时期,即使盖家屯这个小地方有国家的明令支持农民自己养鸡鸭猪什么的,也杜绝不了有人得红眼病。她上辈子在社会上摸爬滚打那么些年,因为眼红惹出的祸事可看的真是不少。

  以她一个孤女的身份,要是让人知道家里养了大批的鸡鸭猪什么的,肯定要遭到别人的觊觎,万一人家要是惦记上自己的东西,在给自己按个什么罪名,那可是哭都找不到地方,所以现在还是要韬光养晦,做人做事都低调才好。

  她刚刚看到买羊羔的就突然想到,要是她多买几只羊来养估计能行。

  当然今年她是不可能放开手搞养殖的,第一是手里的钱有限,她不可能把所有钱都花掉,怎么手里也得留点过河钱,万一她在有个病啊灾啊什么的,也不麻爪。第二就是自己要是一下就养几十只,那屯子里不得炸了啊,那时候社员们看她就得眼冒绿光。这个时候不适合高调,所以即使自己想养羊,也得想个妥善的办法。

  一趟集市逛下来,她的荷包又缩水了,由七十五变成了五十二,多出那一块钱她又买了点酱油醋啥的调料。

  回去后,如沈云芳所料的,她买羊这个消息在盖家屯根本就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知道这事的人也都是哼了一声,骂了句败家也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