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五章 还我一块钱
  沈二姑嫁的是本村的农民赵福生,两个人只有一个十岁的儿子赵鹏。

  赵福生也是一脉单传,当初赵福生的娘就是因为看上了沈福珍的泼辣,以后就算家里兄弟少也不能受欺负,这才上门求娶的。

  现在三代同堂,五口人四口都是壮劳力,家里日子确实过的不错。

  但是可能是结婚生子的原因,也可能是居家过日子就会变成这样,原本性子泼辣的沈二姑结婚后除了更加泼辣外,从骨子里就带着抠门,并不会因为家里条件好就消失。沈云芳到沈二姑家的时候,看到堂弟赵鹏正在院子里玩呢。

  赵鹏一看到他,拿起地上的土坷垃就打了过来。

  好在沈云芳反应快速一闪身躲过去了,要不那么大块打到身上肯定很疼。

  “讨厌鬼,喝凉水,娶个老婆八条腿。”

  沈云芳抿了抿嘴唇,小屁孩一个,自己不跟他一般见识。再说穿越到这的第一顿饭还是这个小鬼给自己端来的,虽然只是一碗透亮的苞米糊糊,但是她也是记得的。

  “你干什么呢,我是你姐,你要是打到我看我不和你娘告状的。”沈云芳直接就在门口扯脖子喊,“二姑,二姑,我来了,小鹏挡门口不让我进。”

  赵鹏根本就不害怕,他娘也不喜欢这个姐姐,原来他欺负她的时候,他娘可从来没说过他。想到自己没得到的那些糖,赵鹏就生气的继续捡地上的土坷垃往她身上扔。

  沈云芳看他那样也没往院子里去,就站在门口边躲扔过来的土坷垃一边喊沈二姑。

  她的这顿喊确实把沈福珍招出来了,不过出来第一句就把沈云芳气坏了。

  “你来干啥?”沈福珍推门出来就看自己儿子欺负侄女,不过她也当没看到,在她的意识里土坷垃也打不死人,让她儿子打几下能怎么的,她儿子还小呢,当姐姐的让着点弟弟那是天经地义的。

  她不说先让进屋,不先说赵鹏不对,反而先问沈云芳来干啥,从语气中就知道她不欢迎这个侄女。

  “我来干啥?我来要钱的呗。”原本就是想来说说了事的,但是被这母子俩的做派给惹生气了,说话很直接。

  沈福珍眼神闪了闪,“要啥钱,你个小孩子家家的,可别乱说啊,我可不欠你钱。你就是要钱,也要不到我门上。”

  “你不欠我钱,不过你昨天不是去大爷家管大娘要走了一块钱吗,那是我的钱,是不是应该给我。”沈云芳绷着小脸。

  沈福珍听她这么说,就知道那事瞒不住了,她眼珠一转,说道:“哎呀,我还当多大的事呢。那个钱啊,原本我是想早上就给你送去的,结果早上你弟弟说肚子疼,我就去给他买了点吃的补补,你也知道你弟弟身体不好,我可全指望你弟弟呢。”沈福珍理所当然的说道。

  啥意思,赵鹏不舒服,需要补身子,你这当妈的不出钱,反而花她这个当姐姐的钱?

  “二姑,既然赵鹏身体不舒服,你在家照顾也是应该的,现在我来了,你直接把钱给我就行。”沈云芳也不接那话茬,还按照自己的想法说。

  沈福珍把大眼睛瞪了起来。

  “不给你,澳门赌博网站:就不给你,钱都是我的,你家的东西也都是我的。”赵鹏在旁边叫唤道。

  沈云芳看沈二姑并没有喝止,也看出来了,这就是沈二姑的想法,孩子知道什么,他就是听大人在家里这么说,他才会这么认为的。

  “二姑,我都来了,你把那一块钱还我吧。”不能和一个孩子计较,她就当没听到,只要把钱要回来就好。

  “你弟弟都病了,你这个当姐姐的不该给买点好吃的吗,那一块钱就当是你给你弟弟买吃的了。”沈福珍硬气的说道,想管她要钱,没门。

  再说她为啥巴巴的去大哥家作,要是没点好处她才不去呢。就要回来一块钱,她怎么可能还回去。

  侄女就一个人,饿不死就行呗,哪像她儿子,那以后是要有大出息的,她现在不帮着多攒点钱哪能行啊。

  沈云芳真的气笑了,还能这样,她真是服了。

  “二姑,你家大业大的,可能不在乎那一块钱,说给孩子买吃的就买吃的了,我可不行,一块钱在我这能买二十个鸡蛋,能买十多斤粮食,能让我半个月饿不死。我一个没爹没妈的孩子,二姑占便宜不能占到亲侄女身上吧。”沈云芳冷冷的说道。

  “放屁,谁占你便宜了。”沈福珍可不承认。

  “不占便宜,就把我的钱给我。”沈云芳一寸也不让。

  “都说没了,进你弟弟肚子了,你要是想要就去茅房找吧。”沈福珍冷笑了几声,就是欺负沈云芳没办法。

  沈云芳气的身子直抖,穿越来这么长时间,还没碰到过这样的呢,这人还是自己亲二姑。

  “行,二姑要是耍赖不给,那我只能找组织帮忙解决问题了。”沈云芳说完转身就走。

  “啥意思你?”沈福珍不太确定她说的什么意思。

  “啥意思?你不给我,那我就去找大爷评理。”沈云芳说完这话,看沈福珍一脸的不以为然,这才想起,沈业清是她大爷,同样的也是沈福珍的大哥。

  “要是大爷也管不了这事,我就去县里找革委会去,找武装部去,我到是要去问问,剥削烈士遗属的钱到底应该是个啥罪,要是县里不管,我就进京上访,我去找主席评理去,我还就不信了,这天底下还没个说理的地方了。”沈云芳最后几句话差不多就是喊出来的。

  从她来到沈福珍家门前,旁边就有邻居看热闹,但是这么长时间也没人帮着她说一句,这就是看她一个小女孩子好欺负啊,那她就让她们看看,她沈云芳虽然无父无母,但是也不是谁想捏咕就捏咕一下的。

  她说不过他们,打不过他们,但是组织肯定能教育好他们。她是根正苗红的烈士遗属,她怕谁。

  “这是干啥,都是一家人,不嫌丢磕碜啊。你们都是干啥的,白天没累着是不是,还有空瞧热闹。”关键时刻盖家屯大队长出现了,把周围的村民呵斥走了之后,就看着沈云芳和沈福珍直瞪眼。

  沈云芳才不怕呢,她是受害者,咋地也说不到她头上。

  当沈业清了解完事情经过之后,就开始给两人调解。

  哎,也是让沈业清为难,一个是自己的侄女,一个是自己的妹妹,这一块钱认真说起来应该是自己家的才对啊。

  不过为了安定团结,也是为了不把脸丢到外面去,他这个大家长就得管。

  他臭骂了沈福珍一顿,说她办的不是人事,也批评教育了沈云芳,说她不知道尊重长辈,就是长辈在有毛病也轮不到她这个小孩丫子跑着连蹦带跳的。

  沈云芳听出来了,虽然大爷是骂了二姑,批评了她,但是对她不满却多余二姑。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说啥也不能退步,要是今天她灰溜溜的就这么回去了,那以后还不得让人熊死啊。

  在她嚷嚷着要是不还她个公道她就要大义灭亲之后,沈大爷终于勒令沈福珍把那一块钱拿出来,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就是二姑也不能侵吞。

  沈福珍对自己大哥还是有所顾忌的,虽然不情愿,但是最后还是不痛快的把一块钱掏了出来。

  沈云芳更是干脆,嗖的一下就从沈福珍手里把一块钱拽了出来,然后挥手又扔她脸上了。

  “这钱就当是我以前在你家吃饭的伙食费了,多了的不用找了。”她就是穷死也不差这一块钱,她这么坚持就是挣一口气,

  沈云芳看着弯身捡钱的二姑,哼了一声,一撅达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