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四章 有人使坏
  “云芳啊,云芳,在不在家?”

  声音有些耳熟,沈云芳一时没听出是谁。

  “在,后院呢。”

  然后就看沈福珍拧哒着微微发福的身躯小跑着进了后院,可能是没有想到后院还有别人,所以刚刚张开的大嘴在看到大栓两口子的时候卡住了。“呵呵,大栓也在啊。”

  大栓两口子可能不太得意她,也就点了点头,也没搭话。

  “二姑,澳门赌博网站:你找我有事。”沈云芳好心的给了她个台阶。

  “嗯,是有事,咱们到屋里说话。”说完就扭身往屋子走去。

  沈云芳跟着大栓夫妻招呼了一声,也跟着进屋了。

  “二姑你找我有事啊?”这个二姑她重生以来这是看到的第二次,今天不知道为啥来找她呢。

  “可不是,我听说你从你大娘那买了两个小猪仔,还花了二十五块钱?”沈福珍着急的问道。

  “是有这个事。”沈云芳没想到她来是问这个事的,也拿不准她要干啥,不会是来借钱的吧。

  “哎呀,你个傻孩子,被你大娘坑了还傻乐呵呢。”沈福珍一拍大腿声音又大了起来。

  沈云芳挑了挑眉,“二姑,这是怎么说的呢,是那两只小猪仔有问题吗?”

  “猪崽子没问题,是那老些钱有问题,她家的猪崽子镶了金边咋地,两只就卖了这老些钱,行了行了,你也是个啥也不是的,我去找你大娘要钱去。”沈福珍不耐烦的说完就跟脚底下踩了风火轮一样,转眼间就消失了。

  把沈云芳弄的哭笑不得的,这都啥事啊,自己还没说啥呢,她就替自己要钱去了,她要的是哪份的钱啊。

  她也没当是回事,第二天早上起来,沈云芳觉得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她心里还惦记着山上的那块地呢,所以等上工了,直接就去生产队赶羊,准备今天还像那天那样弄,不过到了生产队,她再次被沈业清给叫住了。

  “云芳啊,你先别忙着走,我问你个事?”沈业清一大早就在这等着她了。

  沈云芳甩了下鞭子让羊先走,自己停下来问道:“大爷啥事?”

  沈大爷琢磨了一下,还是问了,“是这么个事,有人反应你上工时间不去放羊,反而在家偷懒。”他说的时候就看着自己侄女,也是想从她的表情中看看这事的真假。

  要是以前沈业清都不用问也知道肯定是真的,自己侄女爱偷懒,不过这大半年他看着,这个侄女长大了,也勤快了不少,所以他不是很肯定。

  沈云芳皱着眉头不说话,心想也明白是谁干的了。

  “我跟你说这个事的也没有旁的意思,就是给你提个醒,你这活啊,可有不少人惦记呢,所以我才说等明年你到岁数了就去干点别的。这次大爷我就当啥也没听到,以后你自己一定要注意了。”沈大爷也不打算深究,自己亲侄女,他还有这个权利。

  沈云芳明白大爷的好意,笑了笑,“大爷,我知道了,以后肯定注意。”

  出了生产队的门,她快跑了几步,追上了前面的羊群,这次没有回家,而且直接就进了山。

  赶着羊绕道去了她开荒的那个山坡,这个光爬山就爬了两个小时,把羊群拴好,她这才拿出铁锨接着开始挖地。

  这次她不敢干狠了,挖挖停停的,到下午也没有多少进展。

  沈云芳看了看自己辛苦劳动的成果叹了口气,她还真是不太擅长种地,这小身板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力气,她拖着沉重的脚步赶着山羊们下山回家。

  又是一天超负荷的劳动,虽然经过前天的锻炼,今天身上已经不那么疼了,但是她还是觉得两腿像灌了铅一样,手臂也抬不起来了,回到家就想躺炕上歇着。

  大栓两口子来的时候,就看沈云芳又躺炕上放赖了,大栓媳妇心里有事,就撵着大栓去后院干活,她自己则进屋和沈云芳说八卦去了。

  “云芳,你知道不,你二姑昨天去你大爷家闹去了,从你大娘那讹回来一块钱。”大栓媳妇一脸你不知道吧。

  这事沈云芳真不知道,今天早上见到大爷的时候他也没说啊。

  “我不知道,咋回事,嫂子你给我说说呗,我二姑还有那能耐呢。”她的意思不是她二姑不厉害,说起来她二姑在屯子里也是一能人,只是和大娘比起来,好像还稍稍差了那么一星半点的。她可是知道自己大娘那可是从来不肯吃亏的性子,要不自己家的票也不能等着自己去要才给,自己家的母鸡也不能被换成公鸡。

  “嘿嘿,你还真别小瞧了你二姑,你二姑那也是一号人物啊。”

  然后大栓媳妇就把她听来的事给沈云芳说了。

  原来昨天晚上沈二姑从她这里走了之后,就直接杀到了沈大爷家,拉着沈大爷就让他评理,说沈大娘挣黑心钱,坑自己亲侄女。

  沈大娘当然不能让她了,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她咋就是坑人了,再说她的小猪仔养的就是好,给沈云芳那两只那只没有二十五斤以上啊。

  于是这对姑嫂就钱多钱少,坑没坑害侄女展开了撕\逼大战。

  沈大爷也没办法,一个是自己媳妇,一个是自己妹妹,细想想,她们说的好像都有理,闹了大半晚上,最后还是沈大娘在沈大爷的强迫下做出了让步,给沈云芳便宜两块钱。

  正好沈云芳还欠着一块钱没还呢,她就拿出来一块钱来。

  沈福珍不客气的就把那一块钱揣到了自己兜里,说是信不着大嫂,她要亲自给侄女送去。

  沈云芳听得瞠目结舌,还有这样的,“这都一天了,我二姑也没给我送钱来啊。”

  不会这钱让沈福珍给密下了吧。

  “哈,你二姑要是捞不着点好处,她能给你出头。”都是一个村住着,谁不知道谁啊。大栓媳妇对沈二姑的评价,就是抠门、事妈、能作。

  沈云芳赞同的点了点头,“可是我买猪崽子,跟她啥关系,就算我多花少花的,那一块钱咋也不应该她拿啊。”她心里分析了一下,二姑能战胜大娘,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她找了大爷,要不肯定没门。

  大栓媳妇没说话,只是抿嘴笑了。

  沈云芳在心里考虑,要不要去二姑家把那一块钱要回来呢。

  “你要是能要回来,我就服你了,你二姑可是有名的铁公鸡,只进不出。”大栓媳妇笑着说道。

  “那我也得去说道说道,咋也不能让她拿我不识数啊。”沈云芳也想笑。

  想到就做,她也不躺着了,翻身下地,让大栓两口子自己在这干,她收拾了一下就去沈二姑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