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二章 开荒
  第二天一大早,大栓夫妻俩就一起来了沈家。

  “呀,嫂子咋也来了,先说好啊,我可就给一个人的工资,你来也是白干。”沈云芳看两人一起来,开起了玩笑。

  大栓媳妇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下,“就你贫,赶紧的,我两人给你干活,你捡便宜了。”

  两个人说笑了几句,就往后院去了。

  沈云芳昨天已经想好了,她打算把猪圈建到后院靠近茅房那块。离屋子最远,省的味道难闻。正好接着围墙的一个角,猪圈建两面就行,省事。

  沈家没有砖头石头什么的,所以暂时只能是建一个厚实点的栅栏。

  大栓负责用铁锨挖沟,大栓媳妇和沈云芳负责用麻绳把削好的树枝绑起来。

  “云芳啊,你一下养两头猪,家里那两百斤糠皮够吗?”大栓媳妇问的有些不好意思,她都觉得自己像要掉钱眼儿里了,啥都想卖钱。

  沈云芳立马明白她的意思了,“不够,当然不够了,我还想多养几只鸡呢,嫂子,你家有吗?有你就卖给我呗。”

  “嗯,家里是有点。”大栓媳妇说的都脸红了。

  “行,你太好了,我正愁没东西喂猪呢,嫂子你看这样行不,糠一斤我也给你四分钱,你有多少都卖给我呗。”她在沈二柱媳妇那就是这个价买的,当然给大栓媳妇也是这个价了。

  “行,我家差不多能匀出来一百斤糠皮,等晚上的时候我让你大栓哥给你送来。”大栓媳妇说道。

  “那行,嫂子你可是帮我解决了大问题了。”沈云芳笑着说道。“对了,嫂子,你知道谁家有鸭和鹅要卖吗,我想养几只,要是有蛋也行,我自己孵。”

  “哎,这我还真知道,你建军嫂子家就养了几只鸭子和鹅,你要是想买,回头我给你问问,不过鸭子和鹅都不便宜。”鸡一只就一两块钱,鸭子和鹅就更贵了。

  “没事,要是价格差不多,你就帮我买两只,顺便帮我买点种蛋回来,我自己孵。”

  “行,这事就交给我了。”

  两个女人说说笑笑的就把活干完了。

  单层树枝太单薄,她们弄了三层,这样合到一起怎么也有七八公分厚。一头放到深深的坑里然后把土埋上踩实了就行了。

  大栓还不知道从哪弄来块木板,直接横放到了围墙上,算是给这两头猪遮风挡雨用了。

  两人走后,沈云芳把屋里的小猪挪到了猪圈里,看了看猪圈里还没有食槽,想了想,直接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小铝盆,先对付着用,等哪天她去供销社再给买个专用的。

  进了厨房,用自己家唯一一口大锅给两个小猪仔做了第一顿猪食。白菜叶子家糠皮。

  看着唏哩呼噜争抢着吃食的两头小猪,她的心放下了。还行,她的发家路算是正式开始了吧。

  白天沈云芳把羊领到山坡上溜达一圈后,就领回了自己家后院,反正现在山坡也没有草,这些羊在哪都一样。在后院还不怕人看见,她也能在家干点活。

  先是给羊挤奶,她收了一盆子羊奶,另一盆子直接倒到了猪圈里。这些羊奶可是好东西啊,自己喝增强体质,喂猪也一样,猪吃了少生病还长得快。

  接着她又进屋去翻了翻被窝里的那三十个鸡蛋,从昨天晚上她就开始自己摸蛋了,七天后就能看出里面有多少受精蛋有多少浑蛋了。

  家里的活做完了,她走出院门从外面把门锁好,然后看看周围没人,绕道了后院那条上山的路,自个轻身利脚的往选定的山坡上爬。开春了,她也要开始自己的计划了,首先就是要在山上开垦一块地出来,不管要干什么,手里粮食多了才是硬道理。

  花了一个多小时才爬上山坡,然后她也没急着动工,而是在附近又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确定这里真的是人烟稀少,不,应该是除了她在没有人了,这才从空间里把铁锨拿了出来,然后看好了地方,就开始一锨挖了下去。

  这块地一直长着野草,要是想种地,肯定要深翻一遍,不过以沈云芳现在的小体格子,干这个有些难。沈云芳坚持干了一个小时,然后满脸大汗的坐到了地上,看了看自己的劳动成果,挖了能有十多平,她在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右手的掌腹间已经磨起了好几个大水泡了。

  沈云芳有些沮丧的甩了甩手,她有些高看自己了,看来开荒对她这个小姑娘来说难度太大啊。

  不过既然已经开始了,那就得继续下去。只是原来她还雄赳赳气昂昂的想把整个山坡都开垦出来,现在看来,她要是能坚持开出四分之一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休息了一会儿,从空间里拿出水喝了一点,又拿出一条毛巾把自己的手缠了缠,然后沈云芳就坚持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弯身拿起歪着的铁锨,继续开荒。

  就这么干干停停的,沈云芳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把工具一收,疲惫的下山,她还要趁着人不注意溜回家,把后院的羊赶回生产队呢。

  下山的时间要比上山的时间还长,因为沈云芳觉得她下山的时候腿都在打晃,真的是累狠了。

  狼狈的到家后,她什么也不管了,直接就躺倒了炕上,一歪头看到炕上的鸡蛋,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孵着小鸡,就这么一天才翻两三次,能不能孵出来啊,沈云芳皱眉了。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听到生产队里传来了锣声,沈云芳撑着从炕上起来,慢慢走到后院把羊牵着打开大门,哎,下工了。

  就她像老牛一样在屯子里走了个来回,回家还没吃完饭呢,大栓两口子就已经来了,而且是自备工具。沈云芳没有体力招呼他们了,只打了声招呼,让他们自便,然后她就接着吃饭,吃完饭本来想什么都不管直接躺炕上接着休息的,可是最后还是没抵住强撑着把锅碗刷了才趴下。

  大栓媳妇在后面干了会儿活就没听到前面有动静了,有些担心沈云芳,和大栓说了一声,就进了屋,进屋就看沈云芳趴在炕上只哼哼。

  “呦,这是咋的了?”大栓媳妇坐到炕边,伸手去摸她的额头。

  沈云芳微微抬起头,“没事,就是今天爬山有点多了,下来后就浑身疼。”

  大栓媳妇摸着她的体温正常,听她这么一说就噗嗤笑了出来,“你说说你,都多大了,咋还像个孩子一样呢。”她说着拍了一下沈云芳的屁股。

  “哎呀,疼啊。”沈云芳哀叫了起来。

  “呦,这么严重啊,你到底爬到哪去了。”大栓媳妇这才意识到她是真的疼,“我可告诉你,咱们这山里可是啥野兽都有,特别是野猪,可不老少,你以后放羊还是别往林子里钻了。”

  “知道了,我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沈云芳说的是心里话,现在她浑身难受的不得了。

  “噗,行了,你这啊就是劳累过度,休息两天就啥事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