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一章 找人干活
  沈大娘的行动力非常强悍,也就半个小时后,她就和沈志文一起把小猪仔装柳筐里给她送来了。

  沈云芳挨个瞅了瞅,看看有没有问题。

  “云芳你就放心吧,都个顶个的好,大娘能坑你吗。”沈大娘看她的动作心里挺不乐意的。

  从外表上看都不错,“嗯,我信的着大娘。”沈云芳笑着把小猪又放到了柳筐里。

  “这两个柳筐也送你了,也不值啥钱。”沈大娘这次倒是挺大方。

  “哎呀,那就太好了。我正愁家里没有猪圈,一时半会还不知道把它们放哪呢。”沈云芳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沓钱递给了大娘。

  沈大娘乐呵呵的接过,就在她的面前数了数。

  这样正好,亲兄弟明算账,当面数好,省的以后又说多了少了的。

  “正好。”沈大娘高兴的把钱小心的揣兜里了,“行了,那我们就先家去了,剩下的一块钱你有了在给我啊。”

  沈大娘拽着沈志文匆匆而去。

  沈云芳看了看地上哼哼叫的两只小猪仔,有些犯愁咋建猪圈,最后一拍大腿,抬腿去王大娘家去了。

  既然自己弄不了,咱就去花钱雇人弄。

  沈云芳来到王家院子前,看院门是锁着的,也看不到灯光,不知道里面的人休没休息,只得喊道:“嫂子,在家不?”

  不大一会儿,屋里就亮起了灯光。

  “云芳啊,咋这么晚还过来,有啥事啊?”大栓媳妇披着件外衣,手里举着煤油灯从屋里出来。

  “对啊,嫂子,有点事找你商量。”沈云芳笑嘻嘻的。

  “你这丫头,成天疯疯癫癫的,赶紧的进屋吧。”大栓媳妇嗔了她一眼,把院门打开,让她进来。

  “这次可是有正经事。”沈云芳跟着她的后面就进了屋。

  “云芳来了,过来这屋坐。”王大娘的声音响起。

  “哎。”沈云芳答应了一声,就往西屋走去。

  王家也是三间土坯房,西屋是王大娘一个人住,东屋是大栓一家三口。

  “王大娘这么早就休息了啊。”沈云芳一进屋,看人家炕上被褥都铺上了,王大娘正披着衣服坐炕上呢。

  “可不早了,再说点灯费油,早躺下还能省点。”王大娘笑着说道。

  农村就是这样,那点灯油也是好东西,必须省着用,要是没有什么事,晚上也都是不点灯的,黑了没事干就上炕躺着。

  “嘻嘻,王大娘今天我可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找我嫂子商量点事。”沈云芳自动自觉的脱了鞋往炕上坐。

  “啥事,赶紧的说。”大栓媳妇跟着进了屋,屋里一下有了亮光。

  “我今天从我大娘那买了两只小猪仔,这不刚才就给我送来了,我家也没有个猪圈,没法养啊……”

  “就这事啊,行,等明个早上,我就让你大栓哥去给你搭猪圈去。”大栓媳妇没等她说完就说道。

  “那感情好,不过我也不能让我大栓哥白干,他给我干一天活,我给他三毛钱的工资咋样。”沈云芳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工钱是她经过深思熟虑才定的。一般像大栓哥这样的壮劳力,在生产队干就是一天十个公分,澳门赌博网站:要是年景好的时候,一天差不多就是五毛钱,要是年景不好,一天只挣几分钱也是有的。

  要不说有的人家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结果一分钱没挣到,到了年底还得倒找生产队钱,就是因为年景不好,一个公分才和一分两分的,一年挣的钱都不够四百八十斤的口粮钱,可不就得倒找。

  农村虽然每人一年给分四百八十斤口粮,但是这些都不是白给的,都是要算钱的,年底分钱的时候扣除。

  大栓媳妇一听给钱眼睛都亮了。

  “给啥钱,都是邻里邻居,就是帮把手的事,要是这都收钱还不得让人笑话死。”王大娘立马反对。村里相互帮忙的多了,可没有给钱的。

  “是啊,又不是多大事,还给啥钱啊。再说你大栓哥天天还得出工,哪能给你一天天干活啊。”大栓媳妇也想明白了,这钱不能挣。

  “呵呵,看我没说明白,我不是让我大栓哥不上工,是让他趁着早上晚上休息的功夫帮我干点活。要是就这一个活,我也就不说这些了,只是我想让我大栓哥多帮我几天,你们要是不收钱,我哪好意思张这个嘴啊。”帮忙一天两天行,可是她还有很多事要做,她一个人真忙活不过来。

  “还有啥活?”大栓媳妇看可能真的能行,也上心了。

  “你也知道我就一个人,这眼瞅着就要春耕了,我今年养了两头小猪,自留地里就不能那么瞎种了,我想着好好种种,多打点粮食,好喂猪呢。还有我家后院,你也知道多大,就我一个人得种到啥时候去。”沈云芳把自己的困难说了一下,“我就想着让大栓哥有空的时候去帮我翻翻地,帮我把地种上,我自己真不是那块料。”

  沈云芳说完还举了举自己瘦弱的小胳膊,目前她是真的干不了这样的体力活。

  大栓媳妇听了很心动,不过她还是看了看王大娘,让她拿主意。

  “大娘,你别说什么邻里邻居的,这些活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干完的,要是你们不收钱,我可就找别人了。”沈云芳怕王大娘还是不要钱,那她哪好意思让人天天给她干活啊。

  “别,你大栓哥就能干。”大栓媳妇一听赶紧的阻止,这好事到哪找去啊,一天就三毛,这些活怎么也得干一个月,那就是九块啊,要是有这些钱,她也能给她姑娘补补身子。

  “娘。”大栓媳妇叫了声娘,声音里有丝祈求。

  王大娘知道儿媳妇贪这些钱是为啥,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小年轻的事自己看着办,我可不搀和。”

  大栓媳妇和沈云芳都乐了,这是同意了。

  “那嫂子,咱就说好了,大栓哥明天开始就帮我干活了。至于钱的事,咱们心里有数就行,还是别让外人知道的好,嫂子你说咋样?”沈云芳又想到不妥之处,遂问道:“嫂子,要是大栓哥给我干活去,你家的地咋整。”

  “哎呀,你以为我是你呢,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家里这点地,有我一个人就够够的了。”大栓媳妇笑话她。

  沈云芳尴尬的抹了抹鼻子,她这不是还小吗,等她多吃点,成年了肯定能好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