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十章 买猪仔
  “哎呀,这都是要干啥?”沈大娘看那巴掌真的要落到自己姑娘身上了也急了,冲着小儿子就喊道:“志文你是死人啊。”

  然后转头对沈云芳说:“云芳,大娘知道你秀姐办的这事不对,不过鸡已经吃了,现在也活不过来,你看这样行不,大娘陪给你一只公鸡,在给你加三十个鸡蛋。”

  “大娘,我不要,我都说了,我要公鸡就行。”沈云芳神色有些赧然。

  “哎呀,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捡去。”沈大娘赶紧的拎起地上的筐,在到厨房给捡上了二十四个凑够三十个,一起都推给了沈云芳,“你快走吧,你大爷这又不知道犯了哪根倔筋了。”

  沈云芳就这样一手四只鸡,一手三十个鸡蛋,被撵出沈大爷家门了。

  临出门前,沈云芳又想起来一件事,于是朝着院子里喊道:“大娘,你家小猪羔是不是满月了,还有剩吗,卖给我两只呗。”

  大爷家的老母猪年前下了一窝小猪羔,一共八只。到现在怎么也满月了。

  “不卖不卖,卖谁都不卖给你。”沈云秀在院子里尖叫。

  沈云芳撇了撇嘴,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的。

  嘿嘿,虽然损失了一只老母鸡,但是赚来了一只能踩蛋的公鸡,外加三十个鸡蛋,算是赚到了吧。

  她高高兴兴的拎着东西往自己家跑。

  到了家里,把四只鸡脚上的草绳解开,放到了鸡窝里,然后拎着鸡蛋就进屋了。

  点上煤油灯,热上两个窝窝头,煮了一锅苞米面粥。

  和她所料一样,她这还没等把饭吃完呢,沈大娘就来了。

  “云芳,吃饭呢。”

  “哎,大娘来了,快屋里坐。”沈云芳快速的把最后一口粥扒拉到嘴里,然后站起身把沈大娘往屋里让。

  沈大娘坐到炕头上,转头瞅了一圈,她差不多有一年没来老三家了,这孩子到是个利索的,屋子比她娘在的时候干净。

  “云芳啊,刚才我听你说要买猪崽,是不?”沈大娘赶紧的问正事。

  “对啊,我看年前你家老母猪好像生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沈云芳坐在炕头和她说话。队里还有几家有老母猪的,但是既然自己亲戚家有小猪羔,自己要是去别人家买了,该让人说道了,所以还是要先问问沈大娘的。

  “有,你问的还真及时,要是在过两天估计就没了。”沈大娘一副你运气可真好的表情,“你说也不知道咋地了,原来一个村里也没有几家敢养猪的啊,去年国家让每家都养猪的时候还怨声载道的,结果今年这窝小猪还没下生呢,就有人跟我订了好几只。咱村的王癞子家,和沈大屁股家都说今年要多养一只,哎呀,我都寻思这一窝要是不够分可咋整,都是乡里乡亲的,卖谁家不卖谁家的都不好。”

  “哈哈,现在人们生活好了,咱们农村虽然没有啥钱,但是咋的手里剩下粮食了,就是没有好的,孬的怎么也有吧。这人啊一吃饱,就想吃肉了。”沈云芳顺着她的话说。

  其实就是这样,要想养猪不难,只要肯出力,开春种它几垄地瓜,夏天的时候在勤快点多搂点猪草,咋也养肥了。

  “可不就是这个理,不过咱是自家人,你要是想养猪,我就是推了别人,也得先可着咱自家人来。”沈大娘拉着她的手保证道。

  “那可真是谢谢大娘了。”沈云芳领情。不管咋说,只要还有肯卖就好。

  “谢啥谢,都是一家人。”沈大娘笑容加深,“云芳啊,那你准备要几只啊?”

  “两只吧。”秋天收上来的地瓜她都没怎么吃,怎么也得有个六七百斤吧,再加上那老些土豆,怎么也能支撑到夏天,那时候她的蚯蚓养殖就能成气候,饲料什么的应该能接上。

  “两只啊,那还真不好办,哎,要不我把我娘家那村的也推了吧。”沈大娘一副为难的样子。

  “不用,大娘,要是为难你就给我一只也行,我自己养两只也确实有些困难。”看这她那样有些犯膈应,你说你想卖你就好好说,干啥整那出啊,还非得自己求着她才行啊。

  沈大娘脸上一僵,没想到这孩子不按套路说话,“不为难,不为难,咱都是实在亲戚,我咋也得让你满意了。”

  “别的啊,大娘,我说买两只也是强买的,就我这家境,就是养一只也是勉强啊,这样更好,我买一只,你把另一只卖给你娘家那村去,还不用得罪人,咱皆大欢喜了。”沈云芳笑着说道,心里却偷乐,她敢保证,她大娘的小猪仔是卖不出去了,碰到她这样的卖家她就应该偷笑去了,却还在这跟她装,有意思吗。

  沈大娘的脸上变了变,随后还是缓下语气,有些愁苦的跟沈云芳说道:“哎,云芳,不瞒你说,大娘从心里就是不想把小猪仔卖给我娘家那边的人,你不知道,那个人家里穷的都要光腚了,我要是把猪仔给他还得赊账,你说说,我这一年养个老母猪容易吗,就靠着卖几个猪仔赚点呢,要是这钱以后要不回来,我这不是亏了吗,所以大娘一听你说要买,我从心眼里就想卖给你。”

  不管沈大娘说的是真还是假,沈云芳觉得到这就差不多了,毕竟自己是真想买猪仔。

  “这样啊,那大娘,猪仔怎么个卖法啊?”

  沈大娘听她打听价钱,知道有戏,又堆上满脸笑,“我家这几个猪仔养的都可好了,刚一个月就二十多斤了,别人我都是一斤五毛的往出卖,云芳你要是买的话,两只二十五我就给你。”

  “这么贵啊?”沈云芳也不知道这个价格是便宜还是贵,只是习惯性的说贵,澳门赌博网站:这样接着就好砍价了。

  “不贵,真不贵,这就是看都是实在亲戚才这个价的,要是外人,那就丁是丁卯是卯,称多少就是多少,我都不带给抹个零头的。”沈大娘鼓动她那三寸不烂之舌,劝沈云芳掏钱。

  这话沈云芳信,以她大娘的为人,只能多要不可能少要。

  “大娘我不是说那意思,是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了。”

  “那你有多少?”沈大娘有些着急。

  “就二十四了。”沈云芳摊了摊手。

  差一块啊!

  “行,你就先拿二十四吧,差那一块钱,你就先欠着,啥时候有啥时候还我就行,大娘相信你。我走了,一会儿就把猪给你抓来啊,你把钱准备好,可不能再少了。”沈大娘一拍大腿下了狠心,边说就边往外走,等话说完,人都走出门了。

  沈云芳差点栽倒,这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