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十九章 我的老母鸡呢?
  下午下工锣声响起的时候,沈云芳已经给挤了两遍羊奶了,她把挤出来的羊奶都倒到了新买的大缸里。中午的时候她就寻思用啥装羊奶,最后决定还是直接用最大的家把式,所以中午她就把大缸刷了,顺便消毒,那些新买的坛子也都顺便弄干净了。

  把羊赶回羊圈之后,她又留下打扫了羊圈和牛棚的卫生。

  完事后看了看天色,饭点过去了,这时候去应该不能招人嫌。

  “大爷,大娘在家不?”进了院,沈云芳就大声喊道。

  “吃闲饭的人又来了,不过这次可不巧了,我们已经吃完饭了,一点没剩。”屋里的沈云秀一听到沈云芳的声音,身上就像是装了发条一样,立马进入战斗状态,最先推门出来,就和院子里的沈云芳对上了。

  沈云芳无语了,她是咋的都没好了,就怕赶上饭点让人以为来蹭饭呢,才特意挑的这个点,结果大门还没进呢,就让人损的一通,你说她冤不冤。

  “说啥呢,不会说话就给我进屋待着去。云芳来了啊,进屋。”沈大爷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哎呀,你发什么火,孩子不懂事慢慢教就行了,这么大孩子,哪还能像你这么没头没脸的骂。”这是沈大娘的声音。

  沈云芳似笑非笑的看着堵着门不乐意走的沈云秀,直接大声喊道:“大爷,我就不进去了,我来是想把家里的鸡抓回去。你看看是大娘去抓,还是我自己动手啊。”跟这样的小姑娘斗有些幼稚了。

  “我昨个还想着让你二哥给你送回去呢,你别动手了,让你大娘给你抓。”沈业清从屋里出来,就看到堵着门的姑娘,瞪了一眼后,这才和沈云芳说道。

  “老婆子赶紧出来给云芳抓鸡。”沈大爷朝着屋里喊道。

  “哎,来了。”沈大娘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呵呵,云芳来了。”

  “哎,大娘,我就是来拿鸡的,这些天可辛苦你了,等野菜出来了,我给你多挖点野菜。”沈云芳哪好意思让人家白帮着自己养鸡啊。

  “用不着,又不是光给你养鸡,家里也养鸡,一捎就都喂了,不费事。”沈大爷不占小辈的便宜。

  “还愣着干啥,赶紧的给云芳抓鸡去。”

  “哎、哎,你等着啊,我给你抓去。”沈大娘脸色有些不好看。

  沈云秀这个时候悄没声的就溜回屋了。

  沈云芳就站在门口和沈业清唠嗑,不大一会儿功夫,就看沈大娘一手拎着两只被绑了脚的老母鸡过来了。

  沈云芳很是自然的伸手接了过来。

  “你去给云芳拿几个鸡蛋。”沈大爷吩咐道。

  “哎,行,我这就去。”沈大娘把手里的鸡交到沈云芳手里后,赶紧的就往屋里去。

  沈大爷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家老婆子,这老婆子吃错药了吧,咋今天这么好说话。

  他还寻思得墨迹几句呢。

  “云芳啊,在这拿几个鸡蛋回家好好补补,你别嫌少啊。”沈大娘用个小竹筐装了六个鸡蛋,拎了出来。

  “大娘,这鸡好像不对啊。”沈云芳低头看着自己手里倒提着的四只鸡,然后不太确定的把鸡放到了地上,仔细看了起来。

  沈大娘站在旁边有些不自然。

  “大娘,你是不是给我抓错了,我家是四只母鸡,你看你给我抓了一只公鸡。”沈云芳终于看出哪不对劲了,自己家是四只母鸡,大娘给自己抓的是三只母鸡一只公鸡,那三只母鸡,她一打眼就能看出是自己家的,那只公鸡绝对不是。不可能一个月不见就变性了吧。

  “哎呦,你瞅我,刚刚我就想跟你说了。”沈大娘脸上有些讪讪的,在沈大爷的瞪视、沈云芳的注视下解释道:“老头子,是这么回事,前两天秀她姥姥不是过来一趟吗,我就寻思老太太年巴儿也不来一回,好不容易过来一趟,我这当闺女的怎么也得给做点好吃的,我跟你说要杀只鸡,你不也同意了吗。”

  沈业清也想起这事,不过这跟云芳家的鸡有啥关系,“说正经的。”

  “呵呵,我这一说杀鸡,秀那死孩子就高兴的非说她去给她姥杀鸡。哎,也不怪孩子,年巴儿也吃不到点肉星,一听说有肉吃都高兴的没法没法的了。我在厨房就耽误一会儿,那死丫头在后院已经把鸡脖子拧了,等拎到前面我一看,才看出秀她不小心抓错了,把云芳家的老母鸡当成咱家的鸡给杀了,你说说这事闹的。”沈大娘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沈云芳没吱声,说一千道一万,就是把她家的母鸡给杀了吃肉了呗。

  “都是你给惯的,连是不是自己家鸡都认不出来,还能干点啥。”这个时候的人眼睛都贼,一群母鸡在一起走,一眼都能看出哪只是自己家的,哪有认不出自己家鸡的。

  “哎呀,我也骂过她了,但是鸡都杀了,就是打死她也没用啊,我就寻思把咱家的鸡给云芳一只就完事了。”沈大娘歉意的看着沈云芳,“云芳啊,都是你秀姐不对,但你们可是亲姐妹,可不兴生你姐气啊。”

  这不是问题的重点好不好,沈云芳气乐了。怪不得那么痛快的就给自己拿鸡蛋了,原来在着等着她呢。

  其实吧她还真的想要一只公鸡,要想发展养鸡事业,光有母鸡是不行的,必须有个公鸡才能以后有小鸡不是。不过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人家给算计了,她怎么就这么闹心呢。

  她不说话,就看大爷怎么说吧。

  “恩,陪给云芳一只鸡是对的,谁家养大一只鸡都不容易,全等着鸡屁股里攒几个钱呢。”

  “用公鸡陪我一只母鸡?”沈云芳这话像是自言自语,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另两人听个真亮。

  沈大爷这才察觉不妥,“你个老婆子,咋拿公鸡给云芳呢,去,抓一只当年的小母鸡过来。”

  沈大娘听了这个心疼啊,去年春刚养大的小母鸡,今年开春就能下蛋,这要是给出去,心疼死了。

  沈大爷看沈大娘在那墨迹不去,心里的火气就来了,这不是把脸都丢到侄女面前去了吗。

  “我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

  “哎呀,大爷别生气,我不要小母鸡,我家就缺个公鸡打鸣呢。”沈云芳赶紧的去拦着沈大爷。

  “你别管,大爷当初说了给你看鸡,就不能给你看丢了,公鸡和母鸡那能一样吗,老婆子你给我赶紧的去,在墨迹小心我拿鞋底子抽你。”沈大爷色厉内荏的对着沈大娘就去了。

  这个时候的农村,男人打老婆的事有的是。沈家还算好的,一般时候都是沈大娘说的算,但是有的时候也挨打。

  沈大娘瑟缩了一下,不过想到自己的小母鸡她还是坚强的站着没动。

  “爹,你干啥要打我娘,错是我犯的,你要打打我。”始终在屋里听墙角的沈云秀忍不住跑了出来扑到了她娘身上,哭的稀里哗啦的。

  “爹,有啥事咱好好说。”沈志文也出来溜边。

  至于沈志杰两口子始终没见到人影。

  “我还跑了你了,这么大的丫头,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沈大爷说着就把大手举起来了。

  “你高兴了吧,都是因为你,我告诉你,今天我要是挨打了,你也别想好。”沈云秀仇恨的看着沈云芳。

  沈云芳在旁边一耷拉眼皮,原本想上前拉着的手也放了下来,自己这是咋地都讨不着好,那还是别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