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十八章 新老交替
  她一点都没有自己是女孩子,不能上主桌的意识,原来她一家就三口,不管家里谁来都是一个桌吃饭的。

  不像东北农村这么多讲究,什么来妾了,女人孩子都不能上桌。

  沈云芳端着碗筷来到炕桌前,跟着二堂哥挤了挤,坐了下来。

  然后就是在沈老大和沈老二的询问中,挑能说的说了些县里面的事情。

  当然大力的把沈云凤的婆家夸奖了一通,大家都乐呵一下就完事了。

  沈云芳则津津有味的听着几个堂哥在说着过年的时候,去娃山水库冬捕的事情。

  这顿饭就在这友好的气氛中吃完了。

  当沈二伯一家要走的时候,还出现了点小插曲。

  二大娘背着人把沈云芳拉到了一边,小声的问道:“你凤姐不是给你八块钱十斤粮票吃饭吗,你还剩没剩下点?”她对于姑娘给出的这些钱老心疼了,还想从侄女这抠出来点,她可不相信一个小丫头一个月就把这些钱都吃没了。

  “哪还有剩啊,二大娘,那些还不够吃呢,你看看这一个月给我饿的。”沈云芳摸着自己的小脸说道。

  二大娘打量了下沈云芳,一点没看出瘦来。“云芳啊,你手里要是有剩的钱或者粮票,你就给二大娘吧,这样以后你凤姐那要是再缺人我还让你去。”

  这可真是骗小孩呢。

  “二大娘真没有了。”

  从沈大爷家出来,沈云芳直接就去了王大娘家,家里人都在,她进屋聊了两句,就抱着自己的新棉被回了自己家。

  下午大爷放了她的假,从明天开始她就要开始上工了,虽然现在还没有青草,但是羊在圈里卷了一冬天了,该带出去动动了。

  二大娘王月玲一回家就对着沈老二开始骂了起来,“你看看你那个侄女,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去给咱家凤帮个忙还要了那老些钱,我看就不是个好玩意。”

  还不解气,又说了一句:“你们老沈家就没有一个好玩意。”

  二大爷当没听到,自己喝的晕晕乎乎的,躺倒炕上就哼起了小曲。

  沈老二就这性子,不温不火,你说啥他也不跟你辩白,不过你要是想听他一句回应也是不可能的。

  这么多年了,二大娘当然知道自己家老头子的性子,也没管他,自己嘀嘀咕咕的磨叨个不停。

  这个时候沈大娘也和自己家老头说这个事,“我听她二婶说,凤这个月给了云芳十三块钱和十斤粮票呢。”

  “这么多?”不是说好五元的吗?沈大爷挺惊讶的。

  “他二婶说了,云芳这孩子一点都没有表面上看的老实,去了凤那就开口要钱,不给都不行,凤看在都是亲戚的份上也就给了。”

  沈大爷想了一会儿,说道:“你别听老二媳妇的,她嘴里还有个准话啊,我看云芳不是那样的人。”

  沈大娘撇了撇嘴,她也知道老二媳妇的话不能全信,但是云芳那孩子一个月挣了十三块钱的事肯定还是有的,那钱可不少啊。

  再说沈二姑家。

  “娘,我想吃糖。”赵鹏在沈二姑跟前转悠。

  “哎呀,你这破孩子,我上哪给你整糖去,你给我消停的,要不我让你爹揍你。”沈二姑被磨得不行了。

  “云芳姐从县里回来了,肯定能买糖,你去给我要几块呗。”赵鹏说道。

  “哦,你云芳姐回来了?”沈二姑还真不知道,她今天没去上工,“那你就自己去要呗,她还能不给你啊。”

  “她就是没给我,我刚才都去她跟前转悠好几圈了,她也没理我。”赵鹏说的这个委屈啊。

  “啥,她敢不给你。”沈二姑听了立马就炸毛了,不过想想又冷静了下来,那孩子穷的都吃不起饭了,估计也没买糖回来,“行了行了,等下个集,娘给你买糖吃。”

  沈云芳回到家后,也没休息上,毕竟一个月家里没人,炕上灶台都凉哇哇的,没个人气,她咋也得把炕点着,把家里弄暖和了,才能躺炕上休息一会儿啊。

  歇完午觉从炕上起来,都要到傍晚了,中午吃的多,她也没感觉到饿,还是先干活再说。

  她先是把西屋打扫了一下,地上的土让她都给清了出去,然后把木架子摆在地当中。一共三层,她打算一二层用木箱种蔬菜,第三层放菌棒养蘑菇用。屋子不大,两个木架子就放满了。

  把架子摆好,她在门口的小凳上坐下,从空间里拿出一个木箱来,都是李红军给做的,手艺很不错,宽大概八十公分,长一米三四,高就只有三十公分左右。

  她从空间里拿出没用过的黑土,这个肥力足,就不用额外加肥料了。

  用小耙子把木箱里的土都敲碎耙平,然后把韭菜根按顺序栽了进去。

  载好一箱她就浇点水,然后搬到西屋的架子上放着。

  就这样她一箱一箱的栽,直到天漆黑了,她才把所有的韭菜根都栽好,一共七个箱子,一个架子两层只能放六个箱子,西屋还能再放五个木箱子。

  她暂时还没想好要种什么,就先放着,等以后再种也一样。

  她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赶紧把让薛佳龙给弄来的温度计拿出来,直接挂到了木头架子的一个凸起上。有了这个,以后就好控制温度了。

  然后她又给坛子里蜗居多月的蚯蚓挪了窝,炕上并排摆着三个木箱,一个装成年蚯蚓,一个装小蚯蚓,一个装蚯蚓卵,洒上水就算完事。

  第二天,她早早的起床准备拌鸡食的时候,这才发现昨天去大爷家,忘了把自己家的几只鸡拿回来。今天得想着去大爷家把鸡拿回来。

  忙忙碌碌一早上,等听到上工的锣声时才用刚买的锁头锁了大门,施施然的往生产队去。

  到了生产队,却发现了意外的惊喜。

  原本她的小队伍里的十五只羊过年的时候杀了六只上交给国家两只,就剩下七只了,没有想到她就出去一个月,羊圈里居然多了八只小羊。

  原本的羊群里有六只怀孕的母羊,她这个小羊倌居然没有发现,真是失职啊失职。

  不过……

  沈云芳转了转眼珠,今天她就有羊奶喝了。

  这个时候的人都不爱喝羊奶,因为羊奶自带一种膻味,一般人喝不惯。

  但是对于沈云芳来说,这却是好东西,她一点都不嫌膻。

  带着羊群上山之后,确定附近没有人,她就开始拉过正在哺乳期的母羊挤羊奶。

  开始母羊还不太配合,把她弄得满头是汗,可能是嫌弃她粗手粗脚的,把它弄疼了,不过多尝试了几次之后,她也找到了诀窍。

  终于成功的挤出了一小盆鲜羊奶。

  把盆子收到空间里之后,又找出个空盆,召唤过来另一只羊妈妈,让它也贡献了一小盆,,直到把几只羊妈妈都光顾了一下,这才算完事。

  沈云芳坐在小登上擦了把汗,这活看着简单,其实不然啊,很有技术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