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十四章 记得给我写信
  “这个放衣服里,要是路上饿了吃点,也不凉。”沈云芳唠唠叨叨的说着。

  把一个铝饭盒塞到他的军大衣里面,军大衣里面有个兜,挺大的,装饭盒刚刚好。

  李红军知道那里面放的是四个被压扁了的饭团,里面还夹着酸菜馅。

  “这个放兜里就行,你走一路估计得凉透了,等到了火车上,你放开水炉上热一会儿在吃。”沈云芳又拿出一个铝饭盒放到他的军挎包里。

  那里面是卤好的猪心和猪肝。沈云芳给切的薄薄的,码在了饭盒里。

  “嗯,我知道了。”李红军心里甜丝丝的,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要是带的不够吃,你到火车上就自己买点,别不舍得花钱。”沈云芳继续唠叨,“对了你有粮票不,我给你拿点。”

  李红军拉住要去拿粮票的女孩,“不用了,火车上买东西不用粮票。”

  “哦,这么好。那行,你、你一路小心。”沈云芳被他拉的脸又红了。

  她又想起早上两个人相拥而眠的场景,确切的说,是她钻到人家怀里去了。

  “放心,我没事,到是你,照顾好自己,有困难不要自己扛着,给我写信,或者去找你大爷想办法。”李红军也忍不住开始啰嗦起来,心里想着肯定是受她影响。

  想到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是真有什么急事,还得指望身边的亲戚啊。

  “我走了,记得给我写信,明年过年来部队看我。还有这些钱,你收着,我这次回家除了来回花用,就剩下这些了,你平时自己在家别苦着自己,想吃啥就去买点。”李红军从兜里掏出一把钱来,一股脑的都塞到了沈云芳的兜里,然后拉开收购站的院门就走了出去。

  沈云芳没想到他会给自己留钱,站在那傻愣愣的,忽然没来由的心里生出了一丝不舍。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以后队里分的粮食,你谁也不用给,我爹娘那你也不用给,要孝顺有我呢,你就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行。”李红军走出几步了,才想起还有这事没说呢,赶紧走回来郑重交代几句。

  想到他从家里出来时,他娘追出来骂他有了媳妇忘了娘心里就堵得慌。他就不是那样人,要不这些年也不能月月给家里邮十元钱孝敬爹娘。这次他娘和大哥做的这事,确实让他挺寒心的。

  “就是你爹娘亲自管我要我也不给?”沈云芳挑眉,她是知道这个时候的人的,为了个好名声,很多儿子媳妇的啥委屈都能受,愚孝的不得了。

  “不给。我家兄弟好几个,挣得足够他们嚼用的了,你就顾好你自己就行。”李红军看看她瘦弱的小身体,哪可能让她把辛苦挣来的那点粮食都填补他们家啊。

  何况家里的情况也不是过不下去,就不说家里那么多劳动力,每年挣得公分都够家里吃喝的了,就是他也每个月给家里汇过去十元钱,他们咋可能就差未来儿媳妇这百十斤大米啊。

  沈云芳惊讶了,自己是不会愚孝的,李红军能跟她步调一致真是挺惊讶的。

  “我真的得走了,记得给我写信,过年去看我啊。”李红军又交代一遍,这才转头大步往车站走去。

  原本她之于他就是个责任,经过两天的相处,他心动了,他开始对于未来的生活有了期待,还没有真正的离开就开始了想念。那灵动的双眼,那多变的小表情……

  沈云芳直到看不到人了,这才关上院门,可是一整个早上,她都提不起劲头来,干什么都蔫蔫的。她应该是得了离群综合症,从有人聊天到就孤单一个人,是要个适应的过程的。

  安慰完自己,翻身做起来,她就把兜里的钱拿了出来,一张张的数。

  李红军临走给她一共扔了一百二十元钱,沈云芳捧着钱笑眯了眼,这下她的兜兜又鼓鼓的了。腊月二十九的时候,她虽然受了点小惊吓,但是还是挣到钱了的,卖了三十多捆韭菜,二十多棵生菜,因为有讲价的有不讲价的,她也记不太清了,只能最后数了数总数,一共挣了二十八块四毛九,要不说风险与利润是并存的,看着一下就挣了这么多钱,沈云芳立马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可以继续的吗。

  现在所有的钱都加起来,她的身价已经飙升到了一百六十块钱了。

  嗯,她的大米饭断不了流了。想到贡献了这些钱的某人,沈云芳决定抽空去供销社买几个酒坛子,给某人酿点小酒犒劳犒劳。

  是的,沈云芳这两天又点亮了新技能。

  她在仓库里找到了一本关于酿酒的手抄本,繁体字有些潦草不好认,她连猜带蒙的大概看明白了,里面有十六种酿酒方子,大部分都是粮食酿酒,还有几个是果酒方子。

  沈云芳判断应该是哪家的祖传方子,等回盖家屯之后,她可以试验一二。

  有了新目标,下午的时候,沈云芳就正常了。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先是把院子里那些木头箱子和木头架子都收到空间,然后才去仓库继续整理书籍。

  很快就到了正月初八,早上八点半,江蕙准时来上班。

  “小沈啊,过年好啊。”江蕙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

  “江姐过年好。”沈云芳回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来,江姐也没啥给你带的,就家里的几块糖和一点瓜子,粘粘喜气,意思意思啊。”江蕙很会做人,再加上看沈云芳比沈云凤强多了,自然也就亲近了点。这不来上班,想到这小孩子在这一个人过春节,有些于心不忍,临走的时候就抓了把瓜子糖果给带来了。

  “哎呀,江姐你真好,谢谢了。”沈云芳真心实意的笑了。

  两个人在值班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不知怎么的就聊起了沈云芳的未婚夫是个军人,江蕙吃惊的说:“那咱俩可真是有缘分,我家那口子原来也是当兵的,这几年刚转业回来。”

  沈云芳这才知道,原来这个江姐的背景也很深啊。

  她爱人三年前从部队转业下来,进了县武装部,混了这几年也当上了领导。

  两个人一个曾经当过军嫂,一个将要当军嫂,使得两个人的关系更热乎了些。

  到中午的时候,沈云芳做饭直接就把江蕙的给带出来了,还让她以后别带饭了,不管咋说剩的也没有现做的好吃。虽然沈云芳已经没有啥好吃的了。

  这两天,她基本上都是给李红军做的大米饭,空间里的那点存货也吃的七七八八了,所以她能拿出来的也就窝窝头了。

  江蕙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人,也没嫌弃,直说明天她带粮来,沈云芳负责做就好。

  就这样,两个人关系是越处越进,越处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