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十三章 其实我人挺好
  第二天一大早,沈云芳还是早早就醒了,睁开眼睛,发现昨晚应该跟她分享一张炕的那个男人不见了,而自己却越过了自己定的三八线,睡到了另一头。

  沈云芳一脸的黑线,她平时的睡姿挺好的,咋看到个男的就控制不住了呢,她把头埋在被窝里好一会儿,心里不停地唾弃自己。

  好不容易自我安慰,整张炕都是她的,她想睡哪就睡哪,爬起床,发现炉子被人捅过了,屋里很暖和,炉子上还坐了盆水。

  就着温水简单的洗漱过后,就推门走了出去,她可不是找人去了,她只是想去后院打点水做早饭。

  还没走到后院,就听后面乒乒乓乓的声音,这家伙起的可够早了。

  “你要用水啊,我早上已经烧了一壶了,暖水瓶里是满的,水壶里也有一壶,这水凉,你去用那个去。”李红军正在和一堆木头奋斗,就看到自己未来小媳妇过来准备打井水。这个天气井水冰凉刺骨,他赶紧出声提醒。

  同床共枕过之后,今天早上起来他就把心里的“那个女人”变成了未来小媳妇。

  沈云芳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立马松手,站起来瞪了李红军一眼,“干你的活得了,哪都有你。”然后一扭身脸色微红的往屋子走。

  李红军看着她的背影咧了咧嘴,这可能就是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就那豆芽菜似的小女孩,他居然看出了白眼的风情。

  这一天时间,两个人还是各干各的,李红军一天的时间,用昨天整理出来的材料,做出来二十二个大小一样的木头箱子,最后还加紧赶制出了沈云芳临时让做的木头架子。

  沈云芳还是整理书籍,吃晚饭的时候,李红军主动说了,他明天早上坐八点的客车走,沈云芳就有些坐不住了。

  不管咋说,那是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夫,大过年的,人家家都不回,在这帮自己干活,而且还给自己那么大的惊喜,可以说算是不贪财不好色了,是人民群众的好子弟兵,她作为拥军爱军的好老百姓,咋也得表示表示。

  沈云芳在心里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就开始忙活起来,人明天走,咋不得给准备点吃的路上带着吃啊。

  有啥是能带的?沈云芳考虑了一下,面是没了,昨天都贴大饼子吃了,空间里就只有大米能拿得出手。她一拍大腿决定就蒸米饭做饭团,在卤点猪心猪肝什么的,也就差不多了。

  想好就做,李红军在后院忙活,她就在屋里折腾开了,等晚上睡觉之前,基本上都已经做好了,一整个猪心和猪肝一节肥肠都泡在卤汁里,明天早上捞出来就更入味了。

  李红军回到屋里闻到香味,看到锅里的东西,咽了咽口水,小声的嘀咕:“这要是在整二两小酒就没治了。”

  沈云芳挑了挑眉,这还是个酒鬼呢。

  “哪来的?”李红军指了指锅。

  “年二十八,队里杀猪分的。”这些都有出处。

  “你就分了这些。”李红军眼神有些危险,这些都是别人不爱要的,谁家分肉不抢肥膘啊,自己家小媳妇不是受欺负了吧。

  “嗯,我就喜欢吃这些旮旯鼓秋的东西,我不爱吃肥肉。”现在人还处在吃饱阶段,她已经狂奔到吃好那个层面上去了。

  李红军盯着她瞧,想看看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放哪了,我咋没看见?”李红军叹了口气,算了,以后有他罩着,看谁敢欺负到头上来。

  “就门口那堆雪里埋着了。”沈云芳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哎呀,你一个老爷们家家的,管那些干啥。睡觉。”

  李红军听了她的话非但不生气,心里还甜滋滋的,自己这老爷子和她这个小媳妇可不就是天生的一对吗。

  两个人背对背的躺在一张炕上。

  李红军听着另一个呼吸,知道她还没睡觉,想着明天自己就走了,咋也得把事弄明白,“你为啥不给我回信了?”

  “什么?”沈云芳也在想自己的心事,冷不丁听他这么问,有些没反应过来。

  李红军转了个身,面对沈云芳,说道:“你三个月没给我回信了,我担心你有啥事,所以才求团长把假让给我的。”

  “哦,澳门赌博网站:那什么,我那是不知道跟你写什么,我也没干啥。”沈云芳有些心虚的说道。

  自从沈云芳老娘去了以后,李红军就一个月一封信的往回邮,沈云芳也会每个月寄出去一封回信。

  这几个月沈云芳不给回信第一是觉得没啥写的,自己干的那些事不足以为外人道也,第二就是怕露馅,毕竟她是穿越来的,要是一个不好,让人发现换了芯子就不好了,所以她不得不防。

  “就写写你平时干什么了就行。”政委可是说了,像他们这样两地分居的,必须要定期写信做思想汇报,这样才有利于安定团结。

  沈云芳没吱声。

  “我今年把假休了,明年过年可能就没有假期了。”李红军语气平淡。

  怎么听着有些幽怨呢,“知道了,我回信行了吧。”语气有些烦躁。

  李红军无声的笑了。

  “明年我没有假期,等后年我回来,咱俩就把事办了。”陈述句。

  沈云芳听懂了,赶紧转过身来,喊道:“我今年是十五,满打满算十六,明年十七,后面才十八。”

  那语气,像是控诉他摧残祖国花朵一样。

  “十八不小了,有的十八都抱上孩子了。”李红军在被子里悄悄的拉上了对面正焦躁的那个女孩的小手。

  “那是别人,我可不那么早结婚,我还想……还想……”沈云芳及时刹车,差点想把高考的事说出来。

  她都算好了,今年十五,等七七年恢复高考的时候,她也才二十,去念个大学也不晚,等大学毕业了,她到哪都是国家的栋梁,混个二三十年的,不是教授级别就是专家级别,总之就是差不了。

  “还想什么?”李红军语气有些冷,“你要知道军婚是受国家保护的。”

  “我又没嫁给你,算什么军婚啊。”沈云芳在黑夜里翻了个白眼。

  “订婚了就算一家人了,要不我为啥能跟你现在就睡一个炕头上,你明白不?”李红军差点没咬牙切齿。他从没想过这个女孩会有不想结婚的想法,两个人已经订婚这么多年了,虽然彼此没有什么接触,但是订婚了就是订婚了,这是一种责任。

  “你要是不嫁给我,你就是在耍流氓,我完全可以去举报你,你知道流氓罪的下场吗?”李红军危险的说道。

  “你威胁我?”沈云芳也不高兴了,这说着说着怎么还变味了。

  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不是,我不是威胁你,而是在提醒你,你以后会是一名军嫂,你要有这份思想觉悟。”

  沈云芳撇了撇嘴,那些能当饭吃怎么的。

  “嫁给我不好吗,其实我这人挺好的,你和我接触不多,可能还体会不到。我跟你说啊,我这人很有责任感,你应该能信得过一个优秀军人的承诺,只要你嫁给了我,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一定照顾好你,夏天我用宽广的肩膀给你遮风挡雨,冬天就用火热的身体给你暖被窝……”李红军脸红的不行了,但是还是力持镇定的把从手底下小战士那里偷看来的情话说了出来。

  沈云芳也被他说的面红耳赤,“行了行了,你可别肉麻了。说,这些话都是哪学来的,你去当兵就学会这些了?”

  “底下有个小兵说,女孩子最喜欢听这样的话了。”李红军紧了紧抓着她的那只手,要不怕控制不住捂脸,自己好像犯傻了。

  “哼哼哼。”沈云芳哼哼了几声,她就觉得那些话肯定不是这个木头能想出来的,原来是借用啊。“不说别人的,你自己咋想的?”

  “等以后,我负责挣钱养家,咱家钱都你收着……”

  “还有呢?”

  “只要我在家,家务活我都包了。”

  “还有呢?”

  “以后我不让你受一点气,要是谁敢欺负你,我揍不死他。”

  “……还有呢……”

  ……

  这一晚上,两个原本陌生的人,就这么奇怪的躺在一个被窝,讨论着以后结婚了之后要怎么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