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十二章 你敢乱动我挠你
  晚上七点两个人才吃上了晚饭,吃完饭后,沈云芳洗碗。把东西都收拾好后,两个人坐在同一个屋子里,沈云芳觉得很是不自在,不得不找点话题。

  “对了,刚刚那盒首饰,咱俩分了吧,都我一个人拿你太吃亏了。”沈云芳想起来这件事。

  刚刚李红军一个人去后院干活的时候,她就在琢磨这事。自己要是全搂下好像有些不仁义啊,东西是人家发现的,自己就看了看就全密下了,她咋想咋心虚。所以就想着要是不行就分给他几件意思意思。

  沈云芳说着就脱了鞋往炕上盘腿一坐,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把那个首饰盒拿了出来,冲着还直愣愣坐着的男人招了招手。

  李红军闭了闭眼睛,这个女人实在是可以了。

  他起身走到炕边,也学着她的样子,把脚上的鞋脱掉,然后盘腿和她坐了个对面。

  然后他那漏了大脚趾,已经伤痕累累的袜子就这么毫无遮拦的展现在了沈云芳面前。

  沈云芳抬头看了看对面的男人,突然发现他好像脸红了,不能吧?

  李红军绷着脸,故意把脚往前递了递,然后大言不惭的说道:“这是艰苦朴素懂不懂?”

  沈云芳噗嗤笑了出来,“懂,我懂。”

  李红军被笑的脸更红了,他回来的时候袜子都是补好的,不过他今天走的太多了,就把袜子又顶破了,他也没办法啊。

  沈云芳不敢笑太长时间,怕对面的男人面子薄在翻脸,赶紧的整了整表情,一派认真的把首饰盒里的首饰一件一件的摆在了炕上,一共六件首饰,两个镯子,一个满绿,一个成色稍微差点,还有一个弥勒佛样的吊坠,一对水滴样式的耳环,两个平安扣。

  她把那个成色差点的镯子推到李红军面前,那个满绿的当然得自己留着。两个平安扣一人一个。就是吊坠和耳环有些不好选择。

  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选了那个吊坠,主要是这个吊坠用料比那对耳环多,应该更值钱一些。

  李红军就这么要笑不笑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在那分赃。看她那纠结的小脸,不知道为啥,咋看咋觉得稀罕。

  “这些是我的,这些是你的,自己收好啊,要是丢了我可不管。”沈云芳心里都要滴血了,但是面上还强装着风轻云淡。

  其实她那小表情早就被对面的侦察兵一点不差的都看到了眼里。

  李红军一脸淡定的把身前的几件翡翠首饰又推回到了沈云芳的面前。

  “怎么的?你不同意?”沈云芳以为他不满意这么分配呢。

  “不是。不用分,都是你的。”李红军一件一件捡起来放到沈云芳的首饰盒里,“你是我未来媳妇,我的就是你的。”

  不知怎么的,沈云芳被他说的满脸通红,她这是被人调戏了吗,同时也是被威胁了是吗?

  要是自己接下来,是不是就是说以后自己就得嫁给他啊,要不不接……那不可能。

  最后那些首饰又都重新回到了沈云芳的首饰盒里。

  沈云芳看着盘腿坐在她对面的男人,又浑身不自在起来。

  她故意看了看天色,其实窗帘都已经被拉上了,她根本就看不见,“时候不早了,要不你想去车站那看看?”

  李红军看了看她,点头说道:“行。”说完就下炕穿鞋,然后拿着椅子上的军大衣穿了起来。

  沈云芳也跟着下地,咋也得送送。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屋子,外面又下起了雪,一片片的,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沈云芳看了看前面男人身上的雪片子,咬了咬嘴唇。

  李红军打开废品站的院门,回头跟后面的沈云芳说道:“你晚上把门关好,谁叫门也别给开,我先走了,明天早上再来。”说完深深看了沈云芳一眼,转身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沈云芳看李红军的背影,想着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汽车站那里肯定没有几个人,那候车室的温度和外面的温度也差不到哪去……

  “要不你就走了,晚上就在这对付一宿吧。”最后沈云芳还是心软了,哎,毕竟人家是来看自己的,还给自己干活,还给自己捡了那么值钱的漏,就这样让人家去车站冻一宿也不是待客之道啊。

  沈云芳心里安慰着自己。

  几乎是离开、马上的,还在往前走的李红军就转过了头,冲着沈云芳微微扯了下嘴角,算是笑了,“那也行,我就在这对付一宿吧。”

  然后几步就走了回来,拉着呆愣的沈云芳进了院子,当啷一声把大门又关上了,然后一路拉着她进了温暖的屋子。

  沈云芳这时才回过神来,她怎么感觉自己被人算计了呢。她狐疑的看着李红军,他已经恢复了严肃。

  算了,不想了,话都已经说出去了,看那个自动自觉脱大衣的人,现在想反悔估计已经晚了。

  沈云芳看了看,屋里就一张炕,一共也没多大,有一米三差不多,睡不下他们两个大人的,在看看地面,泥土地,自己就一床被褥,也没法借他打地铺啊。

  “这也没地方给你睡啊。”沈云芳犯愁了,刚刚真是太冲动了。

  李红军扫了一眼屋子,然后就说:“你睡炕,我在桌子上对付一宿就行。”他说着就走到靠墙的桌子前,弯身把桌子上的盆子碗啥的都放到了地上,然后他拿着自己穿来的军大衣,往身上一披,一抬腿就坐到了桌子上。

  桌子立马发出抗议的吱呀声,当李红军躺下的时候,桌子不堪忍受的吱呀了好几声。

  沈云芳看着都替那张桌子着急,让他一躺,桌子不能半夜散架了吧。

  不过没办法了,他说能对付就能对付吧。

  不早了,两个人也没什么话说,沈云芳提议,要不就洗漱睡觉吧。

  关灯之后,沈云芳和衣躺下,可能是知道屋子里有个男人,她反而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的在炕上烙饼,听着那个桌子一会儿吱呀一声一会儿吱呀一声,烦死人了。

  “你就不能不乱动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沈云芳烦躁的喊道。

  那边吱呀声立马消失。

  沈云芳非但没有觉得舒坦,反而心里更加的狂躁。

  最后实在受不了了,腾地一下从炕上坐了起来,“我告诉你啊,上炕上来睡倒是行,不过你要是敢乱动,看我不挠你的。”

  李红军在黑夜里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然后动作迅速的从桌子上下来,一下就仰躺在了炕上。

  沈云芳又往炕里面靠了靠,这个炕本来就小,她就是在往里靠也空不出多大地方。

  她想了想,从身下把炕被都拽了出来,然后拿一头搭到了李红军的身上。

  沈云芳把他身上披着的军大衣团吧团吧放到了两个人的中间,然后狠叨叨的说道:“我可告诉你,虽然让你上炕了,但是你要是敢超过这个界限,看我不挠你的。”

  “嗯。”李红军算是答应了,不过心里却想,要是你自己过界,那可不愿我了。

  沈云芳还以为离自己这么近有个男人躺着,她肯定睡不着,没想到,不大一会儿她就迷糊过去了。

  听到身边慢慢变得悠长的呼吸,李红军小心翼翼的转过身,面对着沈云芳,在黑暗中就这么看着这个女孩子,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戳了戳她带着农村红的脸蛋,过足了手瘾这才侧着身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