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十九章 未婚夫
  初二到的家,澳门赌博网站:初四一大早李红军就离开了桃树村,无视身后老娘的叫骂声,往盖家屯快步走去。

  三十多里路,他以急行军的速度两个小时就到达了,然后直奔山脚下那个小院而去,看到里面一个人没有他一时有些慌乱,随即马上镇定下来,去了沈大伯家。

  当从沈大伯嘴里知道了沈云芳在哪之后,饭也没吃,水也没喝,又一路疾走往县城而去。

  下午,沈云芳正在仓库里整理书籍,就隐约的听到好像有敲院门的声音,她停下手里的动作,仔细听了听,确定没听错,这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往前院走。

  “来了来了。”心里猜想着,这个时候谁能来这呢?

  结果开了大门后,就看到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军大衣,满脸寒霜的高大兵哥哥。

  “你……你……李……红军……”沈云芳叫的不是很确定。

  “嗯。”李红军答应了一声,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和去年走的时候有点变化。长高了,嗯,好像活泼了点,是不是她娘去的时间长了,她心里的悲伤也少了。

  “你咋回来了。”挺惊讶的,印象里,这个男人不是去当兵,然后年吧不回来一趟吗?

  “放探亲假。”李红军回答的很简便。

  “哦,你咋知道我在这儿?”沈云芳又想起一个问题。

  “我去盖家屯找你了,你大爷说你在这。”李红军转头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头对对面的女孩说道:“咱们要在门口说话吗?”

  “哦,对不起,没注意到,你赶紧进来。”沈云芳这才想起来两个人还在门口呢。

  把人让进了院子,她又哐当一声把院门关上。

  “你从盖家屯走过来的吧,冻坏了吧,来这屋暖和。”沈云芳把人带到自己的小屋里。

  炉子上还炖着酸菜大骨头,从早上炖到现在,屋子里到处都是菜香。

  两个人面对面坐了,沈云芳看对面的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为了不冷场,她只能努力的找话题。

  不过两个人接触不多,不算当初小时候定亲见到了两面,两个人这才算是第二次正式见面,她真的不知道要跟她聊什么,只能问问李红军在部队辛苦不辛苦啊,最近有没有去拉链啊等等。

  显然李红军不是个很好的聊天对象,没个问题都回答的极为简单,碰到一些涉及到军事机密不能回答的问题就闭嘴不说话。

  弄的沈云芳真是无语了,她都挖空心思了,他还这么不配合,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咕咕咕……

  总算找到了话题。

  “你饿了吧,我先给你做点饭垫吧垫吧把。”沈云芳以询问的口气问道。

  这人要是讲究点,自己说要做饭,他就应该起身告辞了,要是真不当自己是外人,自己做饭也算有个事干,也比这么相对无言要好多了吧。

  “嗯,我帮你。”李红军这次答应的快。

  从早上离家开始,到现在都下午了,他是滴水未进,再加上一进屋就被香味勾引着,他现在能这么淡定,也是意志力超群了。

  沈云芳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了,真不客气啊。

  沈云芳不知道,李红军这个人性格比较犟,也有些大男子主义,年轻的时候在村里也因为这个脾气没少挨李老头的揍,也没少吃亏。进了部队后,见的多了,他很是聪明的把自己真实性格隐藏了起来,所以在现在的战友眼里,他就是一个刚毅的、沉稳的军人。

  而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活,让李红军对女人这种生物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所以原来家里给定的亲事,现在来看也未尝不可,都是女人,啥样的上了炕拉了灯不都一样吗。

  去年老丈母娘去世的时候,他回来看了看,也算是两个人长大后初次见面了,说不上看没看上,都那样,不过他看沈云芳挺老实的到是不错,以后自己在军队,媳妇在老家也出不来什么幺蛾子。

  所以回了部队之后,他才会听政委的话,每个月给未婚妻写一封信联络联络感情,算是正式承认了这个婚约。

  他是个负责的男人,所以在信里夹带了五元钱,算是养家了。

  这次回来探亲,知道了自己老娘干的那些事,他很生气,也是怕沈云芳觉得委屈,这才想着分出两天来看看她,安慰安慰的。

  说来说去,李红军就是已经承认了这个未婚妻了,所以现在沈云芳给他干什么他都觉得理所当然的了。

  沈云芳看了看锅里的酸菜和大骨头,想着米饭和馒头都让她放空间里了,这个时候拿出来不是找事呢吗,那吃啥呢?

  “外头还有冻饺子,我给你煮点,你就着这菜吃点行不?”沈云芳看着李红军。

  “行,这个速度快。”还是那么简单。

  沈云芳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的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你去外面拿饺子,出门往左走就能看到。”沈云芳才不让他闲着呢,自己可不是他的小丫头。

  李红军啥也没说,站起来就出门拿饺子去了。

  沈云芳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一个大盘子,把锅里的菜都盛了出来,然后从水壶里到了点温乎水,几下子就把铁锅刷干净了。

  拿起地上的铁钩子,捅了捅炉子里的煤,让火着的旺一些,拿起暖水瓶就往铁锅里倒开水。

  这时候李红军拿着一盖帘的冻饺子也回来了。

  因为水本来就是开的,加上底下的火旺,不多大一会儿,锅里的水就滚开了。

  沈云芳就着李红军的手,把盖帘里的饺子都下到了锅里。

  这下又和李红军都坐下,得,不能相对无言啊,还得聊天啊。

  “放几天假啊?”要看过,所以沈云芳离炉子近,炉火把她原本就有点农村红的小脸给映的红彤彤的。

  李红军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副场景,一时呆了。

  沈云芳没有听到回答,疑惑的抬眼看了过去。

  李红军觉得他的呼吸有些不畅快,对面的女孩的眼神好像是个小勾子,挠的他浑身不自在。

  “咳,七天。”李红军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不对劲。

  “哪天到家的。”沈云芳没发现异常,又低下头看着锅里的水饺,水翻滚着,她拿起旁边一个盆,往里倒了些凉水。

  “初二。”李红军平复了下自己的呼气,又抬眼看了过去。

  果然,还是那个豆芽菜的小姑娘,很平凡很普通,怎么可能那、那么动人,肯定是自己看差了。

  沈云芳根本就不知道李红军的这番心里活动,否者肯定拿着手里的勺子抽过去了,滚你丫的,姐姐就是美女,姐姐就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