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十八章 生气
  草草吃完饭后,把出嫁的大姑娘一家打发走后,李家的几个重要人物这才又重新坐在了老两口的炕上。

  李红军黑着脸坐在板凳上,等着有人给他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旺才盘腿坐在炕上手里拿着烟锅子也是一脸严肃,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事。

  旁边邱淑萍看着大儿媳妇,想让她说话,不过可不是傻的,那些粮食也不是她一个人吃的,主意也不是她出的,粮更不是她扛回来的,她干啥要出来得罪二叔子啊,所以她就当没看到婆婆的殷切眼神,摸着微微凸起的肚子,头一低当没事人。

  而具体的实施者李家大哥李红星同志则耷拉着脑袋坐在一边,一眼也不敢看自己兄弟。

  “说说吧,到底是咋回事?”李旺才敲了敲炕沿语气平缓的说道。

  但是家里人都知道这是李旺才发火的前兆,他说话越平静就是越生气。

  邱淑萍看了看自己奸猾的大儿媳,看看自己窝囊费的大儿子,低头抿了抿头发,到真章的一个都指望不是。

  “也没咋回事,秋天的时候你不是身子不大好吗,我寻思你就爱吃大米饭,咱们村里还分不了几斤,我就让红星去盖家屯老沈家那去看看,谁知道老沈家那丫头还真是孝心的,一听说你想吃,就让红星给拿回来一袋子,说是过年就不来家里了,那些稻子就当是孝敬咱俩的了。”邱淑萍当然不能实话实说,只能是捡好听了说。

  “你又拿我说事去了?”这么多年李旺才怎么能不了解自己家老婆子。

  老婆子平时也算是明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和谁都能搭上都能处得来,唯一的缺点就是小心眼爱占便宜。

  平时邻里邻居的顾忌到脸面还好,没想到这次居然把主意打到未来儿媳妇头上了,这不是让他老刘家的脸都丢到盖家屯去了吗。

  “看你说的,啥叫拿你说事啊,秋收那些天你不是累的吃不下饭去吗,就熬点大米粥你还能多吃点,我这不也是心疼你吗。”邱淑萍说的有些讪讪的。

  李旺才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咱家分的米不够吃?”

  桃树村主要种小麦,但是水稻也种一些,到秋收的时候,一人也能分个三四十斤的,李家人口多,合起来稻谷也能分一二百斤。

  “呵呵,你也知道老大家的孩子多,都是半大小子能吃着呢,再说也不能咱吃着大米,其他孩子看着吧。”那意思就是不够吃。

  可不是,要是一家十多口见天的吃大米,一二百斤还真的不够干啥的。

  李旺才没接她的话,又看向大儿子,“你去盖家屯的?”

  李红星把头埋得更低了,他就是属于三杆子打不出个屁的那种人,当时他也不想去的,只是老娘发话了,他也不敢不去啊。

  李旺才也不管他说不说:“你背回来多少稻子?”

  “一百斤。”李红星小声的说道。

  “哎呀,爹娘,我这肚子有些疼,我先回屋躺着去了。”大儿媳妇一看要不好,赶紧的捂着肚子喊疼。

  “哎,赶紧的回去吧。”邱淑萍巴不得把话岔开呢,赶紧的招呼大儿媳妇回屋。

  李旺才啥话也没说,低头往自己的烟锅子里添烟丝。

  “红星,你扶我回去呗。”下炕穿鞋,看还傻坐着的李红星赶紧的拉了拉他。

  李红星这才抬起头先是看了看自己老爹,又看了看自己老娘,这才鸟悄的下炕扶自己媳妇回屋了。

  这下屋里就剩李旺才老两口和凳子上始终没说话的李红军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旺才才又开口,“那些大米都吃了?”

  “吃了。都吃了。”邱淑萍索性破罐子破摔了,反正米已经扛回来了,她说吃完了,别人也没办法,还能怎么地她。

  李旺才突地一烟袋子就抽了过去,还好没有点着,就抽在了邱淑萍的胳膊上。

  邱淑萍突地受痛,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李红军低下了头,没吱声。

  “死老鬼,你因为个外人打我,我给你老李家生儿育女,任劳任怨了这么多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打我,我不活了,呜呜……”邱淑萍坐在炕上就开始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李旺才这个时候才表现出生气的样子,脸红脖子粗的,“你个败家老娘们,我打你还不应该咋地,你办的这是啥事啊?你说。那是外人吗?那是你未来儿媳妇,人家还没过门呢,你就去熊人家去了,你让人家老沈家怎么想,你让我以后有什么颜面去见我的战友。”

  “又是战友,又是战友,你这辈子是跟我们娘们过还是跟你战友过啊,咱家的事只要一涉及到你战友就都得让道,当年我死拉活拉的都不好使,你非得把老二给人家当女婿,我好好的儿子啊,就这么白瞎了,我现在哭都找不到坟头啊。”邱淑萍哭的呜呜咽咽,像是屋里坐着的李红军已经光荣了一样。

  “你给我闭嘴,当初沈老三是怎么救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红军都已经同意了,你现在还说这个干什么。现在我就问你,这事该咋善后。”李旺才算是了解自己家老婆子,知道在跟她绕下去肯定把八百年前的事也给翻出来说一遍,等说到正事的时候还不知道得啥时候呢,所以干脆就直接问最后一步,这事该咋办吧。

  这下邱淑萍不吱声了,能咋办,粮她也扛回来了,大米饭这些人也都吃到嘴里了,还能让她吐出来啊。

  “还能咋办,大米这些人都吃到肚子里了,还能让他们都给吐出来咋地。”邱淑萍这明显就是要开始耍赖了。

  “都吃没了,咱家也分了二百多斤的大米呢。”李旺才不相信,不过家里的钱财什么的这么多年都是老婆子把持的,要是老婆子坚持说没有,他还真没法。

  “没了,一斤都没了,再说,老二不是这几个月每个月都给那丫头邮过去五块钱吗,这老些钱,买多少大米买不了啊,算起来还是咱们吃亏呢。”邱淑萍心里自有一杆秤。

  “放屁,账是那么算的吗?那钱是……”

  李红军突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截断了李旺才的话。

  “从下个月起,我把邮到家里的十块钱都给云芳邮去,邮三个月,三十块钱应该能抵了大哥去扛回来的那一百斤稻谷了。”他说完,也不管屋里老两口的意思,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你敢,李红军你个兔崽子,你给老娘回来。”

  屋里邱淑萍拔高的声音响了起来。

  李红军不理,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其实他早就看出来了,这个家这么多年都是他娘说的算,他爹看起来厉害,其实外强中干。今天他爹那厉害劲也是给他看的,如果他刚才不吱声,他爹和他娘犟来犟去的,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他爹顶多警告他娘以后不许了。

  但是他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虽然当初他和沈云芳订婚的时候他还小,开始也不同意。但是当兵了之后他就知道,不管咋样,既然已经订婚了,那沈云芳就是他的责任。去年沈云芳她娘去了的时候,他也回去看过了,那女孩子瘦瘦小小胆胆怯怯,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但是责任就是责任,两个人既然已经订婚了,那他就有责任保护她不受伤害。

  别人不知道,现在居然是自己家人去欺负自己未婚妻,这就不是他能容忍的了。但是涉及到他的父母,他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他只能是以这种方式让他们明白,他会以自己的方式,也是让他娘肉痛的方式为沈云芳找补回来的。

  他娘最在乎什么?那就是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