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十四章 惊吓
  中午的时候。

  “江姐,我中午做苞米面菜粥,我给你带一份呗。14”两个人在一起,澳门赌博网站:总不能自己吃着让人看着吧。

  敢中午之前,沈友根赶着马车给她送来了一袋子苞米面和几颗大白菜,当然这些都是她放在她自己家地窖里那些。

  “不用了,我自己带饭了。”江蕙有些看不上沈云芳的伙食,一个农村来的,能吃啥好东西啊。

  沈云芳也就客气客气,也不是非得上杆子,“那行,那我做饭去了。”要走的时候,突然又想起来,“江姐,你从家带的饭现在凉了吧,用不用我拿锅给你溜一会儿。”

  “那感情好,不麻烦吧?”能吃口热饭,谁想吃冷饭啊,对于沈云芳的提议,江蕙也很心动。

  “那麻烦啥,就是加个帘子的事,你等着,等饭好了,我叫你。”沈云芳傻呵呵的笑了笑。

  “哎呀,小沈,你人还真不错,跟你堂姐可一点不像。”江蕙评价了这么一句。

  啥意思,看来沈云凤跟这个江蕙平时也不对付啊。

  “嘿嘿,我妈原来就总说我没啥心眼子,不会跟人处事。江姐,以后我要是有啥做的不对的,你就直接跟我说啊,别客气。”沈云芳一直觉得自己现在这个岁数,还是傻乎乎的招人稀罕。

  “呵呵,你这性子正对了我脾气了,你放心,既然咱俩能凑到一起那也是缘分,江姐也不会跟你藏心眼的。”江蕙跟着她来到后院,“对了,我看你这蜂窝煤可不多,要是不够烧了,前院墙根那还有煤球,你随便用,要是用不惯,咱后院有的是破桌子破椅子的,要是太大了,你就去值班室那屋的柜子里找找,有斧头,你自己劈一劈。”

  “那可是太好了。”

  两个人唠唠嗑吃吃饭,这时间过的就特别快。

  要到下午两点的时候,沈云芳就明显看出江蕙有些坐不住了,然后她很是善解人意的劝江蕙早点下班,毕竟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过年了,家里该洗洗该涮涮,有的是活要干呢,再说收购站这里也没人来,她一个人在这看门就够了。

  其实江蕙也是这个意思,只是她不好主动说而已,见沈云芳这么识趣,客气了两句,她也就欣然应承了。

  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沈云芳,她三十到大年初七都不来了,等初八她在来跟沈云芳倒班,让沈云芳也有时间到外面溜达溜达。

  沈云芳早知道她就是过年这段时间过来给人打更的,要不过年这段期间江蕙和沈云凤就得一人一天过来值班,她的到来同时解放了两个人啊。

  高高兴兴的送走了江蕙之后,沈云芳就进屋给自己简单的化了个妆,把头发放低遮住大半张脸,衣服也换成原来的一件花褂子。

  没有个镜子,她也不知道这样和原来有多大差别,能不能糊弄人,但是现在就这条件,她只能是自己加点小心了。

  打扮好,她锁了大门就胳膊上跨个小篮子大步往早就看好的那片家属楼走去,小篮子上面盖了层布,让人一眼看不出里面装的是什么。

  到了那片楼区,她还是采用昨天那种敲门上门兜售的方法,只是这次她更加的谨慎,一个单元就敲一户人家,不管做不做成生意,下次立马换地方。

  还好,她兜售的时机比较好,而且确实韭菜和生菜都很新鲜,这片楼区住的人都是职工,每月有固定工资,过年了奢侈一把花多点钱买点韭菜包顿韭菜鸡蛋馅饺子也是舍得的。

  就这么沈云芳在这片楼区转悠将近一个小时,空间里的韭菜没剩几把了,倒是生菜剩的还有一半。

  估计她在多敲几家的门,这些也都能卖出去,只是早晚的问题。

  沈云芳刚从一家出来,走出单元准备去别的楼转悠转悠,就听到远处传来乱糟糟的脚步声,还参杂着变声期男孩的小声喊叫:“我看到她进这栋楼了,咱们就在楼底下堵她,肯定能堵到。”

  沈云芳一激灵,下意识的往相反的方向快跑了过去,在那些人转到楼前之前藏到了另一栋楼的楼道里了。

  她扒着门往那么看,就看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生带着好几个胳膊上带着红袖标的人站到了楼前比比划划的。

  沈云芳赶紧的把头缩回来,用手按住砰砰乱跳的心脏,那些人应该就是红卫兵吧,他们是来抓自己的,她知道,因为她认出了那个小男孩。

  正是买她韭菜的一家人的孩子,当时那孩子在屋里的时候看她眼神就不对,结果被买她菜的女人拍了一巴掌才消停,没想到这孩子回头就把自己举报了。

  沈云芳咽了几口吐沫,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急不要急,那些人肯定不会抓到自己的,即使抓到自己了,她的菜都在空间里,只要她不承认,他们一样没有证据指控自己。

  她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人了,外面也看不到自己,她立刻把手里的东西都扔到空间里,然后开始变装,把自己常穿的衣服又换了回来,头发也梳的干净利索的,把脸都露了出来。

  做完这些,她又探头出去打探,楼前面还有两个人,那个孩子和一个红卫兵,其他红卫兵都不在了,估计是进楼道去搜查去了。

  沈云芳看他们注意力不在这边,深呼了一口气,然后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走出单元门,绕着那栋楼走出了这片楼区。

  出了楼区后,她不自觉的加快步伐,就怕后面有人追上来,等路过澡堂子的时候,她又倒了回来,想了想,直接进了澡堂子。

  在门**了五分钱门票就进了里面。

  原本她就对现在的澡堂子没有什么过多的期待,在家上她现在心情焦躁,更没心情留心澡堂的设施。

  快速的把自己扒光,然后站在淋浴喷头下,那心里的恐惧化成了力气,拿着毛巾把自己从头到脚狠搓了一顿。弄得全身一片通红,跟煮熟了的鸭子似得。

  经过这顿发泄,她也彻底的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干这种投机倒把的事情,估计早晚得遇到今天这种情况,早遇到比晚遇到强,也算是给自己提了个醒,她绝对不能在想当然了,这个时代不适合后世的那些经商理念,她必须要学会并发扬老辈的革命精神,以后她就跟这些红卫兵打地道战,咱打一枪换个地方,她就不信了,他们还能跟上自己。

  在轻了二两之后,沈云芳神清气爽且斗志昂扬的从澡堂子出来了。

  她回头看了看后面,妈蛋,姑奶奶我是根正苗红的烈士遗属,她怕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