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十三章 你有啥我缺啥
  沈云芳拍了拍自己的脸蛋,等彻底冷静下来之后,才淡定的把桌上的钱14到了空间。

  拉开电灯,然后着手开始收拾自己未来一个月的住所。

  是的,收购站里已经实现了电灯照明。

  一百瓦的大灯泡,除了把屋里照的亮堂堂的,借着窗户,前院的一小部分也被照亮了。

  她先是开了屋门,拉开院子里的电灯,将前院照的通亮,然后到值班室那屋,把炉子跟前的那个装煤的簸箕拿了起来,又到墙根那装了一簸箕的煤球,回自己屋就把炉子给点了起来。

  这屋设计的和家里不一样,炉子的烟道直接连着炕,所以只要炉子点着了,炕不用烧也一样热乎。

  她走到桌子下面,拿起下面的铁盆和尿盆,直接去了后院。后院里有一口井,用水要自己打。

  她在井边把脸盆和尿盆好一顿刷洗,这些东西都不知道是几手的了,要是不洗刷干净,她用起来犯膈应。

  这还不算,她又坐了一盆水在炉子上,等烧开了后,直接就把脸盆和尿盆又用开水烫了一遍。

  彻底消毒后才能放心使用。

  她又从值班室把炉子上的水壶拿了过来,烧了一壶开水。给自己凉了一碗凉白开,剩下的都让她灌到了暖水瓶里。

  她发现了,在东北,冬天这种暖水瓶还真实用,要是有机会,她也弄一个。

  接着把空间里存的饭菜拿出来点,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最后用干净的脸盆又烧了一盆水,澳门赌博网站:她就着温水,刷牙洗脸,洗漱完毕把自己的褥子往热乎乎的炕上一铺,拉灯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她就起了床,简单洗漱吃完饭后,她就又出去可大街的闲逛,这次她选了和昨天方向相反的路走。

  今天她准备大干一场,怎么也得踩好点才行。

  然后沈云芳就看到了百货公司,看到了邮局,看到了澡堂子,也找到了她的目标。

  一片家属楼,五层的那种,打听了下,说是汽配厂家属区,沈云芳决定了,晚上她就来这里。

  确定了目标,她又溜溜达达的往回走,路过澡堂子的时候,还去看了看人家门口竖着的牌子,早上十点到晚上八点营业。

  沈云芳点了点头,想着要是有空的话,她今天再来洗个澡,怎么的也得干干净净的迎接新年啊。

  八点半江蕙准时来上班,当然还是没什么事,江蕙也没有指使沈云芳去干活,两个人就猫在值班室里聊天织毛衣。

  中间薛佳龙还来了一次,沈云芳有些诧异,她还以为,经过昨天和沈云凤的那番唇舌之争,这一个月那边都不会有人来搭理她了呢,没想到第二天这个堂姐夫就来了。

  “姐夫,你咋来了?”

  “哈哈,你姐怕你刚来不适应,让我来看看你。”薛佳龙笑着说道。

  这话沈云芳可不敢信,“有啥看的,我来就是干活的,没啥不适应的。”

  “那就好,那就好,有困难就和姐夫说啊。”薛佳龙对这个堂妹印象还是不错的,“你姐说你要在这自己做饭,我今天就给你拿来一个锅,还拉来点蜂窝煤,放前面了,一会儿你自己看看会不会用。”

  “姐夫,太谢谢你了,我现在正缺这个呢。”这话沈云芳说的很真心。

  “谢啥谢,咱都是实在亲戚,再说,你来还是为了帮你姐,姐夫做啥都是应该的。”薛佳龙真的觉得要说谢谢也应该是他说才对。

  不管薛佳龙说的是否真心,这话沈云芳听了很是熨帖。

  “云芳,那天听你说你要来县里买东西是不,说说你都想买啥,我看看能不能给你弄个内部价。”薛佳龙想着这次下来的一批货里有些残次品,他就有权利给便宜处理了,并且还不用要票,既然都是自家亲戚,当然得先便宜自家人了。

  沈云芳听了眼睛一亮,唉呀妈呀,还有这好事?

  她立马开始思考了起来,昨天看的暖水瓶很实用,应该买一个,家里还没有洗脸盆呢,也应该买两个,一个洗脸一个洗脚,当然要是还能买一个洗屁屁就更好了,还有家里的被子就一床太少了,要是能在多买点棉花和布就好了,家里也没有个床单,以后要是总拆洗被褥也不方便……

  “姐夫,我家啥啥都缺,还是你说说你们那有啥吧。”她细数了半天,觉得啥啥都缺,还是看看他那有啥吧。

  薛佳龙一愣,看了看沈云芳,乐了,然后还真的就一样一样的报着他们那有什么货。

  就看他说一样,沈云芳就点一下头,说到后来,薛佳龙都笑出声来了。

  哎呀这小丫头真有意思,照着她点头的频率,半个供销社都让她搬回家去了。

  沈云芳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她真的什么都缺啊。

  后来薛佳龙没法了,记下了沈云芳强烈要求要买的几样东西,剩下的他就掂量着给她拿,不是啥都缺吗,他给拿啥她肯定就缺啥。

  沈云芳也没有小气,直接就给薛佳龙塞了二十元钱。

  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火柴两分钱一盒,大米一毛四一斤,二十块钱的购买力那是相当的强悍的。

  而且沈云芳也不买衣服鞋啥的奢侈品,就买生活用品,所以这些钱已经不老少了。

  再说这掏出去的二十元就相当于她的一半身家了。原来手里有六十多块钱,买了两次粮就花了四十七,逛了一次供销社花了将近六块,买了点猪下水花了三块,加上这三个月未婚夫给邮来了十五块,她也就剩不到十九块钱了。

  不过好在,来了县城之后,大堂姐支援了十三,兜里就是三十一块了。这次一下给堂姐夫拿走了二十,她就剩十一块了。

  哦,不对,应该是十二块,昨天她卖菜还挣了一块钱呢。

  薛佳龙走后,沈云芳也没心思唠嗑了,一溜烟的跑到后院刷锅去了。

  在就是蜂窝煤,这个时候烧蜂窝煤的人家还是少,和煤球比起来稍微贵点,当然和不用钱的柴火更没法比了,薛佳龙给她拉过来大概三十块左右。

  “呦,你这是打算在这自己做饭啊,咋的了,咋不在你姐家吃了呢。”江蕙一脸八卦的问道。

  沈云芳傻笑了一下,说道:“嗯呐,我姐让我回家吃饭,但是来回的每天得走好几趟,我嫌麻烦,还不如我自个在这对付一口得了。”就是有家丑也不能到处说啊。

  江蕙听了心里嗤笑了一声,也不在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