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十一章 带班生活开始
  “她说啥了?”二大娘有些傻愣愣的问道,她真没听出来。

  “哎13呦我的娘啊,她就差明着朝我要了,你还没听出来?”沈云凤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二大娘一巴掌拍在自己姑娘大腿上,“这要是听不出来,我不是棒槌了吗。”虽然这么说,但是从表情来看,她明明还是没太懂。

  沈云凤叹了口气,农村人就是没有见识啊,她咋就没托生个好人家呢。

  “娘,像我公公这种级别的人,听话就不能只听表面的了,像沈云芳今天说的这些,明白着就是威胁我,要是我不给钱的话,她就得饿死……”

  “你听她放屁吧,她不也说刚从你大爷那借了一百斤粮了吗,你傻啊你信她。”二大娘生气的又给她大腿来了一下。

  原来这闺女聪明着呢,咋今天就傻了吧唧的了呢,人家要就给,还给人涨钱。要真是钱多放手里烧的慌,孝敬她这个老娘也行啊。

  “哎呀,娘,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一个泥腿子,要真是犯了那虎劲到处嚷嚷我把人饿死了,就别说饿死了,就是饿着了,也不行啊。

  我公公现在这个位置,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盯着呢,就学么找他的错处把他拉下来,好取而代之呢,要是真让她到处瞎说,这不是亲自把把柄往敌人手里送吗,要是以后真的因为这个我公公的工作出了点啥事,我就不成了薛家的罪人了。

  再说薛佳龙也全指望着我公公呢,要是我公公有啥事,那我也不用活了。

  想想,到底是哪个多哪个少啊!”沈云凤拉着老娘给她分析。

  她还没有说,要是因为这是对自己公公有影响,哪怕是一丁点,她婆婆都能吃了她。

  二大娘也知道自己姑娘在薛家还没有站稳脚跟,当初两个小的处对象的时候,薛家老太太就不同意,但是架不住薛佳龙自己喜欢,别不过儿子,这才把自己家姑娘娶进门,但是在对待儿媳妇上,态度始终都不冷不热的。

  二大娘也跟着糟心了一阵子,但是现在好了,自己姑娘怀孕了,只要她肚皮争气,给薛家生个大胖孙子,那薛家以后还不是她姑娘说的算。

  “这么严重啊?”二大娘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不过想到姑娘肚子里的大外孙底气就足了,“别瞎说,你现在肚子里怀着老薛家的大孙子,谁也不敢说你。”

  沈云凤听她娘说起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才想起自己怀孕了,然后就觉得自己肚子好像有些不得劲,有些丝丝拉拉的疼,“哎呀,娘啊,我的肚子有点疼。”

  沈云芳回到收购站,下午就正式开始工作了。

  她也没用人吩咐,看靠墙有个大扫把,拿起来就开始扫院子里的积雪。

  前院后院都是厚厚的一层,一眼就看出平时是没人打扫的,她有自己的小心思,也希望刚来能好好表现表现。

  江蕙中午吃完饭后就在值班室里烤着炉子织着毛衣,透过窗户看那个叫沈云芳的小姑娘拿着个大扫把忙里忙外的。

  扫完前院后,去了后院,隔了好一会儿又到了前院,结果却看她拿着扫把居然想去扫外面大马路。

  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啊。

  “小沈啊,别干了,我看你都干一下午了,赶紧休息休息,到屋里暖和暖和吧。”江蕙推开值班室的门,朝着站在大马路上扫雪的孩子喊道。

  沈云芳直了直腰,用袖子擦了擦鼻头上的汗,唉呀妈呀,可累死她了,“哎,我这就扫好了。”

  然后她就拎着扫把,物归原处,然后她自己颠颠的进值班室去了。

  值班室和她要住的那个宿舍是紧挨着的两个屋。

  沈云芳进去一看,屋子不大,一边靠墙有个木头桌子,和她那屋的一样,上面有个暖水瓶还有两个搪瓷杯子。屋当间也有个铁炉子,这个时候上面正坐着一壶水。

  靠另一边墙有个铁皮柜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屋里一共两把椅子,现在一把靠墙放着,一把在炉子边上,江蕙正坐在上面织毛衣呢。

  “你这孩子可真实诚,刚来就这么干活,快坐过来暖和会儿吧。”

  沈云芳听话的把靠墙的那把椅子拽了过来,想坐到江蕙的旁边,套套近乎。

  结果椅子腿有问题,她不知道,一坐下差点来了个趔趄。

  “你小心点,这椅子腿有点问题,没来得及跟你说。”江蕙及时拽住沈云芳的胳膊,防止她栽倒。

  “没事,没事,我就是吓了一跳。”沈云芳身子保持平衡后,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呵呵,吓着了吧,这把椅子就这毛病。”江蕙确定她站稳了,就松开了手。

  沈云芳拉着椅子看了看,放着不动的时候,不仔细看看不出来,其实它就是一腿短,“没啥大毛病,找个东西把腿垫高点就行。”

  “哈哈,你还懂这个,那可感情好,那柜子里有工具,有空你自个捅咕捅咕看吧。”

  有了这个小插曲,江蕙到是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对她的态度也亲切了些。

  沈云芳闻言眼睛晶亮晶亮的,很想现在就去看看都有啥工具,不过她还是压下了心底的冲动,找了个角度坐了下来,然后和江蕙唠起了家常。

  还别说,她的间谍工作做的很成功。在她有意识的话题引导下,没一会儿她就从江蕙那把整个收购站的情况了解个差不多。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收购站的管理是松懈的。所有物品在收上来的时候,都会有所记录,但是却并不会那么详细的记录,比如说收上来一堆的书本,江姐也就在账本上记个斤数,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书她就不记了。并且,从收购站成立那天开始,也没有人来核对过账本上收上来的东西与后院里那些东西是否符合。

  沈云芳听了之后,非常欣喜,对她来说,这就有了可操作空间啊。

  其次,从现在的收购站在工作强度上来说,不大,应该说很轻松。

  在这个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年代,有这样的顺口溜,“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句话字面上说的似乎是穿衣,实际不然,她的精神已经渗透到了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一角落。

  这个时代的人们,节约从来不是空喊口号,更不是摆花架子,人们个个牢记**他老人家“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的语录,节衣缩食,省吃俭用,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她们信奉的是破家值万贯,而不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所以平时来她们这卖废品的人很少,即使有的时候普通老百姓来卖废品了,收购站也不是全收的,毕竟确实没有再利用价值的废品,他们收购站也是不收的。

  当初搞活动,红卫兵到处抄家的时候,他们收购站才是最忙的时候。现在这些运动基本上已经过去了,抄家的很少了,所以他们也闲了下来。

  当初沈云凤为啥来了这里会觉得累,主要是沈云凤这个农村妹子自持甚高,是自卑与自大的结合体。

  她即因为农村出来的感到自卑,又因为嫁到了干部家庭感到自个了不起,所以在新到一个单位的时候,就想端着拿着,让大家都高看她一眼。

  结果就是她被人整了,原本没有什么秩序的仓库,在她来了之后要求规整利索,要求她这农村妹子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革命精神,直到发现怀孕回家休息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