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七章 大堂姐
  天还没有全亮,沈志文就过来接沈云芳了。

  看到她炕上那高高的褥子堆,有些惊呆了。

  还是沈云芳解释了下,里面包着一些她的东西,这才让沈志文点了点头。

  沈云芳最后检查了一下家里,拎起脚边的四只母鸡就跟着沈志文的脚步去了沈大爷家。

  把鸡交给沈大娘后,这才坐上早就已经等在沈大爷家门口的马车上。

  二大娘是一个四十多岁的风韵犹存的女人,年轻的时候也是十里八乡的标致人,她姑娘沈云凤就是继承了二大娘的美貌,要不也不能嫁到县里的干部家庭。

  二大娘看着自己侄女这身打扮撇了撇嘴,不过回头一想,这样也好。这才能显示出自己家凤不俗不是吗。

  “云芳啊,你去县里,咋还带个坛子呢,是给你凤姐带的啥?”二大娘原本好奇那被子里包着什么,谁知道一拽,居然看到里面有个坛子。

  沈云芳有些不好意思,她能说她啥也没给沈云凤带吗,她坛子里的是她养的蚯蚓好不。

  “没有,我本来想给凤姐带点新起的地瓜,但是又怕我凤姐的婆家嫌弃咱这农村的东西,在给我凤姐丢脸就不好了,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有啥能拿得出手的,就只能好好干活给凤姐争脸了。”沈云芳说的一脸诚恳,她指了指被褥里裹着的坛子,“这是我养的蚯蚓,二大娘你要不要看看,可好玩了。”

  二大娘对于自己这个侄女的话不太相信,试问谁有病一样,到县里那么远的地方,还带着一个装蚯蚓的坛子啊,于是她探头看了看,没看到蚯蚓,到是看到里面有些散着猪粪味道的泥土,有些嫌弃的往后退了退,“你这孩子,咋寻思养这玩意干啥,够膈应人的了。”

  因为温度低,蚯蚓都自动自发的藏到了泥土下面,所以表面看是看不到蚯蚓的。

  “闲着也是闲着,养个活物好给我作伴,别的我也养不起,就这个不费粮食。”沈云芳说的含含糊糊。

  二大娘又撇了撇嘴,澳门赌博网站:没在说什么,这个侄女她可不想管,只要她能帮着凤把工作保住,就是她养老虎她也不管。

  大冬天坐着牛车出门,那就是找罪受,没到二十分钟呢,沈云芳就觉得她都冻透了,这还和她去山上不一样,山上怎么说还有点树挡风,在牛车上坐着,这小风嗖嗖的。

  二大娘嘴都冻的有点僵硬了,还在不停的跟沈云芳唠叨,大体就是上县里要怎么怎么样了,她凤姐家又要怎么怎么样了,一会儿到了沈云凤家,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了,干工作的时候也要怎么怎么样了,坚决不能给她家凤丢脸。

  沈云芳开始还听那么几句,后来越听越不是滋味,她是来帮忙的,可不是来当长工的,干啥跟她说那些,要是嫌自己丢人,你到是别让我来啊。再加上天冷,她挪了挪屁股,拽开团在一起的被褥,自己挪了进去,然后把边上耷拉下来的被角往自己身上盖。哎,总算是暖和一点点了。

  对于这次工费出游的机会她还是很珍惜的,所以后面她干脆把头一缩,你说你的,我想我的,咱俩谁也不耽误谁。

  因为路上都是积雪,牛车赶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了县里,二大娘和有根叔说了一声后,就把沈云芳带来的行李都放到了马车上,等一会儿知道地方了好直接拉过去,她则带着沈云芳就往一片家属区走去。

  这片家属区房子看起来都挺新,一排一排的,都是红砖房。

  走到第二排第四家,二大娘站住开始敲门。

  来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看到二大娘就叫妈,啥也别说了,这就是沈云芳的便宜堂姐夫。

  沈云芳客气的叫了一声堂姐夫。

  进了屋后,沈云芳到是不觉咋地,毕竟上辈子她不光看过豪宅,还住过豪宅,像这种级别的房子她还真的没看到眼里去,但是二大娘就不一样了,明显就看出她紧张了,手都不知道要放哪了。

  好在是腊月二十八,还没有正式过年,沈云凤的公婆都是正式职工,这个时候还在上班,就沈云凤两口子在,二大娘看到她姑娘沈云凤说了几句话后也就正常多了。

  沈云芳站在屋里,冷眼看着二大娘和沈云凤唠嗑,看着二大娘略显夸张的吹捧姑爷,而她这个来帮忙本应该受到礼遇的人,却像被罚站一样,站在旁边看着她们母慈子孝,就因为二大娘嫌弃她穿的破旧,怕她坐埋汰了亲家家的沙发。

  原本沈云芳对于自己这个二大娘还有那么一丝尊重,在听到这话之后,眼神也冷了,这个二大娘对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那个视而不见的大堂姐也一样。

  到是那个便宜堂姐夫,看着媳妇的小堂妹到是招呼了好几声,看起来人还不错。

  沈云凤母女俩一个躺在炕上,一个坐在炕沿,唠了十多分钟,这才想起还有个多余的人站在屋里呢。

  “娘,你先等会,我让佳龙把云芳送收购站去咱俩在唠,我跟我们领导都说好了,今天就把人领去。”沈云凤睁着一双大凤眼,扫了站在那不说话的沈云芳几眼,有些轻蔑的转过脸去。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的好,本身也不甘于平凡,长大了找对象的时候更是眼高于顶,终于还是让她找了个条件好的,现在她已经算城里人了,自然是看不起乡下堂妹了。

  “成,咱娘俩啥时候唠嗑都行,可别耽误你正事。”二大娘温柔的看着自己闺女。她转过头看着沈云芳说道:“你凤姐这工作可是来之不易,你去了之后可得好好干,可不能给你凤姐丢脸知道不。”

  沈云芳心里嗤笑了一声,她们还真以为自己是长工啊。

  不过沈云芳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正好这个时候大堂姐夫听了媳妇的召唤也进了屋,沈云芳就小声的有些无知的问道:“凤姐,大娘说我干一个月就有五块钱的工钱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