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六章 分肉
  时间定在腊月二十八去县城,到那里之后最少要住一个月才能回来。

  沈云芳回家就开始琢磨家里的这些东西怎么办。

  吃饭的时候大娘已经主动承担了帮她养鸡的工作,沈云芳看了看那几只瞎扑棱的野鸡,心一横,反正也养不了几天,就别浪费粮食了,澳门赌博网站:杀鸡。

  她到屋里换了身衣服,然后在堂屋烧了一锅热水,这才撸胳膊挽袖子的去西屋抓野鸡去了。

  这个活她熟,当年她爸妈开养殖场的时候,她可是没少帮着杀鸡的。

  右手握着鸡冠和鸡翅膀,左手几下子把野鸡脖子上的毛拔掉,右手一使劲,把鸡脖子挺了出来,拿起菜刀,一刀下去割断了气管食道和血管,拿了家里的碗接鸡血,直到没有血流出之后,这才把手里的野鸡扔到了院子里,让它自己扑腾去。

  然后她又去抓其他的野鸡。

  一个个放血后,把死透了的野鸡放到热水里褪毛,褪干净了就开膛破肚取内脏,都弄干净了后直接扔到空间里一个干净的箩筐里。

  至于西屋里的韭菜和生菜,她想等腊月二十八那天在摘,韭菜能再多割一茬,韭菜根她就不打算带着走了,让它们歇一歇,等她回来的时候在种。生菜在养三天也能差不多了,虽然小点,但是吃也是一样的。

  至于蚯蚓,她就没什么好办法了,只能是连着坛子一起带走,到时候看看情况,要是条件准许就接着养,要是不行,就让蚯蚓们“冬眠”好了,等明年开春了,她把家把式都准备齐了,在大干一场。

  第二天腊月二十六,沈大伯家杀猪,沈云芳作为亲人肯定是要去帮忙的,顺便蹭一顿饭吃。

  现在盖家屯除了沈云芳之外,家家最少都是养一头猪,这是要交给国家的,沈大爷家条件好养了两头。一头是老母猪,留着下崽卖钱,另一头打算杀了,直接给国家交生肉,这样自己家还能留下点猪肉过年吃,也不算白挨累一年。

  看着几个大男人按着一头大肥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她一点都不怕,反而在心里寻思开了,明年她要看看能不能在山里在养两头猪,这样自己是卖还是吃都自己很多。嗯,记下记下,明年得多种点地瓜给猪当口粮。

  走的时候,沈云芳除了蹭了顿饱饭之外,她还花了三块钱买了整副猪下水和四个猪蹄,这些都不是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几个人喜欢吃的,第一个是收拾不好有味,再一个是现在的人都缺油水,要吃也是吃肥肉,所以沈云芳说想买猪下水,沈大娘到是欣然同意了,最后还附赠了两根大骨头。

  沈云芳是因为收到了李红军邮来的十五块钱,兜里稍微鼓了点,想着就是再穷她的也过年啊,肉吃不起,这些猪下水还是能买点的。

  虽然东西不值钱,但是沈云芳喜欢啊。回家后,把剔的干干净净的大骨头往空间里一扔,就开始收拾猪下水,完了又往空间一扔,打算过年那天给自己做顿大餐。

  腊月二十七,上午生产队杀猪杀羊,按公分分,两只大肥猪,肉加起来有三百斤,猪下水、猪蹄这些都不算。六头羊,都不太肥,连骨头带肉的一共也就三百五十斤左右。

  盖家屯一共才四十多户人家,这样算下来,每家也能分到六斤肉左右。

  当分肉的时候,有村民对于沈云芳一个小姑娘能买六斤肉有些微词。

  沈云芳自己也明白,所以当着大家的面就和她大伯说她少要点肉,她就一个人,她就要三斤肉,外加一副猪下水就好。

  在大家怜悯的眼神下,沈业清略显沉痛的点了点头,最后给沈云芳割了猪身上最好的五花三层肉,一副猪下水,还做主多给了她两个猪蹄,一个猪尾巴。

  羊肉村民们普遍都不得意,所以沈云芳实打实的分到了六斤多的羊肉,私下里又和不喜欢吃羊肉的人家换了点羊排和羊杂。

  下午没事的时候,沈云芳想到了个问题,她家分的麦子还没有磨成白面呢,这让她过年的时候怎么包饺子啊。

  等明天她去了城里,就更没法磨面了。

  想了想,她扛起家里那三十斤小麦就去了王大娘家。

  “云芳来了。”王大娘坐在炕上,看推门进来的是云芳这丫头就招呼了一声,“哎,你这是背的啥?”她看到了云芳身后的袋子了。

  “小麦。”沈云芳把袋子放到了地上。

  “背这来干啥?”王大娘有些弄不明白。

  “云芳来了。”这个时候大栓媳妇推门也进来了,刚刚她在那屋陪孩子躺了一会儿。

  “哎,嫂子。”沈云芳和来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才和王大娘说了下此行的目的,“大娘,眼瞅着过年了,我忘了把小麦磨成面粉了,咋办啊。”

  “哎,你说你这孩子,咋啥都忘呢,你明天不就去县里了吗,现在弄这些也不赶趟啊。”王大娘皱着眉说道。

  “也没啥不赶趟的,我现在就跟云芳去磨面,摊点黑,咋也能弄完。”大栓媳妇是麻利人,拎起地上的袋子,就招呼云芳走人。

  “那行,能磨多少是多少吧,这孩子,跟没长心一样。”王大娘最后还磨叨了几句。

  村生产队里有个大磨盘,谁家都可以来磨麦子,磨完之后,回家用筛子过一遍,就是面粉了。

  两个人轮着推磨,大栓媳妇比沈云芳有劲,挨累就多。

  等在王家把面粉都筛好,天就已经黑下来了。

  大栓媳妇非得留沈云芳吃饭,她拒绝不了,也就留下吃了。

  王家吃的窝窝头,这个沈云芳还真没自己做过,所以吃起来很香。

  回到家后,想着明天就要去县里了,还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条件,她得先给自己准备点吃的。所以她当天晚上就用家里的大铁锅蒸了两锅两和面的馒头,一锅八个大馒头,留两个自己晚上吃,剩下的都让她放空间里了。

  然后从地窖里拿出一个窝瓜和几个土豆地瓜,来了个乱炖,吃剩下的连着盘子一起都收到了空间里。

  想着过年她也不能在家,未来一个月家里没人烧火,家里怕冻的东西都得处理了,她晚上就把家里剩下的七颗酸菜都切成了细丝,过了一遍水后,攥成团放到了空间里,缸里的酸菜水都让她倒到了院子外面的排水沟里了。

  还有家里的土豆白菜地瓜什么的,她就拿了差不多一个月的量,剩下的还是放到地窖里。

  做这些她就忙活到天漆黑漆黑,然后感觉没睡几个小时,她又忽忽悠悠的起了床,到西屋去忙活,把韭菜又剪了一茬,韭菜根刨出来丢到了空间里,让它自个休养生息。生菜齐根割断,根拽出来扔到了外面,要是家里有头猪就好了,这些东西都不能浪费。

  鸡都捆好等着拎到大娘家,炕上的咸菜坛子则用家里唯一的一床大炕被包起来,等着二堂哥来接她的时候一起带到县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