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五章 我去
  “云芳来了,正好,红军又给你写信了,前两天就到队里了。”沈大爷盘腿在炕上卷烟卷,看沈云芳进来,就把手边的一封信递了过去。

  沈云芳害羞的接了过来,这是她穿过来后接到的第三封来自未婚夫的信。

  开始的第一封,她还有些小小的期待,结果打开一看,就寥寥几句话,无外乎就是他很好,训练很忙,问她好不好,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写信给他等等,当然随信而来的还有雷打不动的五元钱。

  她回家翻了翻以前写的信,发现内容大同小异,颠过来倒过去就那几句车轱辘话,所以在接到信她也就没什么期待了。

  也不知道这个时代未婚夫妻间写信就这样呢,还是李红军这人太腼腆。

  这次她也没急着看,直接把信塞到了上衣兜里。

  不咸不淡的和沈大伯在屋里聊了两句,得知她这放羊的活也就能在干一年了,等她满了十六岁之后,澳门赌博网站:也就算大人了,在农村这个年纪都可以嫁人了,所以队里就不能在照顾她了。

  也就是说,她还能放一年羊,然后就要和所有人一样,干农活挣公分。

  “来,开饭了。”沈大娘在厨房喊道,“秀,别躺着了,赶紧的帮我往屋里端饭。小丽、舒心赶紧的把孩子都喊回来,吃饭了。”

  沈云秀在家里那基本上就是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她娘在外面挥汗如雨的做饭,她就能在屋里炕上躺的住,不佩服都不行。

  而沈志杰和沈志文家的几个小孩,不知道跑谁家玩去了,只有吃饭了,才能见到人。

  沈云芳听了,赶紧的下炕放桌子,然后去厨房帮着端菜,听沈大娘啰啰嗦嗦的抱怨。

  还真是饭菜都摆好了,沈家小姐少爷们才姗姗来迟。

  “你说我生你们出来啥用,天天擎等着我伺候,谁也不说帮我干点。”上了年纪的妇女就这个性子,啥都爱磨叨。“你们几个到哪玩去了,弄得这么脏,你们娘也不管管,赶紧的洗手去。”

  “行了,少说两句,吃饭。”沈大爷也听烦了,拿起筷子开饭。

  沈家人要是都到全了,人不少,老老少少的加一起一共十二人,在加上沈云芳一个,就十三人了,都在炕上吃坐不下,所以吃饭分了两桌,炕上一桌,炕下一桌。

  要说沈家伙食真不错,白菜土豆片,焖茄子干,一大盆子酸菜炖粉条,还有一盘子豆包,一小碟子白糖。

  沈云秀上桌之后,直接把白糖拽到她自己跟前,还挑衅的看了沈云芳一眼,大有霸占的意味。

  沈云芳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就算没有白糖,她吃着也很欢乐。

  不过二堂嫂舒心可就不干了,别人吃不吃的她不管,但是她儿子才两岁,谁不吃也不能少了她儿子的一口。

  “云秀啊,分给你侄子一点白糖呗,孩子小,没有白糖沾着不爱吃。”

  “不爱吃就别吃,从小就惯着,长大能好了。”沈云秀从小在家里霸道惯了,想都没想这话就说出来了。

  舒心当时就把脸子撂下了。

  “秀,你说啥呢,还有没有当姑姑的样了。”沈大娘可不像她姑娘那么虎,赶紧的补救,“舒心啊,你妹妹有口无心的,你别往心里去,家里糖罐子你也知道在哪,你自己给小涛舀白糖去。”

  舒心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但是马上要冲出嘴的话还是咽了回去,把筷子一放,站起身去厨房拿糖去了。

  老大家的沈宁浩三兄弟一听弟弟有糖吃也都不干了,嗷嗷叫着也要吃糖,大堂嫂王丽只顾着自己吃饭,也不制止孩子。

  最后沈大娘没办法了,让舒心把家里的糖罐子拿过来,一人给分了点白糖,这才能消停的吃上饭。

  当然沈云芳也分到了一点。

  沈云芳不怎么稀罕吃糖,她家也买白糖了,平时她喝粥的时候,就喜欢舀一勺糖,到是今天的菜挺对她的胃口的。又夹了好几筷子的茄子干,心里暗暗决定,等明年春天,她也多种点菜,秋天她也晒菜干,冬天就有的吃了。

  沈大娘看吃的差不多了,就絮絮叨叨的把老二家凤丫头的事说了。

  从他们的话中,沈云芳听明白了。沈二伯的大闺女去年高嫁到了县里,婆婆家有点能耐,给她这个农村的儿媳妇找了个正式的工作,就是在废品收购站分配废品的。

  这个工作虽然是正式工,但是活却不是好活。想想,现在这个年代,家家都过的那么紧吧,能卖到废品收购站的东西又能是什么好东西,她还要把这些东西都逐个的分别归类,所以说这个活是又脏又累。

  而沈二伯家大闺女沈云凤前两天在废品收购站干活的时候突然晕倒,送到医院后才发现这是怀孕了,但是胎相不稳,医生建议最好不要干重体力活。

  婆家就这么一个儿子,盼了一年了才可算是把孙子盼来了,当然不能让儿媳妇大冷天的再去上班了,再说外面大雪纷飞的,要是一不小心滑倒了可怎么整。

  沈云凤非常欣喜婆家对孩子的重视,但是还舍不得这一个月二十二块钱的工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在单位根基还不稳,很怕等她在家休息到胎稳了后,自己的工作就被人顶了,综上所述,她就和领导商量了一下,能不能她在家安胎,然后找个人顶替她干活,直到她身体好了能干活了为止。

  领导同志介于对小同志的关心,也是看在厨房里那二斤肉的份上,就网开一面,同意了这个请求。

  所以沈云凤才往娘家传了信,想让亲妹子来顶替几天,要是妹子来不了,让大伯家的秀堂妹来也行。

  可是她亲妹子沈云玲今年才十三,这两天还感冒了,她亲娘就有些不舍得。就把注意打到了沈云秀身上。

  可是沈云秀虽然是农村姑娘,但是老爹好歹是生产队长,老娘还疼爱有加,让这孩子心气就比一般人高了很多,听了她娘说这事,当场就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那种又脏又累还没有什么社会地位的活,哪是她能干的啊。

  所以最后沈家这些人里面,扒拉来扒拉去的,大过年能撇家舍业过去帮忙的人还真没有,不是年纪小就是有了对象,过年的时候,怎么也的去岳家打个转刷刷存在感的,所以都不能去。最后就想到了沈云芳这个孤女身上。

  反正她是一个人,在哪过年都没有关系。

  虽然她也有婆家了,但是她那婆家,十月份来搬大米的时候就说了,那些大米就当过年的年礼了,那个时候拿走了,沈云芳过年的时候就不用再去了。

  看这不正好。

  沈云芳听完沈大娘的话,第一反应也是拒绝,不说别的,她要是去县里住一个月,她家西屋的韭菜和蚯蚓咋办。

  可是细寻思寻思,她要去的是县里的收购站,那里应该有她迫切需要的东西吧……

  “你想啥呢,到底去不去给个话,这好事要不是看你没爹没娘的,还真轮不到你,哼。”沈云秀看沈云芳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感激涕零的答应,立马把小眼睛立立起来。

  “放屁,不会说话你给我闭嘴。”沈大爷生气的把手里的筷子摔了,在他面前就这么说,这是啥意思啊,啥意思?

  沈云秀不敢跟自己老爹顶嘴还不服气,只能狠狠瞪了沈云芳一眼,然后拿着筷子一下一下戳着自己碗里的豆包,把那豆包当成了人撒气。

  “哎呀,你看你,云芳好不容易来吃顿饭,你发什么脾气啊。秀说啥那都是有口无心的,云芳都不计较你在这发什么火。”沈大娘皱眉拽了自家老头子一下,都这么大姑娘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骂就骂,哪能行啊。

  沈云秀听她娘的话,眼眶也红了,脾气也来了,把筷子一丢,拧身下炕回自己屋生气去了。

  “哎,你这孩子,咋饭也不吃了。吃饱了吗?娘给你留点啊。”沈大娘看自己姑娘小脾气又上来了,没法没法的。姑娘她没办法了,只得回头又安抚了一下沈云芳。“云芳啊,你秀姐没别的意思,你别往心里去啊。”

  沈云芳吃的差不多了,把筷子也放下了,人家有爹娘疼,说对了说错了的,都有爹娘给做主,像她这样的,就是心里不满意还能咋地。

  沈大爷看自己姑娘又耍脾气,气的不行,但是还是顾忌着有外人在,没在开骂,拿起烟卷点上抽了起来。

  “原本这事你大娘说让你秀姐去帮忙,但是你也知道你秀姐那性子,被你大娘惯坏了,好赖不知,说啥都不去,嫌丢磕碜,你说咱们就是农民,靠力气吃饭,干啥丢磕碜啊。”

  沈云芳心里同意,但却不能点头。

  “原本这事你秀姐要是不去,你大娘去跟你二大娘说一声也就完事了,可是昨天晚上你大娘跟我说,让我问问你想不想去,主要是去干活不是白干,干一个月你凤姐给开五块钱的工资。要是你有了这五块钱,你是存起来还是买的什么针头线脑的也是好的。有好事,就得可着咱自己亲戚来,我寻思了一下,是这个理,所以今天把你找来想问问你,想不想去。”沈业清把事情说完。

  沈云芳低头想了想,在心里衡量了下得失,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