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二章 扣麻雀
  北方的冬天是寒冷的,盖家屯从十二月份下了场暴雪后,就正式进入了寒冬。山区的温度更是比别的地方低了几度,天空里三天两头的飘着雪花。

  沈云芳早上睡到自然醒,看了看外面放晴的天,赶紧的起床收拾。

  这些天来,因为西屋种着韭菜,养着蚯蚓,屋里的火不能断,所以这些天她每天晚上都睡不了囫囵觉,总得起来两三次给炕里面加火。

  也因为没有温度计,掌握不好温度和湿度,所以她的养殖业整体发展不太尽如人意。

  韭菜还好,就算温度低点也能受得了,并且她把肥加的足足的,所以到现在为止,韭菜已经割了四次。

  在割了两次后,沈云芳又把韭菜根刨了出来,把韭菜根分了分,把西屋整个屋地下都栽满了。

  那些挡害的生菜,也都让她收了,就剩下插空的那些继续长着。

  一个多月后,生菜都长成了,她把生菜都收了之后,又撒了批生菜种子,现在生菜半大不大的,在长的十天八天的也能收了。

  现在空间里已经存了三十四捆韭菜,都是一斤一捆的。生菜六十颗,因为肥力足,每颗都一斤半以上重。

  原本生菜不止这些的,只是沈云芳没忍住绿色的诱惑,隔三差五的洗几个叶子蘸酱吃,这一个月时间也吃了好几颗了。

  蚯蚓的繁殖就没有预期的那么好了。一是温度湿度掌握不好,对蚯蚓的繁殖有了影响,二就是没有合适的器皿,差不多两个月了,她还是拿最开始的那个咸菜坛子养蚯蚓,大蚯蚓、小蚯蚓和蚯蚓卵混在一起相互影响。

  对这一情况,沈云芳暂时还没有办法解决,实在是找不到东西代替。

  她到是和大栓媳妇打听了下,哪有木工她想做几个木头箱子,或者是能烧瓦罐的地方,她去定制几个合适的瓦罐也行,结果本村即没有木匠也没有会烧瓷的,隔壁村到是有个木匠,离盖家屯十多里路的小树屯有个会烧瓷的,但是现在都不允许私下买卖,而且就是准许她也没有钱,所以只能想别的办法。

  要是实在不行,等来年天气暖和了,她就在后院挖坑铺石子养蚯蚓,虽然肯定有蚯蚓得跑,但是总比现在这样强。

  沈云芳收拾好自己,锅里坐上饭菜,然后喂鸡,在到西屋去烧火浇水去了。

  她现在已经不用每天去生产队喂羊了,从进入一月份开始,队里就把给队里这些牲畜喂食统一做了安排。因为沈云芳年龄小,家里又没有大人,所以她就免了,由二狗子的家人和喂猪的三丫的家人承担,等来年三月春暖花开之后,她在上工。当然她不干活的时候,也是一点公分都没有的。

  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她这才开始穿外出的衣服。

  薄棉袄穿里边,再穿厚棉袄,最外面穿上藏蓝色的那件外套,从炕上拿出自己厚厚的羊毛鞋垫,垫到过大的棉鞋里,这才把自己的小脚伸了进去。

  从箱子里拿出一件外衣,还有那双破手套,到堂屋后,在柴火边上拿起一个柳筐,一个粗木棍就走出了家门。

  到了外面,她把手里拿的那件外套裹在了自己的头上,家里穷啊,没有围巾,她只能对付了。

  顺着后院的小路,沈云芳开始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积雪往山上爬。

  前一阵子趁着没下雪,她很是用了翻功夫去熟悉身后的大山,虽然不太敢往里面深入,但是顺着她家后院进山的这条路她却是走了好几回的,也找到了适合她偷摸种地的地方,为了隐蔽,她找的个离她家有一个多小时路程的小山坡,那里有日照,土地也肥沃,很是适合开垦。

  沈云芳顺着小路一路向上,爬到山坡上时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了,双手拄着膝盖喘了好一会儿,她这小体格子有些受不了啊,再加上昨天刚下完大雪,地上足有膝盖厚的积雪,让她走的更是十分吃力。

  好一会儿,她喘匀呼了气,赶紧的选地方,布置了起来。

  她要趁着刚下完大雪时候,看能不能多来扣几只麻雀。

  是的,沈云芳馋肉馋的没法,想来想去,只能把主意打到了麻雀身上。

  用筐扣麻雀这事她上辈子小时候就干过,而且需要的工具简单,很适合她现在这种一清二白的人。

  说起来,用筐扣麻雀这事,很多小孩子小时候都干过。最好就是在冬天,特别是大雪把所有地盖的严严实实的时候。方法很简单,只是每次的收获都不是很多,因为麻雀反应灵敏,一般情况下扣住四五只就不错了。况且,即便扣住了,从框里取出来的困难也非常大,因为把筐掀起一个缝隙,小麻雀就会从缝隙中跑掉。

  沈云芳完全是从实践中积累出的经验。

  想她第一次来山上扣麻雀的时候,她在雪地里蹲了三个小时,小米被飞来的麻雀吃了不少,她却一只麻雀都没逮到。

  后来慢慢从一次次失败中摸索出经验来,现在对于扣麻雀她也算是半个专家了,每次上山都小有收获。

  沈云芳拿出点小米撒在了扫出的空地上,然后把拿来的筐放到了上面,用一根小木棍把它支起来,小木棍的底端拴上一条细绳。

  为了防止麻雀发现,她特意拿的白色线,放到雪地里要是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她把线顺了顺,手里拽着绳子,她走到旁边一棵大树后面蹲了下来。

  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就有几只麻雀叽叽喳喳的飞了过来,澳门赌博网站:有眼尖的发现了地上的小米,然后几只麻雀就都落到了雪地上。

  麻雀还是比较聪明的鸟类,它看到好吃的也没有冒冒失失的行动,而是慢慢地向箩筐靠近,当它长时间观察确定周围没有危险的时候,便一点一点地挪到了筐底下。

  这就是一场耐心的比拼。

  沈云芳蹲到树后,一动不动,眼睛紧盯着地上的麻雀,等几只麻雀进入到埋伏范围,低头对准小米猛啄猛吃的时候,她手里快狠准的拉动绳子,yes!

  其他的麻雀因为筐的突然倒下吓得没命逃窜,筐里那几只贪嘴的也扑棱着要跑。

  那沈云芳能放过它们吗?那肯定是不能了。

  她刚才数了,筐底下应该被她扣到五只。

  她快步走过去,把自己头上的衣服解了下来,沿筐的下沿围住,边轻轻抬起筐,边把破衣服往里收,特别是把伸进筐的胳膊周围捂严实了。

  然后小心的一只只把里面的麻雀抓了出来,也不用绑,直接抓住很残忍的把脖子一扭,然后把尸体往空间里一扔就完事了,一共五只不多也不少。

  接着她把凶案现场还原了回去,人则继续蹲到树后面等下一波。

  只是这次要等的时间就要比先前长了。因为逃走的那些麻雀是不会再上当的,所以她只能等下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