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一章 羊毛袜
  王大娘是个干活利索的老太太,澳门赌博网站:沈云芳把棉花和布料给她送去刚三天,她就带着儿媳妇和小孙女把一整套棉袄给沈云芳送了回来。

  “都试试吧,看都合不合适,要是不合适,让你嫂子在给你改改。”王大娘坐在沈云芳家东屋的炕上说道。

  大栓媳妇也不客气,拽过棉袄就要往沈云芳身上套。

  沈云芳任由其摆布,把新的棉袄棉裤都换了上,家里没有镜子,她就光脚站在炕上臭美。

  “嫂子,我穿合适不?”

  “大小合适,就是肥瘦有点肥了。你也太瘦了。”大栓媳妇拉着她转圈的看。

  沈云芳今年刚15岁,还没有发育好,在加上营养跟不上去,所以看上去就更是瘦小。

  “不肥,这样最好,有点富余,冬天要是太冷了,还能在里头加点衣服,就是以后胖点也不怕,都能穿。”王大娘是老思想,衣服做的大点好,以后不穿了别人还能捡捡。

  沈云芳左看看右看看,原本对这个时代的衣服也没有多少期望,现在看着身上的衣服,摸摸厚度,这就不错了。

  “挺好的。”给了个五星评价。

  “就是这衣服色儿太旧了,你这小姑娘家家的,穿点带花的颜色多亮堂啊。”王大娘对着沈云芳的一身藏蓝不太满意。

  当初去供销社买布的时候因为手里的钱和票有限,只买了挂里子的细棉布,外面这层沈云芳则直接拿了一件旧衣服改的。

  当时在家挑的,她发现家里还有一件藏蓝色的粗布衣,从大小上看肯定不是自己的,很可能是沈云芳老娘以前的。

  现在这个情况,也没啥好挑剔的了,于是她就拿了自己的一件小花衣做了棉袄外挂,又让王大娘把这件藏蓝色的衣服改改,以后她好套在棉袄外面,耐脏抗磨。

  沈云芳可不觉得穿的满身小花哪漂亮了,她这样的蓝色穿到啥时候都不过时。

  “哎呦,娘,你看看我云芳妹子穿这一身多精神啊,我看可比花的好看。”原本大栓媳妇也没看上这件老么咔哧眼的衣服,不过现在看这丫头穿起来,也不知道咋的哪哪都顺眼,穿起来这个精神啊。

  “是吧,嫂子,我就觉得这色儿能好看。”沈云芳在那沾沾自喜。后面又加了句,“还耐脏。”

  现在的棉袄和不像后世一样,得洗一次拆一次,费事着呢。

  “这傻孩子,你又不钻树趟子,还能咋脏。”王大娘不以为意。

  沈云芳不说了,她可真的想去钻树趟子呢。

  “来,芳,你在把这棉鞋穿上试试,我也不知道你脚多大,我就大约亩的给你做的。”大栓媳妇爱惜的摸了摸棉鞋藏蓝色的鞋面,这才递过去说道。

  “哎呀,还有棉鞋呢,嫂子你给我做的啊,真好。”沈云芳当时可没想到要做棉鞋这事。没想到王大娘婆媳俩直接就给她做出来了。

  “嗯呐,我看衣服改了还剩下点布,寻思你估计也没个可脚的棉鞋,也不费啥事,就给一起做了,赶紧试试大小,不行我就拆了重做。”大栓媳妇笑眯眯的说道。

  “你嫂子针线活比我强,这鞋和这些衣服都是你嫂子出的大力。”王大娘一点都不避讳夸自己儿媳妇,该咋地是咋地。

  沈云芳心里感激,就算她不会做鞋,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手工做鞋的麻烦,纳鞋底子都是靠手,一针一针纳的。做双鞋费老劲了。

  “谢谢嫂子了。”沈云芳心里感激但是嘴里也没长篇大论的道谢,简单的一句表达自己心意就好,至于王家婆媳俩的好,她心里记着呢。

  她坐在炕上试棉鞋,看了看光着的大脚板,赶紧的打开红木大箱子,想了想,从里头把两双羊毛袜子都拿了出来。

  这是她用偷偷拔来的羊毛搓成绳,然后织的,羊毛在洗的时候没有漂白,所以织出来的袜子有些发黄。

  “呦,这袜子可怪好看的。”大栓媳妇稀罕的摸了摸羊毛棉袜,然后就发现了不妥之处,“这是羊毛的吧?”她眼睛瞪着沈云芳看,想到这些羊毛可能的出处,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吵吵啥,还怕人不知道咋地。”王大娘赶紧呵斥自己儿媳妇,往外面看了看,确定没人这才放下心来,拿过她手里的袜子仔细的看了看。

  沈云芳早发现王大娘一家也不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人,要不也不敢把这种薅社会主义羊毛的事往外说。她嘿嘿笑了笑,拿过一双袜子自己穿。

  “大嫂喜欢就好,正好咱俩一人一双。”原本都是给自己准备的,这个时候也没心疼就分出去一双。

  “哎呀,那可使不得,嫂子可穿不好这金贵东西,再说嫂子哪能要你东西。”大栓媳妇一听,手里的袜子好像烫手的山芋一样,赶紧的扔到炕上了。

  “咋就不能要,你和大娘因为我忙活了好几天,我表示一下感谢咋就不行了,赶紧的别和我撕吧啊,赶紧拿着。”沈云芳已经把棉鞋穿上了,穿着一身新衣在炕上转圈圈。

  “啥感谢不感谢的,再说你嫂子已经用你剩下的布给孩子做了一件小衣了,那就够意思了。”王大娘也稀罕那样厚实袜子,但该咋地是咋地,这东西她们不能拿,拿了这算咋回事啊。

  “那哪一样,那是我这个当姑姑的给孩子的,这个是我给嫂子的,大娘你可别眼气啊,我可啥也不给你。”沈云芳拿起袜子又塞到了大栓媳妇手里,并且不让她撒手。“嫂子,这袜子也不穿在外头,放心,没人知道。”这要是让人看到,不好解释羊毛的出处,但是袜子这种东西,只要注意点,别人也发现不了。

  “娘,这……”大栓媳妇也不知道咋办好了,只能看向婆婆。

  王大娘怎么能看不出自己媳妇稀罕啊,她看了看云芳丫头。“我能掏出来,就是真的要给,我可不是那装假的人。”沈云芳笑嘻嘻的说道。

  王大娘叹了一声,说道:“你妹子让你收着,你就收着吧,有空啊多给你妹子做几双鞋就啥都有了。”

  “就是,大娘说的对,我可不会做鞋,以后要是我缺鞋穿了,我可就找嫂子了。”沈云芳打趣说道。

  “哎,行,嫂子一定给你做的漂漂亮亮的。”大栓媳妇稀罕的摸着手里的袜子。

  “这鞋还行吧。”沈云芳嘚瑟的把脚伸出去让人看。

  沈云芳这个身体在这个年代属于偏瘦小的那类,脚也是,按她自己的尺码,应该只有三十五号。

  而大栓媳妇给她做的鞋怎么也是三十七号,她的小脚丫伸进去,后面最少还能伸进去两个手指呢。

  “哎呀,大这老些啊,一会儿我拿回去,给你改改才行。”大栓媳妇看后面都能伸进去两个指头了,怕鞋穿起来不跟脚,赶紧说道。

  “不用改,正好,我还寻思等下雪了,在往里垫上厚厚的鞋垫,要是做正好的,我还垫不进去呢。”沈云芳觉得这个大小正好,她还剩下点羊毛,准备做双保暖的鞋垫,下雪天,她还打算去山里转悠转悠呢。

  “那也行,我那还剩下些碎布头,等有空我在给你缝双鞋垫。”大栓媳妇说道。

  沈云芳看了看王大娘又看了看大栓媳妇,嘿嘿奸笑道:“我这还剩下点羊毛,用那个做暖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