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三十章 死心了
  沈云芳拎着棉花和布踏着咯吱咯吱的白雪,往大伯家走。

  她特意挑的吃过晚饭的点去的,就是怕招人烦。

  “大爷,大娘,在家吗?”沈云芳还是在院外就开喊。

  “哎呀,澳门赌博网站:是云芳来了,你大爷不在家,到别人家唠嗑去了。”沈大娘在屋里听到沈云芳的喊声,出来给开了院门。

  “哎,来就来,咋还带东西呢。”沈大娘一脸喜气的想伸手接过沈云芳手里的东西。

  沈云芳直接递了过去,然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大娘,这是我今天到县里去买的棉花。你也知道我娘走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自己也不会做衣服啊,就想着来求大娘给我做一身。”

  沈大娘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她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想直接扔到地上,又觉得不好,只得僵着脸给拎到屋里炕上放着了。

  转过头,她又堆起满脸的笑容了,但是嘴里说的话却有些不中听:“云芳啊,都是实在亲戚,原本你张嘴求大娘一次,大娘怎么的也得给你做。”她说道这停了停,好像响应她一样,炕上嗑着瓜子的沈云秀不满意了。

  “妈,我小哥明年开春可就要结婚了,被褥衣服什么的可都没做呢,你可分清楚里外拐啊。”她说着,眼神还挑衅的看着沈云芳。

  沈云芳才不跟那么幼稚的人计较呢,她现在就想听大娘怎么说。

  “破孩子,说啥呢。”沈大娘冲着闺女喊了一句,然后转头歉意的对沈云芳说道:“你秀姐不会说话,你别介意啊。不过你秀姐也没说错,大娘有心帮你,但是实在是抽不出功夫来啊,秀她小姨家的哥哥马上也结婚,忙得我脚打后脑勺。恨不得能长出四只手来,你看看这……要不这样,你要是不着急,就放我这,我有空就给你做点。”

  沈云芳笑着把炕上的包袱又提了起来,说道:“大娘都这么忙了,我怎么好意思在麻烦你呢,行了,我在想其他办法。那我就先走了。”说完,推开门就走出了大爷家。

  “呸,想的到美,还想让咱们给她做棉衣,她做梦去吧。”沈云芳还没走出大爷家院子呢,就听到身后沈云秀传来的声音,心里冷哼了一下,就这样的二货,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

  “嘘。”沈大娘从窗户往外伸头看,看沈云芳走出院子了,这才虚张声势的拍了下始终炕上躺着的姑娘:“就你嘴快,娘都给你说啥了,忘了是吧。”

  “哼,我就是看不惯,都吃不上饭了,还臭美做新衣服。”沈云秀鼻子里哼了哼,“她有能耐家里自己做去啊,还拿到我跟前显摆来,真是。”

  沈大娘看自己姑娘嘴里又没把门的,又照着她的屁股给了一下,“我告诉你啥了,你啊啥啥都好,就是那嘴太直,以后得罪人都不知道。这要是以后嫁人了,在婆家也这么直可不行。”

  “哎呀娘,你说什么呢,我以后才不嫁人呢。”小姑娘一听她娘又提给她找对象的事,小脸上有了些羞涩。

  “不嫁你还想当老姑娘啊,我和你爹可不养你。”沈大娘也拖鞋上炕,抓起笸箩里的一把瓜子,嗑了起来。“姑娘啊,咱接着说那个当兵的小伙子……”

  “哎呀,别说了,别说了,我不爱听。”沈云秀一听她娘又老话长谈,当即就把脸子撂下来。

  再说沈云芳,从沈大伯家出来后,拎着包袱,也没去生产队,而是直接去了王大娘家。

  活人还能叫尿憋死啊。你不给我做,那我就想别的法。

  “王大娘,我又来了。”沈云芳看王家的院门没关,她就自己推门走了进去。

  “呦,云芳啊,咋这个点过来了呢。”王大娘刚给儿子摆上饭桌,还没问儿子今天咋样呢,家里就来人了。

  沈云芳看屋里的又是桌又是碗的,赶紧客气了句:“大栓哥刚回来啊,你赶紧吃吧,我没啥大事。”

  “可不,你大栓哥刚从你嫂子娘家回来,到这个时候才吃上饭。”王大娘恐怕沈云芳多想,赶紧解释道。

  其实沈云芳根本没有啥多想的。

  “云芳,吃了没,要不跟你大栓哥一起吃点?”旁边给摆碗筷的大栓媳妇问道。

  “不得了,我吃完饭了,大栓哥你吃你的,我来找大娘有点事。”沈云芳别说已经吃完饭了,就是没吃,她也不好意思来人家吃啊。

  当然要是原来的沈云芳那很有可能。

  “咋地了,啥事?”王大娘问道。

  沈云芳这才不好意思的把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哎呀,这点事哪当得你求,行了,把东西放着吧,等明天我就给你做。”

  “那就谢谢大娘了。”自己的棉衣有着落,沈云芳很高兴。

  “大娘,我在家自己种了点韭菜,刚割完一茬,我拿来点给你们尝尝鲜。”她从包袱最上面拿出事先转移出来的一捆韭菜。

  “哎,这是干啥,你赶紧拿回去啊。”王大娘可不肯要她的东西,这成啥了,人家刚让自己帮着干点活,自己就收人家的东西,那她成啥人了。

  “哎呀,也不是给你们的,主要是我想给小娟尝尝。小娟,告诉芳姨,想不想吃韭菜炒鸡蛋。”沈云芳逗着炕里头坐着的小丫头。

  “想。”王小娟大声的说。惹来她爹娘伸过来蹂躏的大手。

  “哎呦,你这孩子,没羞没臊的。”王大娘听孙女的话,推出去的手就不那么直了,哎,自己咋样都好,可是苦了孩子了。

  两个人又推来推去几下,王大娘也就顺势收了下来。

  沈云芳本想顺势告辞走人的,她还要去生产队喂羊呢,结果却被大栓媳妇拉住,让刚撂下碗筷的大栓帮着去喂羊去了。

  大栓媳妇拉着她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大通,这才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事情。

  “云芳,我听我娘说,你在家里栽韭菜了?”

  “嗯哪。”沈云芳早就料到她是想问这个,也不隐藏,给了肯定的回答。

  这下大栓媳妇反而不知道要问啥好了。

  到是沈云芳很是识趣,也不用大栓媳妇问了,就把温室种菜的理论简单的说了一遍。

  “我以前也没种过,今年就是想试一试,没想到还真的行了。”沈云芳不介意王家一起种韭菜。

  “你在屋里种菜,屋里湿气多重啊,你家房子能行吗?”大栓媳妇想提醒她,怕她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几把韭菜和房子之间,哪个重要那是显而易见的。

  沈云芳看了看王家人,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真是想法说出来一点。

  “大娘,大嫂你们也知道我的情况,我们家就剩我自己了,可以说是有了上顿没下顿的,我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想让自己吃饱吃好,再说,现在我十五了,再过几年我肯定得嫁人,我家的房子到时候空着也好不了,还不如我早点利用上呢,再说,要是房子真的不行了,那等我以后有能力了,我就回来重盖一栋,盖砖瓦房。”所以说,现在这房子只要能坚持到五年后就可以了。

  王大娘和儿媳妇对看了一眼,虽然不是太赞同云芳这丫头的想法,但是却也真的歇了自己家跟着栽韭菜的心思。

  云芳丫头眼看着两三年就得嫁出去了,房子留着也不知道是留给谁的,所以现在祸祸也就祸祸了,但是他们家可不行啊,他们老的老小的小,全指着这房子遮风避雨呢,可不敢祸祸,也不能祸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