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十七章 猫冬了
  当进入到十一月份,天空中下起了这个冬天第一场雪的时候,盖家屯整个生产队也正式进入了猫冬阶段。

  沈云芳不用在每天领着羊上山了,但是却要每天早晚去给羊喂干草,顺便打扫羊圈卫生。

  当她抱着膀子瑟瑟发抖的从生产队出来的时候,没有回自己家,而是直接去了王大娘家。她冻的受不了了,必须尽快去县里买棉花做棉衣。

  她现在来王大娘家,就是想问问大栓媳妇还去不去了,要是去就一起,要是不去自己也必须去。

  要不她肯定成为史上第一个被冻死的穿越人士。

  “嫂子在家不?”沈云芳走到院门口就大声的喊了一声。

  大栓媳妇正和婆婆坐着边纳鞋底唠闲嗑边看小娟玩,就听到外面沈云芳的叫声了。

  “哎,我听着咋是云芳那丫头的声呢,这是咋地了?出啥事了?”王大娘被沈云芳带着颤音的一嗓子叫的心有些突突。

  当初云芳丫头她娘去了的时候,这丫头也是带着哭腔这么在外面叫唤的。

  大栓媳妇凑到窗户那往外瞅了瞅,“娘,是云芳那丫头。”

  回头看婆婆要穿鞋下地,赶紧的说:“娘,你别动了,我去看看去。”

  “哎,那也行。外面怪冷的,有啥事让她进屋说。”王大娘把伸出去的脚又缩回到了被窝里。

  “哎,我知道了。”大栓媳妇穿上棉鞋,开门就出去了。

  “云芳啊,咋地了?外面冷,赶紧的进屋说。”大栓媳妇紧走几步,打开院门就拉着沈云芳往屋里走。

  沈云芳也不推辞,赶紧的就跟着进了屋。

  看到炕上的王大娘,赶紧的打招呼。

  “来脱鞋上炕,炕里暖和。”王大娘往里面挪了挪,让沈云芳上炕说话。

  沈云芳也不客气,脱了鞋就上了炕。

  王大娘把盖在脚上的被往这边扯了扯,把她的小脚也给盖上了。

  “大娘,你家可真暖和,我又活过来了。”沈云芳从脚开始一路暖和到心里。

  “呵呵,咋地你家柴火不够烧啊,那一会儿就拿点家去。”王大娘被她那样逗笑了。也看出来了,这丫头过来估计也没啥大事,还能开玩笑呢,肯定就没大事。

  “那倒不用,我前一阵子搂了不少松枝子,够烧了。”沈云芳赶紧的摇头,她自己家够够的,可不能占王大娘家便宜。

  “今天咋有空来呢,前两天喊你都不来。”大栓媳妇也脱鞋上炕,把鞋底子又拿了起来,唠嗑也不耽误干活。

  “嘿嘿,嫂子,我今天是来找你的。”沈云芳看着人家纳鞋底有些心动,她不光缺棉衣棉裤,她还缺棉鞋啊。

  “啥事?”大栓媳妇用针划了划自己的头皮。

  “前一阵子我不是说想去县里吗,我来问你还去不去了。”沈云芳看王大娘手里的鞋底子,尺寸这么小,肯定是给小娟的。嫂子手里那个尺寸大,看来应该是大栓哥的。

  “这天去?”大栓媳妇有些惊讶,这大雪豪天的,可不好走啊。

  “嗯,我前两天还得上工,也没有空去。现在下雪了,不去也不行啊。”她拉开自己的棉袄给王大娘看,“大娘,你看我的棉袄,这么薄,我一出门就被寒风打透了,跟没穿一样,要是在不买点棉花做厚点的棉衣穿,没几天我就得被冻死。”

  上次去赶集没碰到棉花,想着到县里买也是一样的。这是这些天没空去县里,这棉衣也就一只没做上,谁知道这雪下的太突然了,再不做她非被冻死不可。

  王大娘上手摸了摸沈云芳的棉袄,皱起眉头,确实薄了点。本还想问问她去年的衣服都哪去了,但是马上想到,那时候云芳她舅妈曾经在云芳家转悠了不少时候,走的时候背着一个大包袱,还是背着人的。

  当时她看到了也没太当回事,现在想来,估计这孩子凡是好点能让人看上眼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吧。

  “嗯,得买,你不会做,你买回来大娘给你做。”王大娘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她可怜这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啊。

  “那谢谢大娘了。嫂子你去不去了?”沈云芳原本是打算让自己亲大娘给自己做的,没想到王大娘会主动说给自己做。

  大栓媳妇没说话,到是先看了看自己婆婆。

  “你看我干啥,你想去就去,我还能挡着你不成啊。”王大娘横了自己儿媳妇一眼,她可是从来都自诩自己是个开明的婆婆,啥时候干预他们小两口的事了。

  “哎呦,我娘最最开明了。”大栓媳妇也不顾云芳丫头在,就开始拍自己婆婆马屁,这关系啊,就在处,适时的说句软和话,有利于促进婆媳间的感情。

  “去,就会给我戴高帽。”王大娘笑骂了一句。

  “娘,我也要去。”旁边始终自己一个人玩的小娟听她娘要去县里,也不自己玩了,赶紧的凑到大栓媳妇跟前,拉着她娘的袖子撒娇。

  “娟,咱可不去,外面大雪豪天的,可冷了。”还没等大栓媳妇反对呢,王大娘就一把把自己孙女抱了过来。

  小娟瘪了瘪嘴,心里有些不乐意,但是这孩子脾气好,没有哭闹。

  “娟啊,等你娘走了,奶就给你做好吃的,给你一个人煮鸡蛋吃好不好,不给你娘留。”王大娘小声的在小娟耳边哄着。

  小娟毕竟还小,一听有好吃的小脸又有了笑模样,也学着奶奶的样子,趴在她耳边说:“奶,得给我娘留,咱煮鸡蛋分四瓣,咱家一人一瓣。”

  “哎呀我的乖孙女啊。”

  沈云芳看着面前幸福的一家人,羡慕的不得了,她也想要个这么可人疼的女儿。

  这话要是让别人听了,肯定会笑话死她,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就想着要生娃了,还不笑死人。

  不过沈云芳的心里年龄在那摆着呢,上辈子她的事业到后来很成功,但是家庭却不是那么美满。结婚那时候因为事业推迟了要孩子的时间,谁知道当事业稳定了,她想要享受生活,想要享受家庭温暖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已经不一样了。曾经对她千依百顺的老公,对着他只是阴沉着一张脸,而且人家拿着她的钱,在外面已经有了个小家,她的功用不过就是个提款机而已。

  当时她非常冷静的提出了离婚,并且没让前任老公占得一分便宜,现在想来,对于前任老公,她投入的也不够多吧。

  到后来,她就一个人过着富婆的日子,生活上无忧了,情感上却更向往家庭的温暖。但是那个社会已经不再单纯,以她的身价,想找个真心实意想好好过日子的男人不容易,所以到最后她出车祸为止,她都是单身一人。

  现在看到这样温暖的一幕,她除了感动之外就是向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