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十三章 赶集(一)
  这天初一,赶集的日子,沈云芳早早的去生产队把羊喂好,然后去王家找大栓媳妇去了。

  因为每当这天村里去赶集的人都不少,所以像沈云芳和大栓媳妇这样的年轻人就不用指望村里的马车了,只能靠双腿走着过去了。

  盖家屯到公社差不多二十里路,要是走的话大概得走两个小时。

  大栓媳妇又约了两个相熟的小媳妇,有沈二柱的媳妇,还有王建军的媳妇,四个人一起走在出村的小路上。

  “云芳,你真的跟沈映雪掰了啊?”王建军媳妇是个开朗的性子,和沈云芳没说几句话就自来熟了,边走边聊点八卦。

  “也不算掰了吧,就是我不给她挖野菜了而已。”沈云芳想了想,斟酌的回答道,虽然她不想给人当傻子,但是也不想得罪人啊,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要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传到当事人耳朵里那不是结仇吗。

  “哎呀,这还不算掰了啊,我估计现在沈大富一家看你都得眼眶子发青。”王建军媳妇一挥手大咧咧的说道。

  可不是,以前有这么个免费劳力,现在她罢工了,人家当然看不上她了。

  “那也没有办法,我现在真是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沈云芳还是尽力找理由,遮羞布总还是要的。

  “呵呵,掰了才好呢,现在你和沈映雪不好了,我也不怕跟你说,那家人啊都可差劲了,你不知道,我家跟他家的地挨着,他们家有机会就上我家的地里偷摸的划拉点,你说说我都亲眼看到了,她娘还能睁眼说瞎话的狡辩,有这样的娘,能教出啥好闺女来。”王建军的媳妇一脸不屑的说道。

  原来还有这样的渊源啊。

  “你快别说了,就这一件事,你都说八百遍了,就不能换个事说啊。”沈二柱的媳妇埋汰她道。

  “她家那差劲事多了去了,不过我就爱说这个事。”王建军媳妇不服气的说道。“再说老话说的一点都不假,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你看沈大富那秧子,可不就结了沈映雪那样装腔作势的果吗。”

  “你嘴上可留点德吧,人家小姑娘也没得罪你。”大栓媳妇为人善良,虽然也喜欢八卦,却不愿意在人背后说人坏话。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高傲样,用得着你的时候,又是嫂子长又是嫂子短的,用不着你的时候,那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了,就她家那样是的,她爹娘那样是的,她又什么可傲的。”王建军媳妇不客气的说道。

  “人家是高中生,当然有傲气的本钱了,有本事你也去读个高中,你也能仰着头走路了。”沈二柱媳妇说道。

  “哼,我怕看不到路摔死,再说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高中基本上啥也不教,她天天去学校混日子不就是躲着不想干活吗,当谁看不出来啊。云芳你也上过高中,你说我说的对不对?”王建军问沈云芳。

  这个时候的学校被前几年的运动闹的,基本上已经形同虚设,所以很多孩子都是上了高中后就请假回家干活,等毕业的时候走走关系就能拿到毕业中,也算是高中毕业了,像沈映雪这样坚持着去学校的还真是不多。

  沈云芳不记得了,只能呵呵两声。

  “你问云芳干啥,欺负人是不?”大栓媳妇有些拉下脸来,云芳是她带来的,不能让人挤兑啊。

  “哎呀,你这人就是心思多,我咋欺负人了,我就是让云芳给我证明一下。”王建军媳妇这才反应过来,这么直接问沈云芳不太好,这不是说沈云芳也啥也不是吗,“云芳啊,嫂子可没别的意思,你别吃心啊,嫂子性子直,但是心眼绝对不坏,等咱俩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了。”

  “噗嗤,你可真有意思,有你这么自卖自夸的吗?”沈二柱媳妇也受不了她了。

  “我这哪是自卖自夸啊,我说的都是真事。”王建军媳妇咋咋呼呼的说道。

  就这么几个人斗着嘴,走道也不无聊。

  不过慢慢的沈云芳就有些跟不上了。

  从村里出去的路都是土路,开始走的时候沈云芳还没有什么感觉,等到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她就觉得她的脚丫子疼,感觉前路慢慢,这路咋就没有个头呢。

  “累了吧?”大栓媳妇看云芳一个劲的锤自己的腿,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走累了。

  “嗯,还有多远啊?”没走过这么长的路,冷不丁的有些受不了。

  “这才走了一半。”王建军媳妇说道,她们都是走惯了的,走个二三十里来回都不当回事。

  “啊?还有那么久啊。”沈云芳真的是哀叫出声,她觉得她要是走到地方,脚底下肯定得走出水疱来。

  不管怎么样,都走到一半了,开弓就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等几个人到了集市的时候,太阳已经要到正中间了,沈云芳拖慢了大家的速度。

  原本一步都不想走的沈云芳,在看到偌大的集市后,也来了精神,拉着几个就要从头逛起。

  其实集市就开在公社旁边的一个晒谷场上,多说有篮球场那么大。

  已经是十月末了,天气也有些冷了,所以集市上商品很是单一。

  一共分了几块,一块卖蔬菜的,这个时候菜地已经罢园,都是卖一些过冬的蔬菜,比如说白菜、土豆、萝卜、芥菜嘎达、胡萝卜、大葱、姜、蒜等等这些容易储存的。一块是卖副食品的,这里有卖豆腐、豆芽和粉条的。一块是卖日用品的,锅碗瓢盆都有,还有些柳条编的筐等等。还有一块就是卖牲畜的,现在这个季节只有几只小猪仔和小羊羔卖。

  “嫂子,现在让社员私下买卖了啊?”沈云芳有些兴奋,听她家老人曾经说过,这个时代是不允许私下交易的,一经发现那就是重罪,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罪名能轻了吗。不过显然现在自己所在的村子情况和自己上辈子听到的有些不一样,猪和鸡都让随便养了,也许私下交易也是允许的吧。

  “你这孩子想啥呢?”大栓媳妇赶紧的把她拉过来,怕她刚刚说的话被人听到。

  王建军媳妇和沈二柱媳妇也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她。

  “不能吗?”难道她猜错了。

  “当然不能了,那可是经济犯,是投机倒把罪。”大栓媳妇小声的说道。

  “可是,这些……”沈云芳指着集市不解了,那不是就有人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