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十二章 发家第一步
  接下来的几天,沈志文都没空进山捡柴,沈云芳就早晚在家收土豆萝卜,上工了就赶着羊进山,因为对山里还不熟悉,也不敢到处跑,所以她都是赶着羊去松树林那里,让羊自己吃草,她则进去搂松枝子。当然她不可能一背篓一背篓的把它们背下山,那太没有效率了,所以她搂好松枝子之后,就直接装到空间里。

  赶着羊上山不容易,所以她中午也不回家吃饭了,反正有空间在,在松林里吃饭就当时野餐了。

  等晚上估摸着要到下工点了,她才赶着羊下山,把羊送回去后,她就关了院门,把空间里的松枝子摊在院子里让风呲呲,第二天早上她出门之前在收到空间里。

  家里一下子多出那么多柴火恐有人怀疑,所以这些松枝子沈云芳不打算让它们在见天日了,以后要是冬天要用的话,就直接从空间里拿就好了。

  在把地上的某处松枝子搂干净之后,沈云芳又发现了点好东西,就是地上带着腐叶的黑土,这就是天然的营养土,用它种东西肥力绝对杠杠的。

  于是,沈云芳在每天上山搂柴火之余,又多了一份工作,就是用铁锨铲土。

  没过几天,沈云芳就发现她的空间实在是不像样了,左边一堆柴火,右面一堆土,还有些牛粪也被她收到了空间,这些东西和吃的放到一起,就是沈云芳的轻微洁癖这些天已经将要被治愈也受不了了。

  怎么办呢,有天晚上,她进空间看了看惨不忍睹的空间后,突发奇想,要是能把整个空间分成一个个小的隔间就好了,这样在每个隔间里装不同的东西也不会相互打扰。谁知道空间还真是给力,她脑子里刚有这样的想法,空间就自动按照她脑子里想象的样子给整个空间像宿舍一样隔出一个个的小空间。

  每个空间大概就十平米那么大,柴火虽然很多,但是装在这种隔间里,到是适应了空间高不可测的特性,往高发展了不少。

  沈云芳就把自己空间里的东西分类存放了起来,然后整个空间就又规规矩矩起来。

  因为有了柴火,有了计划,手里也有了材料,沈云芳趁着有空的时候,就把家里的西屋收拾了一下。

  先是把屋里的破烂都拿了出去,整个西屋除了那个大炕之外,就在没有别的东西了。

  她准备把西屋弄成暖屋,冬天她可以在里面养蚯蚓,相信通过一冬天的繁殖,蚯蚓也能初具规模了,到了春天,她在多养几只小鸡,澳门赌博网站:抓两只小猪,蚯蚓当饲料也能够用。

  蚯蚓当饲料养家畜虽然有营养,但是却容易诱发疾病,要是一个侍弄不好,很可能会赔的血本无归,上辈子沈云芳父母就曾经吃过这个亏,不过后来在失败中吸取经验,最终掌握了技术掌握了诀窍,利用蚯蚓,把猪养的膘肥体壮,小母鸡也个个的勤下蛋多下蛋。沈云芳那个时候也参与其中,所以也会这项技术。

  在这个时代,用粮食喂牲畜太奢侈了,也没有这个条件,所以用蚯蚓喂牲畜是沈云芳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而且就听说不让多养牲畜的,倒是没有听说不让养蚯蚓的,所以她在家悄默声的养多些蚯蚓当饲料估计也没有人会注意。而且蚯蚓这种东西非常好养活,不费粮,非常适合这个时代。

  还有,她在后院的地里看到了一垄的韭菜根,当时就想了,冬天要在屋里种点韭菜,就像以后阳台种菜一样,到时不管是卖还是自己吃都很不错。而且韭菜这个东西,很好养活,长得还快,只要肥供上了,差不多半个月就能割一茬。

  原本她是想钉几个木头箱子,把菜和蚯蚓都养在箱子里的,但是她在家翻箱倒柜的,也没找到几根能钉木头箱子的木板,也没有锤子,也没有钉子,总之,木头箱子一时半会是没有了。

  但是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就是没有木头箱子,她的计划也一样要实行下去。

  没有木头箱子,那她就直接把土铺到地上,直接把韭菜种到屋里地上总行了吧。

  当然蚯蚓就要想办法找个器皿,放到炕上养了。

  正好,韭菜耐寒,一般在十五度到二十五度之间生长最好,而蚯蚓需要在二十度到三十度之间才能积极的繁殖,现在没有两个屋子分开养,只能将就都放一起了。

  屋里只能是烧炕进行保温,烧炕的话,肯定是炕上比地上温度高,这样正好把两个问题都解决了。

  这个屋子很长时间没住人了,炕道里不知道积攒了多少草木灰了,她一点一点的把里面的灰掏了出来,然后抓了把松枝子烧了起来。

  不一会儿烟顺着炕道往里走,沈云芳的心就放下了,还好,这炕还好烧。

  她又填了几个树枝子,然后就不管它了,脱了鞋上炕,开始收拾窗户。

  这个屋子原本窗户就小,还用报纸给糊上了,她动手把上面的报纸撤了下来,然后又把筐里装的那些塑料布拿了出来。

  这些塑料布以前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很旧了,有的还有些破损。

  比量了一下,她找了个和窗户大小差不多的塑料布,钉到了窗户边上。这块塑料布的脚上有一个小洞,沈云芳从炕里掏出一个还有火星子的树枝,在找了个小片塑料布,用树枝子靠近塑料布,等表面有烤化了的迹象时,赶紧的就把手里的塑料布贴到了窗户上,漏的洞就这么被补上了。

  完美。

  这天晚上,沈云芳把空间里从松树林里收回来的土铺到了西屋的地上,因为本身这些土的肥力就够了,所以她也就没有在多施肥。

  做完这些天已经黑透了,再加上这屋子好长时间没烧过火了,得烧一晚上加加温,所以沈云芳炕洞里塞满了柴火后,又在屋里各处都撒了点水后,就去隔壁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她起了个大早,把早饭坐到大锅里之后,她拎着铁锨就去后院把地里的韭菜根给启了出来。

  在地里抖了抖根上的土,装到筐里,就给拎到了西屋。

  锅里的大碴粥也热好了,沈云芳洗了洗手,把灶膛里的火撤了,盛了一碗大碴粥,就着一小碟子的咸菜嘎达吃了起来。

  吃完饭,简单的刷洗了一下,她就又钻进西屋忙活了去了。

  昨天晚上,她特意起来两回,给炕洞里添柴火让屋子里继续加热,在就是每次都浇点水,一晚上过去了,她一推开西屋的门,一股又湿又闷的气浪就迎面扑来。

  她没有温度计也没有湿度计,全凭着感觉,觉得差不多可以种植了。

  她把装着韭菜根的箩筐拽进了屋里,往地上一倒,就开始摆弄了起来。

  韭菜这种植物是属于多年生植物,种了一茬后,只要根还在,那接下来的几年,只要肥够了,它就一茬一茬的长,所以村里人基本上家家都种韭菜,好养活还出数。

  沈云芳现在就想直接栽韭菜根,这样见效快。

  她把一坨根须逐个分开,然后用手把太长的根掐断,基本上就是上面留四指,下面留两指,然后六七根放到一起,一小簇一小簇的栽到铺到地面上的土里。

  没多大一会儿,她就把韭菜根都栽完了,因为家里本身的韭菜根就不多,所以她铺的土并没有都种满,想了想,她又去找了点生菜的种子,扬了扬手,把种子随便就洒了出去。

  希望这些生菜能长出来,这样她冬天的菜就不会那么单一了。

  把水浇透了,在炕洞里填满了柴火,这才收拾了下自己,出门上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