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二十一章 腌酸菜(二)
  大栓媳妇看沈云芳忙碌的身影,想了想试探的问道:“云芳啊,我听说这两天沈大富家的闺女为了能去上学,天天起大早的去河边搂猪草,有的时候晚上回来还的去,这事你知道吗?”

  大栓媳妇知道原来两个小姑娘好的像一个人似的,沈大富家让闺女搂的猪草更是让沈云芳给包了,现在这样,难道是两个小姑娘闹掰了?

  沈云芳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她说的沈大富就是沈映雪的爹。

  “是吗,前两天她还来找我,说她要上学没空挖野菜,想让我帮着她挖菜呢,看看,这不是也抽出空来了吗,这时间啊,挤挤咋地都有。”沈云芳装模作样的感叹道。

  其实这些天每天早上沈映雪在去搂草之前都会去她家敲门,她当没听到也不给开门,她觉得她拒绝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也不知道沈映雪是真的看不出来还是不甘心,这些天早上还是依然去敲她家的门。

  “你答应她了?”大栓媳妇追问道,全村的人都看出来沈大富家的丫头心眼不正,是利用沈云芳这个傻丫头呢,可就这傻丫头自己寻思不过味来。原先看她给别人干活还傻乐呢,她都替她着急,现在终于看沈映雪自己干活了,她是真怕云芳扛不住忽悠,又给人白干活去了。

  “哪能啊,我这身体都这样了,需要休息,可不能累着,再说,我还打算明年也养头猪呢,咋也不能让我大爷在为难了,不能给咱盖家屯扯后腿了。”沈云芳说道。

  “哎,你这么想就对了,要是有那功夫给他们家搂猪草,都能自己养头猪了,云芳啊,不是嫂子市侩,你自己想想,要是自己养猪了,不管咋样,年底总能剩下点,自己手里有钱了,这过日子心里也不慌了不是。”大栓媳妇劝道。

  “嫂子,你说的太对了,我现在手里可没几个钱,就想着咋能多赚点呢。”现在的沈云芳不傻,怎么可能给别人家做白工。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门口传来了磅磅的敲门声。

  这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

  “嘘……”沈云芳赶紧的给大栓媳妇比了一下,让她别出声。她家基本上没有人来,这几天都是沈映雪来敲门。

  大栓媳妇也是个聪明人立马闭嘴,顿时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了声响。

  不过大人能忍住屋里的小孩子可就没那么好的耐性了,听到磅磅的敲门声院子里还没有了动静,在屋里就害怕的喊道:“娘……”

  大栓媳妇听到自己姑娘在屋里叫,赶紧起身进屋然后屋里的声音也没了。

  沈映雪在门口贴着大门听了听,她确定刚刚她听到院子里有声音的,可是自己一敲门里面就没声了。其实这些天她早上晚上都来敲门,可是每次都没人来开,有几次也像今天这样,明明她听到院子里有声音的,但是只要她一敲门院子里就安静下来,她就是再笨也知道沈云芳这是不待见自己,在里面也当没听到不给自己开门。

  沈映雪心里恨啊,手上就越发的使劲,把木门敲的直扇呼,“云芳,云芳,你在家吗,我是映雪啊……”要不是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她才不会来讨好这个破落户呢,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女,还这么的不近人情,就和该她不受人待见,沈映雪心里狠狠的想着。

  沈映雪平时也是自持高中生的身份,高傲的很,不能这么没皮没脸,人家摆明着不理她还扒上来,不过现在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每天早上都要走上一个多小时去邻村的学校上课,下午五点多才能回家,能干活的时间实在是有限,而她家那种情况,她要是不能喂饱了家里的猪,她娘肯定不能让她去上学的,所以这些天她真的是辛苦,早上天不亮就起床,有的时候早上搂的草不够吃晚上放学回家还得再上山,几天下来她就吃不消了,所以只能期盼着沈云芳还能像原来那么傻,继续帮她的忙,只要在坚持大半年,让她高中毕业,她肯定好好收拾沈云芳。

  沈云芳在院子里默默的扒着白菜叶,她虽然不知道沈映雪心里怎么想,不过她可不想在当傻子了,也希望沈映雪能明白自己的拒绝,慢慢的两个人关系淡了知道互不往来是最好的。

  “云芳,云芳,你在不在?呜呜,云芳,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你知道我娘那个人的,我都快叫她逼死了,云芳,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就在帮帮我吧,就帮我半年就行,等明年我毕业了肯定会报答你的,呜呜……”

  沈映雪在院子外又敲又哭的絮叨了好一会儿,看院子里还是一声没有,看了看天色,最后只得哭着走了。

  院子里又静默了一会儿,沈云芳才进屋把大栓媳妇叫出来继续干活。

  “沈映雪这些天都来啊?”大栓媳妇挺好奇的。

  “嗯,早上一遍晚上一遍。”沈云芳据实以告。

  “哎呀,这可真是不要脸了。”大栓媳妇怕自己骂的被屋里的姑娘听到,所以很小声的。

  沈云芳笑了笑,没有接话,这个时候自己说啥都不合适,还是让别人品去吧。

  之后两个人对刚刚的事情只字不提,继续前头的话题,说说笑笑的,时不常的还喊两句,和屋里的小丫头说说话,手里的活一会儿就干完了,因为缸小,所以也就扒了十颗白菜就差不多了。

  大栓媳妇拿着大白菜,就着大锅里的开水,把菜往热水里一放,滚一圈就出来,然后放到小缸里码好,摆满一层就在白菜上撒一点盐,就这样一层层摆,直到把缸摆满。

  两人合力把缸挪到了靠着西屋的墙边上,那里温度不冷不热的正好。

  然后用凉水把缸填满,水的位置离缸沿差了几厘米,最后把沈云芳洗干净的一块大石头压到了最上面,才算完事。

  “明天早上缸里水要是下去,你就添点,再过几天,白菜会往外渗水,到时候你再舀出来点,你自己多注意点吧。”大栓媳妇领着孩子走的时候,也不忘嘱咐沈云芳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