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十七章 不会过日子
  沈云芳无语了,这咋啥事都能上纲上线了呢。

  公家的牛粪和无主的牛粪,也就是差在这些牛在哪忍不住而已,在这也就集中点,难道以后自己要牛粪还要在老牛屁股后面跟着吗。

  “不是,大爷,我不是想拿它沤肥,我是想着我家柴火不太够了,我今天去山上捡,已经没啥了,我……”哎,她说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沈云芳只知道牛粪晒干了能当柴火烧,但是两辈子加一起还真没烧过牛粪,所以说完了也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看着沈业清的眼光就有些忐忑。

  她的话虽然没说明白,但是却也让沈业清明白过来,他严肃的脸由黑变红,然后又变得难过,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

  “哎,你说你这孩子,有困难咋不跟大爷说呢。”

  自己这个大伯还是失责啊,没照顾好自己弟弟家的遗孤啊,在他们这样的山区,让孩子没柴火烧了,只能捡牛粪。说出去他都丢磕碜啊。

  “也不是啥困难……”

  “行了,别说了,等明天我让你二哥去山上给你勾点树枝子下来。在让他带你去南边那片松树林子里搂点松枝子,咋也够烧一冬天了。”柴火在这个山区还真不是啥难事,要不是政策不允许,放几棵树就够够的了。

  沈云芳还真不知道后山上有松树林呢,要是自己能找到,去用空间多装点松枝子回来,那就完美了。

  “别干了,赶紧出来,大爷找你有点事。”沈业清的话打断了沈云芳的胡思乱想。

  她看了看脚边的那些牛粪,真不舍得啊。

  她脸上那小表情到是把一脸严肃的沈业清给弄的哭笑不得的。这孩子咋还就看好这牛粪了呢。

  “哎,你说说你这孩子,这些牛粪是公家的,咱们不能占公家半点便宜。”沈业清语重心长的说道。

  沈云芳的回答就是暗地里翻了个白眼。

  沈业清看自己侄女那撅起来的嘴巴,嘴角抽动了下,“就这一次啊,下不为例,你想要牛粪,就得自己到路上捡去。”

  沈云芳高兴的直点头,只要把这些牛粪给她就行。

  这次她利索的从牛棚里走出来,牛粪和大爷之间,咋地也是大爷重要啊。

  “大爷,你刚说找我有事啊,啥事?”

  沈业清这个时候装起了深沉,看了自己侄女一会儿,这才叹了口气说道:“我让你大娘给你装了一百斤苞米,你一会儿就和我一起去背吧,不过先说好啊,这是最后一次。以后你就自己好好干吧。你爹是个烈士,你作为遗属可不能给他丢脸。”

  沈云芳在后面一下一下的点头,行,只要给她个缓冲期,她又信心把自己的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即使是在这个啥啥都不让干的年代。不过说实话,作为烈士遗属她真的没觉得有啥光荣的,反而觉得每次被人提及,好像就又一次提醒她,她是个没爹的可怜孩子。

  沈业清领着侄女往自己家走。

  “老婆子,我让你给云芳装的苞米呢?”沈业清一进院子就朝屋里喊。

  结果屋里静悄悄。

  沈云芳探头看了看,又把头缩了回去,估计谁也不带高兴把粮往外借的,也许这就是肉包子打狗了。

  沈业清进屋找了一圈,结果人没看到,心里立马明白了,这是心里不乐意,澳门赌博网站:特意躲出去了。

  “秀,你娘去哪了?”沈业清推开姑娘的屋门,看她正坐在炕上纳鞋底就问道。

  “我哪知道?”沈云秀还朝沈云芳翻了个白眼,真不要脸,在自己家白吃白喝,现在还想白拿。

  她最后一句说的小小声的,但是在场的人应该都听到了。

  “我还不信这个劲了,人不在家我就拿不了粮食了,你不装,我自己装。”沈业清也不找人了,大步往自己家堂屋走,准备开地窖自己拿粮食。

  躲在院门口往屋里看的沈大娘一看老头子要自己拿粮食,什么也顾不得了,冲进家门就去拽沈业清,“哎呀,你这个死鬼,这是不想过了是吧,你自己有儿有女的你不知道啊,你是想饿死我们娘几个啊。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一天天辛辛苦苦的干活,最后这粮食还不一定给谁呢,谁来给我做做主啊。”沈大娘哭唱的功夫还不忘狠命的拉着沈业清。

  “你给我闭嘴,我还没死呢。”沈业清回身想把自己的衣服抢过来。

  “大娘大爷你们别吵了。”沈云芳很是无语。

  “哼,这下你高兴了吧,把我家搅合的都鸡犬不宁的了。”沈云秀站在门口仇恨的看着她。

  沈云芳不理沈云秀,她知道症结所在,所以直接跟沈大娘说:“大娘,我也不是白拿你的粮食,这样吧,我照价给钱行不。”

  沈大娘那边的哭闹戛然而止。

  “你要买?你有钱吗?不会要打欠条吧。”沈大娘有些信不着她。

  “放心大娘,我娘给我留了点钱,只要不太高价,应该能买点。”她说的还是有所保留的,她可是看小说知道,这个时期虽然没有自由市场,但是城里是有黑市的,那里的粮食是粮店的两三倍,也就是一斤大米,正常买也就一毛四分二,但是要是在黑市上买,就要三毛多一斤。

  “咱都是实在亲戚,哪可能要你高价。”沈大娘立马变脸。

  “不行,要啥钱,粮借你等明年你还过来就行了。”沈业清坚决不同意。

  这哪能行,这不是投机倒把吗,要是被人抓住是要挨批斗的。

  “哎呀,你一边去,我和云芳唠。”沈大娘恐怕这事让老头子给搅合黄了,赶紧的赶他。

  “你这老娘们,是不是想让我被撸下来啊,要钱了,那不成投机倒把了。”沈业清着急的直跺脚。

  沈大娘听了,吓了一跳,这么严重啊。

  “哎呀,大爷,哪有你说的事啊,我大娘是可怜我没有饭吃,给我点粮食,我看大娘正为了堂姐结婚没钱发愁,我就提前随点钱,两个事不搭,就是亲戚间正常走动,你可别给我们上纲上线啊。”沈云芳最怕这事黄了,要是真的不给她粮食了,她未来的一年怎么过啊。

  “对,就是这个理。”沈大娘一拍大腿。

  “我不管你们了。”沈大爷拍拍裤腿子,走人了。

  沈云芳和沈大娘对看了下,这是同意了吧。

  于是两个人就讨论了下粮食的价格。

  粮店里大米一毛四分二一斤,面粉一毛六一斤,玉米面七分一斤。

  最后商定的价格是大米两毛一斤,玉米面一毛一斤,面粉她家也少,所以不卖。

  沈云芳寻思了一下,要了五十斤大米,一百斤玉米面。一共二十块钱整。

  不是不能多买点大米,只是沈云芳怕自己太扎眼,还是稳妥着来吧。当然她和沈大娘也说好了,这是只有自己家人知道,最好还是别告诉别人的好。

  最后是志杰哥和志文哥一人一袋子给她扛回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