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十六章 牛粪
  等沈云芳听到上工的锣声时,已经放好地瓜,收拾好自己,往生产队走去。

  她准备今天趁着上山,多捡点柴火回来。

  昨天晚上她收拾了下后院,然后就有了个计划。当然计划的完成是需要一定的准备,今天的柴火就是其中一项。

  把羊群牵到昨天吃草的那个位置后,又把头羊栓了起来,她才开始忙碌起来。

  小山坡上没有几棵树,在这捡柴火不太可能,只能往山里走。她顺着一条明显是被村民踩出来的小土路往山上走。

  沿途看到有树枝子什么的,她都捡着,捡了一小堆她就把柴火放到空间里,因为地形不熟悉,她也不太敢深入,所以转悠来转悠去的,也没捡到太多的柴火。主要是这里离村里近,很多小孩子没事的时候就会来这里捡树枝子,所以掉地上现成的树枝子还真没多少。

  沈云芳走出了一身的汗,看了看天,主要是感受了下肚子的饥饿程度,判断现在应该已经接近中午了,于是放弃在这片捡柴火了,她得回家做饭,只有吃饱了才有体力干活啊。

  还像是昨天一样,把羊群留下,她一个人又溜回家做饭去了。

  家里只有苞米面,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煮苞米面粥,上面架了个盖帘,洗了几个地瓜放了上去。

  又去后院揪了一根老黄瓜,削了两个土豆,等锅里的粥和地瓜都好了,这才开始炒菜,做了个老黄瓜炒土豆片。

  她家就一个灶眼,就一口大锅,只能先烧饭再做菜,时间上就有些长。

  就着黄壤地瓜,她又喝了两大碗粥。

  下午的时候,她还是在那山坡附近转悠,收获不是很多,要是靠这速度捡柴火,那她到冬天之前就啥也不用干了,就捡柴火得了。

  她赶着羊群往回走,想着明天早上得给自己做点干粮带着,她明天就往远了走点。

  按照正常程序把羊赶回圈,又打扫完羊圈后,她又顺便去牛棚看了看。

  哦,比昨天还脏,看来是没有人来打扫过了。

  想着自己的计划,沈云芳又不怕脏不怕累的挥动起铁锨,不知道是帮谁打扫起牛棚的卫生了,她的目的当然不是想做雷锋了,她只是想要点牛粪而已。

  现在她多希望有人能告诉她一个好消息,“牛粪有的是”啊。

  坐在生产队屋里的沈业清却有些着急的一个劲的往窗外看,刚刚他可是看着侄女赶羊回来的,按照往常的惯例,云芳那丫头打扫完羊圈就会回家。他正好在这把人拦住,把事一说就完事。

  为什么有事没在看到沈云芳的时候就拦着呢,主要是沈业清这人心思有点多,你说他要是看着他大侄女干活,他这个当人大爷的能不帮把手吗,但是吧,他这个身份,去扫羊圈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一般的时候,沈业清要是有事,都会在生产队里等着,等沈云芳从后院出来的时候,他在拦下说事。

  可是今天看着孩子进去了,都等了要有半个小时了,那丫头还没出来呢,这是咋地了,打扫个羊圈还这么磨蹭,都是被三弟妹给惯坏了。

  沈业清等的有些心焦,也是担心那孩子有啥问题,也不拿着了,赶紧的就往后院走。

  这个生产队的房子是好,就是对着后院的墙上没有窗户,所以坐在屋里只能看到前院。

  等沈业清走到后院的时候,就看他大侄女正在牛棚里闷头干活呢。

  哎,你说这是咋说的呢。没想到这孩子还有这品质呢。

  “云芳啊,你咋还扫牛棚呢,二狗子又没来咋地。”

  这个牛棚的卫生工作是归村里另一个淘小子负责的,当初为了照顾自己三弟家,也是为了照顾烈士遗属,让云芳这小丫头放羊,同时也是考虑到影响,他又找了村里另一家困难人家一起照顾,就是二狗子家,让他家淘小子负责每天打扫牛棚。

  只是这个二狗子有些不着调,一周能来打扫一次就不错了。

  沈云芳被身后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主要是没有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人不回家吃饭,在外面瞎溜达,随即心里就是一阵的庆幸,多亏自己还没用空间把牛粪都装走,要不还不得让人逮这正着啊。

  “那什么,我看这埋汰的不像样了,再加上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顺手的事。”看到来人是自己大伯,她担着的心放下了一点,但是还是有些心虚,她真不是那种品德高尚的人。要不是为了牛粪,她才不干这活呢。

  没想到沈云芳这句磕磕巴巴的话,居然讨好了沈大爷。

  沈业清很是欣慰,自己侄女干了活居然还不居功,这是啥思想境界啊。不过,该咋的是咋地,不该小丫头干的活她没有必要干。

  所以他站在牛棚外边,背着手板着脸对里面拿着铁锨的沈云芳说:“行了,别干了,你出来,大爷找你有点事。”

  沈云芳下意识的就想抬腿跟着大爷走,可是看到脚底下的那堆牛粪又停住了。

  看了看外面的大爷,又看了看已经让她聚到一起的牛粪,你说怎么就这么凑巧呢,他就不能晚一会儿出现,她一点牛粪还没贪着呢,要是听话现在出去不干了,那她先前的力气不是白费了吗。

  沈业清没听到后面有跟上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就看自己侄女咔吧着大眼睛,一下看看自己,一下又地头看看脚下。

  他这个角度还真看不到她脚底下有什么好东西,往前凑了一下,看到了自己大侄女一眼一眼看的东西,心里的气也来了。

  你说就是一堆牛粪,你还有啥舍不得的。

  “咋的了,这些牛粪有啥问题?”沈业清又扳起脸来,自己这地位还没一堆牛粪重要呢,让谁寻思谁都不带得劲的。

  脑袋都没过沈云芳就说道:“没啥问题,我就是想拿回家。”

  “胡闹。”沈业清厉声喊道,“就算这些牛粪不值啥,那也是公家的东西,你是啥思想觉悟,咋能占公家的牛粪?咱们生产队种地也要肥料,各个都像你一样,把公家的东西都拿自己家去,那得成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