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十一章 秀表姐
  沈云芳在心里啧啧了两声,不管什么时候,有权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别看大伯只是个生产队长,但是就这个小队长在农村也是个土皇帝啊。

  左右看了看,也算是熟悉环境了,院子里和堂屋都没有人,她推门进了西屋,然后就愣了一下。沈大爷家算是个大家庭,从老到小的,一共有十二口,平时吃饭都的分两桌才坐得下。今天老二一家四口回了娘家,所以剩下的人都挤到一起吃饭。沈云芳进来的时候一家人都停下来筷子看着她。

  “云芳来了,都这点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快,秀,给云芳妹子拿双筷子去。”沈业清一句话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先吃没有等沈云芳的原因。

  但是却没有让沈云芳心里释怀,虽然她心里明镜一样,大伯一家都烦她,但是今天是大伯让她来吃饭的啊,既然请人吃饭就该有个样子,怎么能吃饭的人还没来,你自己家就开始吃了呢,这明显就是不把她当回事吗。

  沈云芳从来都知道她是个小心眼的女人,现在这种情况,她就小心眼了。

  “哼,她自己没长手没长脚啊,来我家白吃白喝,咋的还让我伺候啊。”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大姑娘,一头乌黑的秀发编成了一根粗粗的大辫子,由肩头甩到了胸前,说不出的青春说不出的朝气。

  这就是沈业清的小闺女沈云秀,也是沈云芳的堂姐,一个集万千宠爱为一身的沈家公主,今年刚刚十八岁,正是花骨朵的年纪。

  她本身条件也挺好的,身材高挑挺拔,容貌虽然不是很明艳那种,也是个耐看的小清新,而且胜在年轻,皮肤好,气色好,很是招人,只是坏就坏在她的性格上,公主都是有公主病的,这是可以被理解的。

  沈大爷家有两个儿子一个闺女,因为家庭条件好,所以两口子从小就对唯一的女儿比较娇惯,这些年下来就养成了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小姐。

  非常不幸的,这个沈家的娇小姐和沈家的丑小鸭不睦,造成每次沈云芳来大伯家,别人还没说什么呢,就得被沈云秀刺得几句。

  正没拿好眼神瞅门口的人的沈云秀一听她爹支使她干活就不乐意了。她没把沈云芳撵出去都不错了,还想让她伺候她,没门。

  沈云芳脸上的笑脸变的公式化了起来,但是还是笑着,毕竟一屋子的大大小小都看着她呢,她努力让自己脸上不发热,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点,不过她看着这个不会说人话的堂姐眼神就锐利了起来。

  当着这么多人面被自己姑娘顶了,沈业清觉得没面子了,手里的筷子啪的一声就摔到了桌子上。“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哪那么多话,我这个当老子的支使不动你了是吧。”

  沈业清在盖家屯这地儿已经说的算好几十年了,这么当着儿媳妇侄女面被人顶的时候还真不多。

  桌子上的几个孩子被爷爷拍桌子的声音吓的一激灵,旁边的大儿媳妇赶紧的安抚自己家孩子,对于始作俑者没有勇气责备,就只能不拿好眼神瞅门口的堂妹,表达自己心中的不满,当然她可不敢对沈云秀有什么不满,那可是公婆的心尖子,现在沈家还没有分家呢。

  “哎,你看看你这个人,多大岁数了,还不好好注意身体,喊什么啊,再说秀也没说什么啊。”桌子上唯一一个岁数大的妇女好声好气的埋怨了沈业清一句。

  沈云芳知道这个就是自己的大娘,人还算好,只是在外人与自己孩子之间,始终都是护犊子的,人之常情,人之常情。

  “就是,爸,你消消气,我去给云芳拿碗筷不就完了。”大堂嫂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是大堂嫂,算是一个笑面虎,啥事人家也不参与,但是啥好事也别想拉下她,在沈家也算个人物。

  大堂嫂只是说身子可没动,不过也真的不用动,她刚说完,身边婆婆就一把按住了她。小声说道:“吃你的饭。”大堂嫂耸了耸肩,没在吱声。

  “云芳啊,你可别往心里去,你也知道你秀姐就这脾气,她这是不拿你当外人呢。都是自家人,哪还用你大爷在这让来让去的啊,也不嫌外倒。咱家东西在哪你都熟,自己拿碗筷去啊。”大娘安抚完沈云芳转头就埋怨的瞪了自己姑娘一眼。

  “秀,你也是,这么大人了,还不会说话,好好的话,让你给说拧吧了,这多亏都是自家人也没人挑你这个理,这以后有了婆家,可不兴这样了啊。”

  现在沈大娘正着手要给自己老姑娘说一门满意的亲事,所以三句话不离婆家。

  沈云秀看了看她爹的脸色,到是也没反驳她妈的话,只是看着门口的沈云芳还是很不服气的用鼻子哼了哼。

  沈云芳就这么尴尬的站在门口,是进也不是,走也不是。你说你闺女之前,能不能先说句话让我也上桌啊,我就这站着呢,你就说你姑娘,这是不想让我进来吃饭的意思啊。

  大堂嫂投给自己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旁边是只顾自己闷头吃饭的大堂哥和几个侄子,还真是没有人能给自己解围了。

  “云芳,你大娘说的对,你也不是外人,自己拿碗筷赶紧的过来吃饭。”沈业清被自己老婆子这么一说,也没了脾气,又招呼了一声门口的人。

  沈云芳哎了一声,她是想有骨气的转身就走,可是自己肚子还饿着呢,跟谁过不去都行,但是跟自己,跟自己肚皮过不去那就是傻瓜了,再说她还有些不太懂的事情需要找人问清楚。所以她转身到堂屋,在碗架子上拿了碗筷,又回到屋里,也跟着坐到了炕上。

  “云芳啊,你大爷中午回来就说你病了,让我晚上给你做点好的补补,这可难为坏你大娘了,现在家家哪有好东西能补身子的啊,最后没办法,把家里最后一块腊肉给炖了,快,你伸长点筷子,多吃几块。”大娘是个很会做人的人,她虽然也烦这个不会干活,还成天来蹭饭的侄女,但是在人前,她该说的话该做的事是一点都不差的。最起码她得做给老爷子看,做给儿媳妇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