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八章 都是人物啊
  因为食材有限,沈云芳家的午饭就是苞米面地瓜粥,配着老黄瓜蘸大酱。

  “要不要喝点?”沈云芳成功的把跟屁虫沈映雪给打发回家了。

  她现在可不想照顾别人的情绪,她就想管好自己的肚皮就完事。

  关上大门后,她就开开心心的喝起了苞米面地瓜粥,足足喝了三大碗才饱。

  顾不上休息,稍微收拾了下,赶紧的又匆匆的往山上爬,到了山坡上看十五只羊都老实的在那吃草,一只不多一只不少,她这一直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再说沈映雪,垂头丧气的往家走,脑子里还在想要怎么和老娘说,她才能让自己明天去学校。

  沈映雪进家门的时候,沈家也在吃饭。四口人围在一起,一人面前一碗苞米面糊糊,桌子中间一盆子炖土豆片,还有一篮子窝头。

  “你可真行啊,还知道吃饭时候回来。”刘招弟一看她一根草都没拿回来,当时脸就撂了下来。

  沈大富从碗里抬了抬头,然后什么也没说的又埋头吃了起来,旁边沈家两个男孩沈英雄和沈英才根本就没抬头。

  沈映雪知道自己老娘的脾气,这个时候最好什么也不说,她溜溜的去了厨房,拿了碗给自己盛了一碗,乖乖端到饭桌上。

  刘招弟对着女儿就没好气,“跟你说话呢,你死人啊。出去这么长时间都干啥去了,一根草也没拿回来?”

  沈映雪夹了一筷子的菜,小声的解释道:“我去找云芳了,娘,她是病了所以才没往咱家送猪草的,等过两天她好了,肯定能接着送的。”

  虽然今天她感觉云芳有点变了,澳门赌博网站:好像不那么好说话了,还说暂时不能帮自己挖菜了,但是她觉得吧,这些都是暂时的,只要她再去哄哄,云芳还是会帮她的。

  “等?等?你能等,猪能等啊?过两天猪都饿死了,她在送猪草还有个屁用。我不管啊,家里没人搂猪草,要是那个傻丫头不送过来,你就别去上学,在家好好给我干活。”

  沈映雪咬了咬嘴唇,把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脑子里又转了起来。自己老娘和沈云芳的脾气她都了解,人原本就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所以她也本能的想着要捡软柿子捏,她不会想去跟老娘提出不干活的要求,只想到要去把云芳拢络住,让她继续为自己服务。

  她这正想着下午要跟云芳咋说呢,沈家两个小子已经吃完饭,把筷子一扔,出去玩去了。

  刘招弟下桌的时候顺便把桌子上装窝头的篮子给拿走了,还没好气的说道:“赶紧的吃,吃完了你也别瞎走了,赶紧的去搂猪草,要是晚上不够家里猪吃的,小心你的皮子。”

  沈映雪也不想耽误时间了,三两口把手里剩下一点窝头吃干净,赶紧的收拾桌子。

  沈映雪家是典型的重男轻女家庭,要是不听话,或者干活不利索了,刘招弟的大扫帚疙瘩说轮过来就轮过来的。

  刷锅洗碗之后,她想了想,回屋换了一身干活穿的补丁衣服,然后背上箩筐拿着镰刀就出门了。

  她一路奔着沈云芳家去,在山坡上果然看到坐着望天的沈云芳了。

  “云芳,我一猜你就肯定在这。”说着高兴的凑了过去。

  沈云芳有些不开心,她正在脑子里做第一个五年计划呢,被人打断,还是被自己不喜欢的人打断能高兴才怪。

  “映雪,来搂草啊,那边的高,刚才我看到了。”沈云芳指着山坡的一头。

  那边有一片比膝盖还高的灰灰菜,别看天气已经冷了,但是它们生长的还是很茂盛。

  沈映雪看了看,还是选择在沈云芳跟前坐下,她认为还是要先把云芳哄好了才是关键。

  “没事,在那也跑不了,倒是你,不是身子虚吗,咋还上工呢。早上还说身体比啥都重要,现在就不爱惜自己了。”那语气要多关怀有多关怀,要多亲切有多亲切,末了还伸手去沈云芳的额头上摸了摸,“嗯,还行,不烧了。你啊,就是不会照顾自己,发烧了就得多喝水,生病了就得多休息。哎,要不这样,反正我也要在这割草,这几头羊我就帮你看着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平时都是你帮我,现在终于有机会让我也出出力了。”

  沈云芳摸了摸自己的胳膊,把自己竖起来的汗毛按回去,这也太麻应人了。

  “可别介,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不得举报我啊,你可别害我了。”

  沈映雪的小脸立马变得泫然欲泣起来,“云芳,我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想帮帮你,平时都是你帮我……”

  沈云芳安抚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要是让人看到我上工的时候偷懒那可是要挨批评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你明白我的心就行。”沈映雪欣慰的破涕为笑。

  沈云芳真想仰天长啸,至于吗,为了让自己做牛做马,这么小岁数的丫头就如此的工于心计,如此的做作,这样的人长大了也肯定是个人物啊。

  自己招惹不起,还是敬而远之吧。

  “你别管我了,赶紧的去搂草吧,我估计你要是明天想去上学,今天就得搂好几筐,还是早点干的好。我没事,我就在这坐着,也累不着,你就不用理我了。”沈云芳挥了挥手希望身边的人赶紧的该干嘛干嘛,可别在这浪费时间了。

  沈映雪看了看沈云芳又看了看那边的灰灰菜,考虑了一下,今天云芳肯定是不能帮自己了,所以她今天必须把未来两天的猪草也搂够,否则她娘明天肯定还是不让她去县里上学,不过云芳还是要拢络的。

  “要不云芳,你也跟我去那边呗,你坐着,我搂草,咱俩还能在说说话。”沈映雪笑着说道。

  沈云芳怎么可能答应,巴不得离她远远的呢,“不得了,我懒得动弹,这边有太阳,我躺在这还能暖和点,你自个去吧,不用担心我。”说着人就躺了下来,一副懒洋洋晒太阳的样子。

  沈映雪看沈云芳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只得说道:“那行,你就在这躺着吧,我去那边了,羊我给你看着,你就放心吧。”

  “嗯,行,你去忙吧,羊你不用管,我栓着呢,跑不了。”沈云芳把眼睛都闭上了,只是摇了摇手。

  终于安静了,沈云芳舒了口气,开始继续思考自己被打断的五年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