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七章 口腹蜜剑的闺蜜
  沈云芳有些懵,脑子有些跟不上,所以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跟这个小姑娘好成什么样,只能含糊的说道:“没事,已经不发烧了,基本好了。”

  沈映雪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拍了拍胸脯,“呼,这我就放心了,你不知道,听我娘说你都好几天没往我家送猪草了,我这个担心啊,云芳你一个人太辛苦了,要不我就不去上学了,我还是回来帮你吧。”

  沈云芳挑了挑眉,这是怎么个意思?她还要给这个小女孩家送猪草,为啥?她闭了闭眼睛,在自己的记忆里翻找和这个小姑娘的种种过往,等张开眼的时候,眼里一闪而过的是讥讽。

  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小姑娘是什么体制啊,这个年代父母双亡不说,连交个朋友都是口腹蜜剑、蛇蝎心肠的人。

  沈云芳和这个沈映雪同年,所以从小学开始两个人就一起上学一起放学的,关系自然而然的就好了起来,但是沈云芳这孩子实诚,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对沈映雪这个唯一的小伙伴好的都没话说了。

  沈云芳家穷,但是她娘对她还是很好的,沈映雪家不穷,但是她爹娘重男轻女,所以上学的时候中午饭经常都是沈映雪吃沈云芳的,沈云芳就饿着肚子,晚上回家一起吃。平时要是沈云芳有了什么好东西,保证没过几天就被沈映雪唬弄过去了。

  沈云芳老娘去世那年,两个人正好上高中,沈映雪家里说啥都不让她上,让她回家干活,帮着她娘刘招娣养猪,到年底好多挣点钱,给儿子存钱娶媳妇。

  但是沈映雪是个有思想有追求的农村小姑娘,哭着喊着,和家里斗争也非要上高中,她不想以后还留在农村,她想当城里人,上高中就是她踏出农门的第一步。沈云芳看到沈映雪天天哭爹喊娘的非常同情她,所以默默的站在了沈映雪的背后,支持她上高中。后来沈映雪答应了家里给开出的条件,如愿以偿的上了高中,只是以后每周回家之后都要干活,她要负责给家里唯一一头大肥猪填饱肚子。

  沈云芳作为好朋友当然得帮忙了,所以那一年高一,放假的时候都是两个人一起起早贪黑的给沈映雪家搂猪草。而这个事情在沈映雪的刻意掩饰下,村里知道内情的人不多,沈云芳还是那个天天什么也不做的懒丫头。

  后来沈云芳的娘去世了,沈云芳自然辍学,原先两个人放假搂猪草的事就慢慢变成了沈云芳一个人天天都要干的事了。沈映雪只负责每天放学之后来找沈云芳拿猪草就行。

  可以说沈映雪家的猪就是沈云芳给喂大了。当然,这么大点的村子,就藏不住什么秘密,因为沈云芳天天的都往沈映雪家送猪草,所以慢慢的村里人也品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大家对沈云芳的感官还是没有变好,还多了一个傻丫头的头衔。可不是,自己家的任务猪都不养,还巴巴的天天给人家割猪草,这不是傻是什么。

  “这样啊,那你就先回来吧,我身体不好,也真是有心无力了,暂时帮不了你了。”沈云芳想明白了一切,很想痛快的就跟面前的女孩说那你就别念了,你家的猪自己养去。不过,一下子和原来的好友撕破脸,很可能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自己芯子换了,即使性格变了,也不能立马追击的就变,得循序渐进才行。

  沈映雪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云、云芳,你……你……”咋不按套路出牌呢,你不是应该安慰我,然后鼓励我,并且主动把搂猪草的事情揽过去吗。

  这些天沈云芳发烧没有出工,自然也就没办法搂猪草,沈映雪家的猪没有野菜喂,在家饿的嗷嗷叫,李招娣也就不让沈映雪去上学了,沈映雪没办法,这才来找沈云芳的。

  “映雪我明白你的好心,你是心疼我,知道我身体不好,不想让我累到,我都知道。”沈云芳一脸我都明白我都了解的表情,“哎,你说是不是人要死的时候,想法就会变呢,你不知道,我这次发烧可凶险了,晚上的时候我都梦到了我娘来接我来了。”

  沈映雪突然一惊,梦到已死的人来接,那不是要死了吗。

  “可能是我娘还是舍不得我,第二天我又醒了。不过,我也想明白很多事情。映雪啊,其实人活在世上,别的都不重要,只有自己的身体最重要。我可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可劲造害身体,你明白不?”沈云芳语重心长的说道。

  “啊?”沈映雪一脸的茫然。

  “哎,我太累了,这一天天的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还得挣吃的挣喝的,实在是没有力气在干别的了,云芳,真是对不起,帮不了你了。”沈云芳说完摇头叹气越过她往自己家走。

  沈映雪直到沈云芳走下山坡了才消化了她的话,“哎,云芳?”

  沈云芳在前头头也没回,只是摆了摆手,脚上加快步伐,想甩开后面的人,溜回自己家。

  这样的闺蜜,必须趁早断绝关系,自己可不是原来的傻蛋。

  只是事与愿违,沈映雪马上反应过来,跟着沈云芳就进了沈家。

  现在也没法往出撵人,沈云芳只得当没有她那个人,进屋后就手脚麻利的开始刷锅做饭。

  沈映雪跟着她后面转,然后斯斯艾艾的说道:“云芳,我咋觉得你变了呢?”

  “变了?哪变了?”沈云芳拎起面口袋从里面舀出一小碗苞米面来,用水和匀,想了想早上就喝的玉米面糊糊,虽然两碗半,但是根本不抗饿,两泼尿就没了。

  沈云芳当身后的人不存在,亲自下到地窖里看了看家里的存量,然后皱起了眉头,家里是真的穷啊,粮食就早上提拉上去的那小半袋子的玉米面,黄豆、饭豆、绿豆啥的都不能当饭吃,也就糜子能蒸豆包,但是她自己也不会弄。地窖里还有不到一筐的地瓜,十来个拳头大小的土豆。

  “我也说不上来。”沈映雪能说你不帮我挖猪草就是变了吗?心里的真实想法不能说出来,只能找些别的了,“你、你去地窖干什么?”咋说着说着话,人就走了呢,没礼貌啊。

  “家里没吃的了,我看看还有啥能垫肚子的。”沈云芳闷闷的声音从地窖里传了出来。

  “没吃的了你就去你大爷家吃呗。”沈映雪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去,还是吃自己的踏实。”沈云芳拿了两个大地瓜,从地窖里爬了上来。

  沈映雪很有眼力见的把她手里的地瓜接了过来,“我来帮你。”

  “哎呀,太好了,我这身体正虚着呢,这一上一下的,头晕的不得了,你帮我把地瓜洗干净啊。”沈云芳爬上来后,扑棱扑棱衣服,理所当然的吩咐道。

  想放灶台上的地瓜放不下了,沈映雪看着抚头说晕的沈云芳,只能出门上后院打水洗地瓜去了。

  沈云芳轻轻哼了一声就不管她了,看锅里的水已经开了,就搅合着把苞米面下来进去。“快点的,锅开了。”

  “哎。”沈映雪的声音从屋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