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六章 放羊娃
  沈业清点了点头,“身子还没全好,你就别走那么远了,赶着羊到后面小山坡就行,你今天也别割草了,身子虚也背不动。”

  沈云芳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想起,她这每天八个公分也不是那么好赚的,除了早上把羊赶到村子后面的山上吃草外,等下午回来的时候,她还需要割一大背篓的青草,给这些个羊做储备粮。就是现在没有青草了,她也得在放羊的时候搂回来点干草,用不用不说,但是活她必须得干。

  而这个背篓也是公家的财产,就放在羊圈的旁边,今天沈云芳就想起拿小鞭了,没想起来还要背筐割草。

  沈云芳咧开嘴傻笑了一下,她这是怕自己说多了,让人发现她已经换了芯子,所以早就决定,在这些熟人面前要低调在低调,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行了,天也不早了,你赶紧的去吧。”沈业清眉头又皱了起来,这个侄女就是这种闷不出讨人厌的性子,现在加上孤女的身份,让他这个大伯说多了也不是,说少了也不是,总之,不管怎么做就是捞不着好。

  “对了,既然你病好的差不多了,明个你就早点,咱村里有多少只眼睛看着呢。”沈大伯这个时候又想起她迟到的事了。

  “行,我知道了大爷。”沈云芳没脾气的点的点头,她作为一个拥有成年人思想的小女孩,她心里明镜一样,她这个放羊的活,是占了她爹和她大伯的光,要不是她爹是烈士,她大伯是生产队长,这好活咋也轮不到她。

  “哎,你晚上到大爷家来啊,我让你大娘给你做点好的,给你补补身子。”沈业清都要走进屋里,又停下身转过头冲着也要走出生产队大院的沈云芳喊道。

  沈云芳回过头来惊讶的看了沈业清,在她的记忆里,沈云芳这个孩子可不是一个招人稀罕的孩子,特别是最近这一年,因为家里没了老娘,也是为了省下一口粮食,她可是各个亲戚家的蹭吃蹭喝,虽然看懂了人家脸上话语里的不欢迎和嫌弃,可是她就能当没听懂然后大咧咧的照样去蹭。

  每每沈云芳想起来都觉得汗颜啊,那到底是怎么个没皮没脸啊。

  没想到大爷居然会主动让她到家里去吃饭去。

  “哎,好。”沈云芳下意识的回答道,说完马上就后悔,你说她一个换了芯子的成年人,哪好意思腆着脸去白吃白喝啊,特别是明知道人家一家子都不欢迎她的情况下呢。

  沈业清看着她点头,也没在说什么,就这么背着手,皱着眉走进了屋里,他还得好好想想,让家里的老婆子晚上做点啥好的……

  沈云芳出了生产队的大门,就跟着前面的一群羊往家的方向走,等过了自己家,径直走上了通往大山的小路。

  羊群的最前头是一只体型最为健壮的公羊,是这个羊群的头,其他羊都是跟着它走,所以一般的时候,沈云芳在放羊的时候只要看好这个头羊,其他羊就丢不了。

  在山路上走了有五分钟,就到了前山一个小山坡上,这里算是离村里最近的一处山坡,平时放羊挖野菜什么的基本就在这附近。

  沈云芳看这些羊都自动自觉的找好位置,低头吃草了,她就围着山坡转悠起来。

  在沈云芳的记忆里,这座大山是很神秘、很危险的,经常听老一辈人说,山里啥野兽都有,什么熊瞎子舔人,老虎吃人,野狼叼人,野猪拱人,说的跟真事一样,导致在山底下长大的孩子,很少有人敢单独进山转悠的。到了春天挖野菜的季节,大多都在她现在所在的这个山坡上挖。人多了才会一起往山里面深入深入,但是也就到南面那片松树林为止。

  而沈云芳以往来山上放羊,也就走到这里为止,从来没有在深入一步。

  以一个现代人的思想来分析一下这个事情,山里有没有老虎还有待于考究,但是野猪什么的那是肯定有的,因为就在今年秋天,还曾经从山上下来一只大野猪,妄想祸祸庄家,被看青的村民,敲着锣给吓跑了。

  沈云芳转一圈后,就坐在山坡上看着羊吃草,心里就这么东寻思西寻思的,一会儿想自己要在这个时代靠什么发家致富呢,一会儿又寻思,这山就是无尽的财富,自己要是能打头野猪就好了……

  直到她的肚子咕咕叫了,她这才想起来,今天出来的匆忙,很多平常的准备都没有做,比如说她放羊是一天的活,一般她出来的时候都要背着个水壶还有点干粮的。只是她穿来的比较突然,业务还不是很熟练,她只想着把羊领出来,可没想起给自己准备点东西,看来她当务之急是好好的把原主的记忆好好的过一遍,既然要代替人生活下去了,就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绝对不能出什么纰漏。

  但是肚子叫也不能忽视啊。

  沈云芳坐起身看了看旁边的羊群,又看了看山脚下自己家。把这些羊放着应该没事吧?自己在这坐一上午了,这些羊也没怎么动地方,自己要是回家做饭吃饭在回来,也就一个小时,它们不能丢吧?

  沈云芳看着身边的羊群有些为难,突然想到那天二姑说的话,这些羊群可比她值钱,要是丢了卖了她也赔不起的话。

  看了看自己近在咫尺的家,在看看老实低头吃草的羊,沈云芳咬了咬牙,突地站起身,抓住领头羊脖子上的麻绳,拉扯着把它领到了一棵小树边,把绳子牢牢的系了上去。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吧。

  傻大胆沈云芳就这么一步三回头的回了家。

  刚走下山坡,迎面就碰上了个小姑娘,看着到是和沈云芳差不多大。沈云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嗯,认识,好像还是自己的闺蜜,叫沈映雪。

  “云芳,澳门赌博网站:你这是要去哪啊?我正要去山坡上找你去呢。听说你病了,我好担心啊,今天特意请假回来看你,你怎么样啊,没事吧?还发烧吗?”

  明显这沈映雪就是冲着沈云芳来的,看沈云芳从山坡上下来,她赶紧的快走两步,上去就抓住沈云芳的手满脸关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