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四章 家
  沈云芳家是个典型的东北农村屋子,一共就三间屋,一进屋就是堂屋,也是厨房,左右两面都有一个屋。

  沈飞扬昨天就是住在东面的屋子里,里面除了一个大炕及两个红木箱子,再就是一张四角桌和两个腿不太齐整的凳子。

  桌子上还有个煤油灯。是的,这个时候盖家屯还没有通电,家家晚上都靠着煤油灯照明。而沈云芳家的煤油灯早就没有煤油烧了,所以好长一阵子,她晚上都是摸黑的。

  她推开对面西屋的门,往里看了看,和她住的那屋没什么太大区别,只是这个屋子更暗。沈飞扬看了看窗户,比东屋的还小,而且窗户上都用报纸给贴上了。

  窗户下面就是一个大炕,炕上光溜溜的,连个炕席都没有,整个屋里就地上摞着放着几个柳条编的筐,最上面是个空簸箕。旁边杵着一把锄头和一把铁锨。地上还放着一个一看就用了很多年的菜墩。

  沈飞扬走过去,没嫌弃灰尘大,在筐里翻了翻,好东西肯定是没有,框里放了一卷塑料布,几根稍微粗点的铁丝,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还有一双棉手套,几块破布。

  转悠一圈,确定屋里都查看一遍了,最后把地上的那个菜墩拎起来,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盖家屯地处山区,算是在山脚下。

  沈飞扬从屋里出来,就看自家院子挺大的,但是到处是鸡屎,正有四只老母鸡昂头挺胸的在院子里乱转呢。它们看到屋里出来人了,都热情的凑了过来,咕咕咕的叫了起来。

  估计是一天多没有人喂它们了,它们饿啊。

  沈飞扬看到它们后脑袋里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家居然养了四只鸡,难道现在不割资本主义尾巴了吗?

  她愣在当地努力的想了想,嗯,好像这个偏远的小山村被这个****的年代影响不是很大,除了六几年那时候来过几次红卫兵,这些年基本就没有人来她们这里了。就是知青什么的,他们屯子也没来一个。

  所以就算在抓的最严的那两年,盖家屯里的村民还是该干啥干啥,该养鸡还是养鸡,没有太大影响。

  前年突然上面又下来了新命令,说是为了响应国家号召,各家各户都要大力发展养猪,支持国家建设,鸡鸭不管养多少均可,没有要求,但是猪必须要养,每家每户每年必须要向国家交售一头合格的肥猪,合格标准是达到一百三十五斤以上,交售到公社肉食站。

  当然要是养多了也是不准许随便买卖的,只能卖给国家。

  不过虽然家家都养鸡养猪,但是却家家都困难,因为沈飞扬想起来了,从沈云芳懂事起,盖家屯生产队到年底分的钱都很少,勤快点的人家,一家子一年下来能分到一百三四十块就不错了,要是懒的,一家人一年三五十块也是有的,而这些钱,要从年头花到年尾,油盐酱醋衣服鞋袜啥的啥啥都要钱,这些钱能将将巴巴够一年花用就不错了。

  至于想要多挣点钱,那就只能靠着家里养的老母鸡和大肥猪了。基本上每家都是把攒着的鸡蛋拿到供销社直接卖给国家,或者在供销社直接换东西用。

  这个年代鸡蛋是硬通货。拿着鸡蛋就可以直接当钱花。

  那有人就会想,澳门赌博网站:既然这样,那在家多养几只鸡不就完了吗,再不行等年底把肥猪卖了不就有钱了吗。但是吧,这个年代人都吃不饱,养鸡养猪都不是容易事。

  要想鸡下蛋、勤下蛋也是要喂粮食的,要不光吃菜叶子,鸡也受不了啊。养猪那就更是了,它比人吃的都多,一般人家哪有那么多粮食喂啊,所以一年下来猪也是瘦巴巴的,国家的收购价格也低,所以算起来养猪并不能赚多少钱。

  但是这对于上辈子搞过养殖的沈飞扬来说,这些都不是事,她有些眼光发绿的看着脚边几只老母鸡,感觉好像生活有了盼头。

  为了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这几只鸡是一定要养好的。沈飞扬振作精神,拿起门后面的大扫帚就开始划拉院子。

  沈家分前院后院,前院主要就是养鸡,后院是自留地,种点平时吃的菜什么的。

  前院大约有个四五十平,左面堆了点柴火,都是些树枝子,沈飞扬知道,这是沈云芳平时去山上放羊的时候顺手捡回来的,留着平时做饭烧火用,院门外还有一个大的柴火垛子,家家都这么放,堆得老高,留着冬天烧火用的。右边是半人高的鸡窝,旁边还用树枝子扎了个小院,这是平时四只老母鸡活动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那几只鸡却能在院子里散步。院墙是石头墙,这是当年沈云芳的老爹还在的时候,和沈家兄弟几个一起上山弄的石头,所以沈家几兄弟的围墙都是石头墙。

  沈飞扬对这个一米多高的围墙还是很满意的,第一就是安全,以后就她一个女孩子在这住了,有这么个结实高大的围墙在,从心里上就有一种安全感。再有就是可以隔绝一些人的视线,以后自己在家里搞点什么东西,也不能让人一眼就看透不是。

  现在石头墙的一周,都被种上了窝瓜秧子,这个月份了,叶子都已经脱落,就剩下几颗绿皮大窝瓜窝在地上。

  她把院里的鸡粪扫到一起,然后在门后又找了个破簸箕,把鸡粪都搓到里面,然后端着就去了后院。

  沈云芳家算是真真正正的坐落在山脚下,整个村子,她家在村里的最北头,紧靠着大山,顺着她家后院的小路,走不到十分钟就能进山。

  当然她家门前也有条通往山里的路,只是从那条路上去,先到的是一个小山坡,那里是她经常去放羊的地方。

  因为在后面就是山了,没有人家了,所以沈云芳家的后院比一般人家都大。

  后院整个就是一大片菜地,顺着房子的方向,纵横有两条小土路。

  沈飞扬端着手里的簸箕,顺着一条小土路往后院里面走去。

  现在是十月中下旬了,地里已经罢园了,就几个留种的蔬菜还在枝头挂着。

  沈飞扬径直往里走,尽头就是茅房,和农村所有茅房一样,三面板子一面帘子,四面透风。

  她把簸箕里的鸡粪都到了茅房旁边的一个粪坑里,这里是沤肥用的。沈云芳家没有猪圈,因为她家人口单薄,没有劳动力养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