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 第五章 大爷
  沈云芳一手掐着腰,澳门赌博网站:一手拿着簸箕,仰头看着自己家后面的这座大山。

  这应该是长白山脉的一处分支,当地人叫这座大山为帽盖山,因为从远处看这座山就像有个帽子扣在那一样,由此得名。

  因为季节的关系,现在看来山已经不是郁郁葱葱的绿色了,很多树的叶子已经变黄脱落,在沈飞扬眼里是一样的美。

  只有在旅游的时候才爬过山的沈飞扬对大山有着一定程度的向往,那种看到大山后心里开阔的那种感觉是无法表达的。

  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沈飞扬这才想起那几只还饿的咕咕叫的老母鸡呢,赶紧的回身往前院走,顺便在地里种着的大白菜上批了最外面的几个叶子,回到前院后,在菜墩上当当当几下就剁碎,然后心疼的从面袋子里抓了把玉米面一起豁上,算是把鸡食弄好了。

  沈云芳知道她这么弄鸡食让别人看到肯定骂她败家。人都吃不饱饭了,还给鸡吃细粮真是有病。这个时候玉米面也算细粮。

  沈云芳也心疼,只是她一直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舍不了孩子套不着狼,想让鸡下蛋,就得给鸡喂好了,她现在没有别的道,就指着这四只老母鸡了。

  收拾了收拾自己,她推开院门走了出去,只要没死,她就得上工啊。

  凭着记忆,沈云芳在土路上走了十多分钟,中间遇到了好几个村民,一个都没有跟她说话的,沈云芳不在意,原身以前就是一个非常没有存在感的人,为人胆怯,平时看到人也大多低头溜边走,从来不跟人主动打招呼,后来她娘死了后,她又那么招人膈应,村里人基本上都当没有她这个人了。

  到是方便了现在的沈云芳了,不用和这些人大交到,少了很多的麻烦,也少了很多暴露的机会。

  这一路上她看到的都是低矮破旧的泥土房,走到最前头才算是看到了村子里最气派的五间土坯房,这就是盖家屯的生产大队。

  盖家屯是隶属于五星大队下的一个生产队,全屯子一共就六十六户人家,村民三百多人。有一个生产队长就是沈云芳的大伯沈业清,还有一个会计一个妇女队长。

  盖家屯三面环山,离最近的村子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和五星大队的距离那就更远了。生活在这个山沟沟里,说好也好,说孬也孬。

  好的是这里太偏远,一般领导啥的要开展革命工作都不到这来,所以那几年外面革命的狂风四处乱刮的时候,盖家屯里还是一样的干活过日子,等那阵风刮进屯子里的时候,已经由狂风变成了和煦的春风。沈业清组织大家学习了上面下达的精神后,村民门就该干啥干啥去了。所以说外面的纷纷扰扰对这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这里还是安居乐业的好地方。

  孬的是这里太偏远,也就导致太穷,虽然都饿不死,但是家家手里都没几个钱,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走出过这个屯子。

  盖家屯生产队也是普通农家院的样子,分前后院,前院比较大,平时生产队长给村里开个会、传达个什么精神的都在这露天开,后院也不小,分别有羊圈、猪圈、牛棚、马鹏,还有专门两个小屋是库房,一个存的是饲料,一个存的是农具。

  沈云芳先去猪圈看了看,赶紧掩上了鼻子,里面有两头大肥猪,就是卫生不咋地,猪粪还没收拾呢,味道太大。旁边的牛棚也是,牛没了,估计都被拉着下地干活去了,但是里面的牛粪啥的都没清理。

  不用想了,她的小羊们肯定也干净不了。她走到羊圈边,往里看了看,大羊小羊的加起来一共十五只。她想着还是等晚上回来的时候在打扫一下吧,然后熟门熟路的把羊圈的门给打开,那十五只羊就自动自觉的排着队往外走。

  每天走一样的路,这些羊也不用人领着,走出羊圈之后,就一个跟一个的顺着小道往山上走。

  沈云芳凭着记忆,在羊圈的旮旯抽出一个小鞭子来,这是她平常用来赶羊用的。

  得,赶羊上山,她还得原路返回。

  回去可不像她来的时候这么鸟不悄的了,这十多只羊一会儿咩一声,一会儿咩一声,声势还是很大的,看看,她还没出生产队的大院,生产队长,也就是她大伯就被咩咩出来了。

  沈业清在大队屋里正和会计说着话呢,就听到羊叫声从后院转移到了前院,平常这种情况就是他的那个大侄女放羊去的时候才会出现。

  想到福珍说那孩子病了,他示意李会计停一下,他推门走了出来。

  “云芳啊,病好了吧?”沈业清仔细看了看自己侄女的脸色,确实有些蜡黄,看来这次是真的有病了。

  也不怪沈业清对自己侄女这么不信任,主要是这孩子太懒,平时在家让他那三弟妹惯的不像样,啥都不会,这一年来就她自己了,她是逮着机会就耍赖不干活啊。

  要是个普通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偷懒,他早就拿着公分给收拾老实了。但是现在偷懒的是他大侄女,就是不看在实在亲戚的份上,也得看她现在孤家寡人的份上稍微的抬抬手啊,自己要是真的扣了她的公分,她明年还不得见天的长在自己家啊。

  哎,现在她就隔三差五的跑自己家去蹭饭去了,家里老婆子因为这事已经跟他叨叨好几次了,可是这种事让他怎么办,再咋说那也是他亲侄女啊,要是她有爹娘在,他说啥也不带管的,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他这个当大伯的要是不伸手管管,不得让人家戳自己的脊梁骨啊。

  再说他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家那老婆子没少给云芳这孩子小话听,可是人家就当没听见,该来蹭饭还来,你说还能怎么办。

  他现在就想着,云芳这孩子能好好干活,不说别的,能养活的起自己就行,等过两年岁数差不多了,就张罗着让她和李家二小子完婚,他这个当大伯的也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新穿来的沈云芳可不知道自己大伯心里的弯弯绕,看到有个人从屋里出来和自己说话,下意识的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大伯,所以略微有些紧张的说道:“嗯,我有些发烧,不过今天好了,不烧了,就是身上还有些虚。”

  这也算是解释了一下为啥她昨天没上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