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历史军事 > 超级吞噬系统 > 第两千一百二十二章 打狗不看主人
  这都叫什么事?

  这下好了,根本就没得谈了。

  不过,既然已经杀了人,叶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随手将那随从的尸体连同他的乾坤戒直接收入吞噬空间之中。

  当然,叶轩不会选择这个时候突破,至少不到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是不会突破的,毕竟,无尽试炼的要求摆在那里,若是叶轩现在突破,等他在回那无尽试炼,难度就会加大的。

  那么,叶轩专门出来这一次,可就起不到效果了。

  ……

  “你敢杀人!”

  见到叶轩居然一出手,便斩杀了自己的同伴,那齐康也是错愕不已,关键的是,叶轩还仅仅只不过是一个中等神人而已。

  特别是刚才那一剑,齐康甚至有一种感觉,即便是他面对那一剑,也根本没有丝毫躲避的可能。

  那一剑的惊艳,实在是太过于亮眼。

  此时,在客栈之中,还有一些食客,不过看到叶轩和齐康等人爆发矛盾,皆是立刻转身就走。

  叶轩不知道齐康等人是谁,但这些食客可是知道的。

  这个齐康,乃是这座城市最强大势力,聚宝阁分阁少主身边的贴身打手,这根本不是那些食客能够得罪的,甚至连留下观战都不敢。

  当然,他们同时也万分好奇,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招惹聚宝阁的人。

  要知道,聚宝阁可是家族形式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个分阁的少主同时也是主家的人,背景堪称强悍无比。

  “我敢不敢杀人,你也看到了,怎么,你是不是也想尝试一下我的剑够不够锋利啊?”

  叶轩淡淡的看着齐康,矛盾既然爆发,那么也多说无益。

  “哼,小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我管你们是谁了,想要摸我的剑,问过我么?”

  “你好大的胆子,莫要以为你和凌轩阁有关系我们就不敢杀你,对于我们少主来说,捏死你,不过是捏死一只蝼蚁!”

  齐康的话,让叶轩眉头轻轻一挑,看来这家伙背后还有人啊。

  “哟,少主?原来你不过是条狗啊,那么,让你们的少主过来说话吧,我可不想跟一条狗浪费口舌!”

  “你,你说什么!”

  齐康怒急,身上爆发出强悍无比的气势,天神境的威压,猛然爆发!

  好歹他也是天神境的强者,居然被一个中等神人指着鼻子骂成狗,恐怕,换做其他人都难以接受。

  不过,神界有点与众不同,每一个小境界相对于八重天及之前,差距都小了很多。越大境界挑战的例子显而易见,所以周围之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神人境嘲讽天神境了。

  就在齐康准备动手之时,一个声音却瞬间让齐康停下手中的动作。

  “齐康,退下!”

  是的,正是那少主走过来了。

  这少主,原本只是想要让齐康试探一下叶轩的底细,谁知道叶轩一言不合就杀人,更是以中等神人的修为,秒杀上等神人。

  这还是其次,关键是刚才叶轩杀人的时候,无意之中,露出了他的那枚太上长老令牌。

  凌轩阁的太上长老,可不是那么好招惹的,可以说,叶轩背后的势力比起这少主,只强不弱。

  要知道,控制一个分阁的长老,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长老而已,而太上长老乃是等同于区域监察长老这般人物的存在。

  所以,当这少主看到叶轩的令牌之后,心中便咯噔了一下。

  虽然说,他的确是想要找凌轩阁的人麻烦,但是,去得罪一个凌轩阁的太上长老?

  至少目前为止,这个少主,还没有那胆量。

  ……

  那少主走到叶轩身边,微微抱了抱拳,礼数显得十分敷衍,当然,换做是叶轩身边人被杀,估计叶轩还没人家能忍了。

  “在下聚宝阁,鸿蒙晓缺,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鸿蒙家!

  正是那聚宝阁的实际控制家族。

  “你就是这条狗的主人?”

  叶轩随手指了指齐康,淡淡的问道。

  齐康被叶轩气得全身发抖,可是,在鸿蒙晓缺的面前,他可不敢放肆,只能用阴冷的目光看着叶轩。

  “对,我是他的主人,你既然是凌轩阁的人,为何要来我聚宝阁开设的酒楼?怎么,难道你是想要挑起事端不成?”

  鸿蒙晓缺虽然忌惮叶轩的身份,但,并不表示会怕了叶轩,澳门赌博网站:毕竟,叶轩不过区区中等神人修为,若是没有那令牌,怕是在他鸿蒙晓缺的面前,连蝼蚁都不如。

  “哦,酒楼是你家的?不过,即便如此,你这酒楼开门迎客,为何我就不能来?似乎我也并没有看到你这酒楼之外,立着牌子写着,凌轩阁的人不得进入吧?”

  叶轩一边说着,不过心中却是再一次对缺月大师留给他的那太上长老令牌好奇无比,似乎,这个令牌的用处真的很多,所代表的权利也十分的大啊!

  “这,好吧,这还真没有。”

  鸿蒙晓缺被叶轩的话弄得微微一怔,没有反驳。

  凌轩阁和聚宝阁虽然是竞争对手,明里暗里都会有所争斗,但还真没有说是摆在明面上来,叶轩这话问得,的确是让鸿蒙晓缺,不知道如何作答。

  “既然如此,我在你家酒楼吃饭,按理来说,我便是你的客人,可你家的狗咬了你的客人,你不去管好你的狗,倒是来找我这客人的麻烦,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

  叶轩微微一笑,嘴角明显挂着嘲讽的意味,他倒是要看看,这个狗屁少主,能如何做。

  当然,说话的同时,叶轩也早已经做好准备,若是对方真要动手,那么叶轩会立刻逃走。

  毕竟,这些人叶轩可根本打不过的。

  “好,今日算我等无理,掌柜,他的消费算我头上,我们走!”

  鸿蒙晓缺,这是认怂了么?

  叶轩诧异的看着鸿蒙晓缺,不过心中却微微警惕。

  事实上,乱叫的狗往往不会咬人,但是,闷声不出声的狗,咬人却十分的狠。

  很明显,这鸿蒙缺月,属于后者!

  也就是说,恐怕,叶轩的麻烦,现在才算开始而已!

  果然,那鸿蒙晓缺一离开这酒楼,便立刻对着齐康命令道:

  “去,给我打探清楚这个小子的来头,哼,敢得罪本少爷,我要让他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