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兵王归来玩转花都 > 第296章 买名额
  杨风一直竖着耳朵听着,比之台下得人还要认真许多,“我真是犯贱了,浦族长亲自找我要我娶浦西朵的时候我没有同意,而现在却要这么在意她的选择。”杨风心中自嘲道,“我再傻也能看出来朵儿这是做戏给我看的,就看我选不选她了,也证明了一点,她之前电话里说的她父亲逼她嫁人的话都是假的都是在看我的反应而已。”

  浦西朵就是这么想的,她根本不懂如何表达,知道了杨风家里有女朋友的时候她差点就决定此生不嫁,苦修一辈子为浦家效力付出,可是没当这么想的时候杨风的面孔都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那个被她第一次见到看做是猥琐男人的家伙。

  所以才有了她宁愿自己去说谎,去说反话,让杨风不来南海,可是杨风当时也是忙疯了,根本没有听出这话外之意弦外之音,女人啊,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

  “一个名额,一千万。”浦西朵伸出一根手指,看似笑吟吟的道,“美联币。”

  这个钱对在场大多数人都不是问题,就算有些困难也都是能够解决的,当浦西朵说出来名额是用钱买的时候,在场这些人都仿佛松了口气,让他们真的去做别的事情还真不好说能不能够完成,要是说用钱那还是很好处理的。

  “我社会王第一个出钱!”

  “我姚一舰第二个!”

  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那边一直安静吃喝拍卖中途偶尔报了几次价格的人居然在这件事情上这么的积极,看有人喊话报名了,那些更加激动兴奋而且年龄整好符合条件得男人纷纷举手表示愿意要这个名额。

  杨风同样举起了手,此刻那些之前看他亲昵称呼浦西朵为朵儿的人还以为这个人和浦西朵有什么关系,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喊的亲切又如何,还不是要和他们一样掏钱买名额才能够有可能得到浦西朵的青睐,要是喊的亲切就能够得到浦西朵的高看,让这些人叫奶奶估计都不在话下。

  要知道,南海四大家族在南海的绝对分量,这种庞然大物的存在,对于这些小家族或者因为自己能力刚刚有一片天地的青年来说,仿佛高山仰止,从来没有谁真的奢望能够成为四大家族的一员,因为四大家族是依靠血脉关系传承的,对于血脉的把控十分严格,想要成为四大家族得人的条件比成为南海首富还要困难的多。

  “哼哼,谁看不出来这两个人郎有情妾有意的,还在那儿玩深沉,我这种大老粗都看的明白。”社会王鄙视得看了一眼台上愣神毫无原来风采的杨风,“这两个人啊,直接点得了,还玩这么一套。”

  姚一舰嗅了嗅高脚杯中的南海特有红酒的气味,抽动了一下鼻子,“看这位浦家的浦西朵大小姐得打扮,再联想到刚刚那个董家的公子所说的拳击比赛,真的不难猜测,出钱买名额只是其一啊,买的名额就是参加接下来的拳击比赛得资格,澳门赌博网站:那一身练功服还有浦西朵小姐步伐轻盈的姿态便能想到,她必定是一个高手,而这种感受绝对不会让一个弱鸡成为她的男人的。”

  “那么就不用猜了,想要成为她的男人就一定要有钱,能打,还要比她更厉害才行。”姚一舰打了个响指,仿佛名侦探福尔摩斯附体一般分析着其中的缘由。

  “你继续分析,别停啊,我倒要看看这个大家族的小姐是怎么泡杨风的。”赵桐儿看到姚一舰话说了半截就戛然而止没了动静,一会巴掌拍了过去拍在他的肩膀上催促道。

  “别急啊,说故事的时候难道不应该是循序渐进慢慢而来的么?你看你急得。”看着赵桐儿像是要吃人得眼睛,姚一舰哼哼了两嗓子,“这位浦大小姐应该心里就有杨风,只是她不懂得表达,而杨风却一直没有看明白自己对于浦西朵是什么感情,可是当浦西朵这么突然的说出来要招亲,杨风的内心就会第一时间反馈给他,他自己到底是怎么想得。”

  姚一舰推了推鼻梁,仿佛在推动不存在的眼镜,做派拿捏的很好,“而只要杨风心中有她,那么就会参加这场拳击比赛,因为一个男人绝对不会看着自己心里有的女人当着自己的面归属于其他人,这就是男人的自私心理。”

  “好了,现在名额已经拍卖结束,那么就继续下一场吧。”浦西朵看着凡是要参与得人都转账到自己账上一笔钱以后,道,“那么,这场征亲活动的形式,就是比武招亲。”

  “哈哈,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大家赶紧交钱!”

  姚一舰冲大家哈哈大笑,龙组的人笑骂着扔了几张红票子过来,而杨风却是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来参加董汉义寿宴的人绝对不少,几乎囊括了整个南海的所有打小家族富商巨贾还有政界的人,自然能够满足浦西朵提出来的条件得人也有许多,整个半岛酒店的大厅内都弥漫着一种叫做兴奋得荷尔蒙味道,不说浦家的势力如何,就是浦西朵这个人就不是一般女人能够比拟的,漂亮不说,做事情等都是上上只选。

  这么多人里,若是杨风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得到浦西朵,即便他再厉害也会承担不小的压力,蚂蚁多了还能咬死象呢,何况这里数百位的对手等着他,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隐藏着得高手,亦或者是杀手等着杨风。

  而社会王和姚一舰的举动,就是想要帮助杨风清除一部分障碍,让杨风能够更加轻松的应对这场拳击比赛,拿到魁首然后获得浦西朵提出来的成为她男人的资格。

  浦西朵的小心思,无外乎就是想让杨风知道,她在南海并没有意中人,而他到来才提出这个比武招亲的方式,就是演给他看得,龙组的人都是华夏最高级的人才,这种揣测他们心思心理的能力还不是小菜一碟,自然能够明白,这是逼着杨风表态啊。

  所以杨风才冲他们流露出感激的表情来,龙组的人哪里会在南海多留?更不要提要和浦西朵成亲了,不过是一场娱乐而已,顺便也帮了杨风一把,杨风为他们着想争取假期,那么他们也自然会投桃报李。

  “呵呵,浦小妹有这个想法,那么董家怎么可能不支持?”董洪杰站了出来,拍拍手嘴角挂着笑意道,“我父亲的寿宴之上能够见证一场亲事那真是大喜之事啊,所以这接下来的拳击比赛就是重中之重了,还希望拥有名额的青年才俊好好表现。”

  而小泽玛看着那站在一旁带着镣铐的杨风,还有他那一抹洞悉了浦西朵心思的苦笑,岂能不知道他定然要争个高下,为了这位浦家的大小姐。

  “还请各位稍等片刻,把拳击擂台场地布置一下,几位,还请移步到台下。”董洪杰接着道。

  杨风走到浦西朵的跟前,没有太过于接近,用两个人才能够听到得声音道,“朵儿,你这么做决定是不是太仓促了一些。”

  即便大概能够猜测到浦西朵心里的小心思,可是杨风还是对于她的这个突然而来的决定有一些责怪的意思,如果刚刚杨风没有说去报名这个比武招亲,被别人赢了第一,那么是不是她浦西朵真要这么随便的嫁出去?

  “我知道该来的总会来,不让来也回来,之前很长时间我都在想都在等在琢磨我到底要什么。”浦西朵同样轻声道,“现在我想明白了,人生有限,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是怎么样的,所以我想我是时候认真去追求一些什么了,而结婚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为了浦家。”

  说罢浦西朵脚尖点在台子边沿,飘身而起,像一只展翅而飞的百灵鸟,纵身一跃到了二楼,到了浦族长她的父亲的桌子前。

  杨风听的明白她的意思,“你有你的追求,你不愿意等下来了,我岂能不明白?既然如此,我再优柔寡断反而不像个男人了。”

  来到二楼的浦西朵脸上像挂了一朵大红花一般,嬉笑着扑到了浦族长的怀里,“爹,你看女儿厉害不厉害。”

  “厉害,厉害,真厉害!这种事儿敢不和你爹我商量就下决定了,我差点被这红酒给呛死你知道不知道。”浦族长眼珠子一瞪,似有责备之意,“你这么胡来,万一那小子没有按照你的想法真的参加这场比赛,你还真的要嫁给这里这些个人里面得所谓第一名?”

  浦西朵倒是没有因为她父亲的责备而有丝毫的不开心,“他不是报名了吗?”

  “哼,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也不是爹说你,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像我们这辈的人那么直接!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一句话就完事儿了,非要折腾这么多花样,多累。”端起面前的酒杯又牛饮了一口,“还不如啊有那个时间多玩玩儿喝喝美酒来的痛快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