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宝鉴 > 第两千零六十七章 绑架你该早说啊
  岳珺瑶拿着手机,也很快联系上了周云川,把事情说了一遍。

  周云川稍稍一怔,随即道:“你们怕是已经暴露了!”

  岳珺瑶朝着周边看了看,没有发现跟踪的人,“应该不会吧?”

  周云川摇头,“这件事情尽管表面上只是陈思飞一个人,但他背后却站着方丈岛,就拿之前养神丹失窃的事情来讲,如果单单只靠陈思飞一个人,你觉得他会把计划设计得这么周密吗?”

  岳珺瑶有些着急起来,“那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你把能够定位的那个联系电话直接给我,我来联系,你就不要乱跑了。”周云川道。

  岳珺瑶很是无奈,只能把电话报了过去,她又是朝着四周扫了一圈,这一次看过去,她感觉四周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监视他们的人,方丈岛如果真是派人来监视他们,应该也会派普通人过来,所以他们压根就发现不了!

  见到岳珺瑶唉声叹气,刘胖子忍不住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是罗浮洞天反悔不愿帮忙了?”

  岳珺瑶把周云川的话重复了一遍。

  刘胖子愣了一下,懊恼地用力一拍脑袋,“都怪我,考虑不周,既然对方准备了那么长时间,肯定早就派了人手来监视,咱们刚才可是暴露了啊!”

  岳珺瑶着急起来,“那该怎么办?要不然,咱们现在就去找杨波,他该不会有危险吧?”

  刘胖子摇头,“不能急着去找,现在关键是鲁东兴那边,要先确定杨波的位置,让罗浮洞天的人先过去,咱们俩过去,纯属是添乱!”

  岳珺瑶心里明白这些道理,但是她忍不住还是要担心,杨波急匆匆地跑出去,肯定是因为陈思飞绑架了洛青,万一杨波犯傻,用自己去换洛青,岂不是要陷入险境?

  ……

  杨波坐在车子里,心里在想着接下来可能遇到的各种状况,按照之前的策划,鲁东兴那边可以查到他的定位,只要和罗浮洞天的人能够联系上,他就会安全很多。

  只是不知道陈思飞到底想要怎么做了?

  杨波之前已经搜集了陈思飞的资料,甚至为此专门打电话给了江澈,只是陈思飞从罗浮洞天已经出走了二十多年,那时候江澈还没有出生,后来也没人提起这件事情,所以江澈一点都不知情。

  好在周云川终究是提供了部分资料,当年陈思飞曾经被人设计陷害,以至于师门误会其滥杀无辜,想要对他进行惩治,没想到陈思飞率先得到消息,直接弃了师门,投奔方丈岛。

  当年这件事情闹得纷纷扬扬,众说纷纭,但内里真实情况如何,恐怕也只当事人才能说清楚!

  这一次,陈思飞为了抓住杨波,谋取道术,假装被方丈岛革除。

  从这一系列事情上来看,陈思飞性格上很偏执,这样的性格,极有可能会有出乎意料的举动!

  很快,车子停在紫金山脚下,杨波抬头看了一眼,不禁皱眉,他已经很久不敢登上紫金山了,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陈思飞,他想必也不会再过来!

  上一次,杨波可是带了不少合道境修士过来,当时想要捉住紫金山的陈半仙,只是最终没能成功!他早已把陈半仙得罪了,这一次恐怕就算是陈思飞饶了他,陈半仙也不会饶了他!

  杨波站在山脚,想要徘徊片刻,等待援军到来,没想到陈思飞好似长了天眼一样,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杨道友,你在磨蹭什么?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父母家人了?”

  杨波拿着手机,大吃一惊,“你不仅绑了洛青,还绑了我的家人?”

  陈思飞哈哈一笑,他指着洛青道:“看到没有,我给他打电话,说是绑了你,他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我提到他的家人,你刚才也听到了他的语气,啧啧!”

  杨波却是没有搭理陈思飞,他大声道:“我现在马上就过来!”

  陈思飞大笑起来,“不要着急啊,要不要听一听你父亲怎么说?喏,还有你的哥哥呢,哈哈,你可要快一点了!”

  杨波本来已经加快了脚步,听到“哥哥”这个称呼,顿时明白过来,肯定是杨朗父子也被抓了!

  杨波放缓了脚步,“姓陈的,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思飞笑了起来,“我想要做什么?我不想要做什么,你抓紧时间,我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了啊!”

  杨波皱眉,他朝着身后看了一眼,后面仍旧是没有动静,也不知道罗浮洞天的人去哪里了?

  按照陈思飞所指的地点,杨波很快便是赶到了现场。

  这是一处山亭,就处于山腰处,只是因为四周山势陡峭,景点没有开发到这里,所以罕有人至。

  杨波远远地就见到陈思飞就坐在凉亭里,洛青和杨朗父子两个也在这里,只是他们被没有像杨波想象的那样被捆绑起来。

  见到杨波走过来,陈思飞笑着站起身招手道:“杨道友,咱们可是又见面了啊!”

  不待杨波开口,杨父朝着杨朗使了一个眼色,杨朗站起身来,“小波,你这个朋友是什么意思?说是带我们来这里,你就会给钱的,我的火锅店快要撑不下去了,你终于想通了?想要支持我?”

  杨波抬头,朝着杨朗扫了一眼,他又是盯着陈思飞看过去,陈思飞还真是调查得仔细,连这样的理由,都能够想得出来!

  见到杨波不开口,杨朗似乎有些反应过来,他转身看向陈思飞,“姓陈的,你不是说他不给钱,你就给钱的吗?快把钱给我们,我们现在就要下山,我的生意那么火,店里没有人看着可不行!”

  陈思飞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杨道友,真是苦了你啊,你这些年是怎么走过来的?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等到杨波走到凉亭,陈思飞面上一沉,转头看向杨家父子,“想要钱,那就找杨波要,你们难道还不明白,你们现在被我绑架了!”

  “绑架?”杨父惊得一下子站起身来,他瞪着眼睛,伸长了脑袋,“你说什么?你绑架了我们?”

  陈思飞微笑着点头。

  杨父瞪眼,“你为什么不早说,早说出来,我们就该多要一点赎金平分了!”

  陈思飞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