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92章 秘辛
  秦新宇和田智依然该干什么干什么,丝毫不理会顾海清,顾海清知道,想单独和贝思甜聊,要看贝思甜的意思。

  “也好。”贝思甜说道。

  田智看向贝思甜,见贝思甜冲着他点点头,这才站起身向外走去,他一动,秦新宇也跟着动了。

  他们并不想贝思甜单独和这人相处,因为不知道底细,不过既然她这么说了,必定有她的打算。

  至于人身安全,除非顾海清一招就能制住贝思甜让她无法开口,否则是不可能对她造成威胁的。

  房间当中只剩下顾海清和贝思甜,贝思甜开口道:“好了,说吧。”

  顾海清稍作沉吟,随后问道:“不知道贝大夫对隐世家族了解多少。”

  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能说一点都不了解吗?

  “你觉得我应该了解多少?”贝思甜反问。

  顾海清见状换了一种方式问,“那么贝大夫对于贝家……了解多少?”

  贝思甜脸色微变,贝家……是她和贝佳乐一直都在寻找的答案。

  顾海清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看来贝大夫对自己的家族了解的并不多。”

  贝思甜微微眯眼,默不作声。

  顾海清也不再卖关子,对于贝思甜,他仍旧是以和为主。

  “我有一些信息,希望能够帮到贝大夫,贝家和我们云海流派一样,都是隐世家族,家族史均在五百年以上,可惜的是贝家出现了一些变故,以至于从隐世家族当中消匿。”

  “也就是说,贝家已经没有人了?”贝思甜问道。

  顾海清摇摇头,“据我所知,贝家只是因变故而四分五裂,族人分散全国各地,并非没有人了,只不过经过两百多年,有多少传承尚在已经不知道了。”

  贝思甜默然,随后问道:“为什么和我说这些。”

  顾海清神情微敛,道:“我只是想要表达出我的诚意,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和贝家也有一定的关联。”

  贝思甜抬眸,等着他的下文。

  “隐世家族深潜已久,已经有人耐不住寂寞,一旦浮出水面,必定搅起轩然大波,如果是为了促进玄医界的发展倒也好,但偏偏不是。”顾海清说道。

  “贝家已经四分五裂,这是你说的,那和贝家还有什么关系?”

  顾海清道:“有的,因为能够制住他们的,只有贝家人。”

  贝思甜挑眉,“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拯救世界?”

  顾海清笑了,“贝大夫这说法其实也不全然错误,他们一旦搅起风浪,隐世家族必定会又一阵血雨腥风,你或许不知道一个隐世家族的力量,到时候玄医界将没有宁日,如今明面上这些所谓的大家族大流派,恐怕都会沦为待宰羔羊。”

  他顿了顿又道,“而且贝大夫大概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希望贝大夫能够找到贵族以前的一些秘辛,以贝大夫现在的水平,怕是只能沦为炮灰的。”

  他说的话相当直白,也是希望贝思甜能够尽快找到自己正确的定位。

  贝思甜有些想笑,“我若是能够找到以前的秘辛,那么刚才就不会问你那么贝家的事情了。”

  顾海清闻言微微沉默,当初下山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困扰着他们。

  贝家如今能够找到的凤毛麟角,大多数都沦为平庸,一些仍旧走玄医方向的,也全都上不了台面,甚至连点灵成符都做不到,这样的人哪里帮得上半点忙。

  后来青羽年轻大能的名声传扬开来,又是姓贝,他们觉得这应该就是贝家人,只有贝家人曾经出过这么妖孽的人物。

  经过一番查探,贝思甜的消息被层层保护着,越是这样,他们就越觉得贝思甜是贝家人的可能性大,而且她又生了一对同卵双胞胎。

  顾海清刚刚下山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方向,索性就寻找一个试试,流派也是这个意思,于是他就开始了寻找贝思甜的旅程,他去了多次北京,但是都一无所获。

  后来同去北京游玩的湛泓俊二人相识,算是不打不相识,湛泓俊拍胸脯答应帮他寻找,三人便开始通行。

  顾海清不能借助流派的力量,他下山都是十分隐秘的,所以寻找起来尤其费劲。

  “什么办法我们也不知道,但是贝家人肯定知道的。”顾海清说道。

  贝思甜摇头失笑,“怎么,那个要造反的大bss练成了绝世神弓,只有我们贝家能够克他?”

  面对贝思甜地调侃,顾海清并不恼,缓缓开口说道:“我知道贝大夫尚且不信这件事,你应该知道从三年前开始全国各地的失踪儿童数据就开始上升了吧。”

  贝思甜垂眸,“知道。”

  “这些失踪的儿童都被当做了血库,那些人利用这些精气神充盈的儿童制出坏水,意图不小。”

  顾海清说的话让贝思甜心中掀起滔天巨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想不到寻寻觅觅找了这么久都没有线索的事情,忽然有一天就有了一条巨大的线索摆在她的面前。

  不仅如此,就连一直陷入死局的贝家也有了线索。

  “你的意思是,坏水的事情和隐世家族有关系?”贝思甜问道。

  顾海清摇摇头,“这只是我们的猜测,对方的嚣张气焰已经十分旺盛,这意味着他们必定私底下做着什么,最近几年动作最大的就是这个,尽管还差不多原因,不过不少流派都已经开始怀疑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贝思甜神色淡淡地问道。

  顾海清叹了口气,“我没办法让你相信我,不过我希望至少你能将这些话记在心里,我也想贝大夫尽快去查证,我们的时间恐怕不多了。”

  贝思甜点点头,“我会去查证的。”

  “话我已经带到了,这就告辞了。”顾海清说完站起身来。

  “那个楚丰磊是什么人?”贝思甜忽然问道。

  顾海清站定脚步,“他是天瑶流派的……败类,不务正业,贝大夫还是离他远一点的好。”说完,他拉开门走了出去。

  田智和秦新宇相继走了进来。